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1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法轮大法使我从一个癌症患者,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修炼人。他不但挽救了我的生命,同时也净化了我的心灵。我在师父的点悟下,向内找去执著,感觉真好。在大法中修炼,利用各种环境去掉了怕心,有师父看护,我闯过了关关难难,心路越来越宽,我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一、向内找去执着

修炼前我是一个癌症病患者,化疗把头发都掉光了,人瘦的皮包骨,病魔折磨的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时候我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我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时候,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我非常珍惜这本书,如饥似渴的天天看、天天看,越看越觉的这本书真好,能教我做一个好人。不知不觉中,我的身心在大法中很快得到了净化。很多村民看我从一个癌症病人,修炼成了一个特别健康的人,陆续走入大法修炼。

那时候,我知道大法好,应该按真、善、忍做人。对大法中的高深法理一概不懂,对修炼一词也认识不清。一个劲的学、炼,也没感觉自己有多大的提高。后来我参加了一次市里组织的大型交流会,在这次交流会中,来自不同地方的同修讲了他们在大法修炼中的体会,听了他们的发言我茅塞顿开,他们那种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心感动的我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他们那些遇事向内找去执著的事例,真的让我感动。在那个场里,沐浴在佛光中,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精神起来了。师父的法不断的往我脑子里打,“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出山的首要目地,就是往高层次上带人,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人。 ”[1]、“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 [3]

法理清楚了,知道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可是真正过关的时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有一次,我和几个妇女在场地里用机器粉碎草(喂猪用的),休息时,她们几人在场地的菜园子里拔葱吃,我也伸手拔了一棵吃掉了。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的牙突然疼了起来,我认为这是消业,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越疼越厉害,疼的我直蹦,我就回家了。回家后继续疼,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就想上村卫生室拿个止痛片缓解一下。刚起身要走,我八岁的侄女来到我家,眼睛直盯着我问:“二婶你怎么了?”我说:“牙痛”。她很认真的说“你做坏事了,好好悟一悟。”说完就走了。她的话使我浑身一震,脑海里重复出现她说的那句话,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看我悟性太低,这是利用我侄女的嘴来点悟我,让我向内找。我就坐在院子里找、找、找,哎呀,我找到了,是我偷了人家的葱吃了(在农村到别家菜园子里弄点菜吃,当地人会觉得不算什么,其实就是偷,因为主人不在现场)。事情虽小,那也是偷啊!我赶紧跟师父说:“师父啊!我再也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啦!”就在那一瞬间,牙疼症状消失了,我的眼泪“唰”地流了出来,慈悲伟大的师父利用各种办法去我的执著心,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真正体会到了在大法中修炼,向内找去执著,真好。

我是农村女教师,有一天上午,校长跟我说:伙房里做饭的阿姨家中有事,你去伙房帮着做饭吧。我放下手中的活,去了伙房,与另一位教师一起忙忙活活的做好了中午饭。下课铃响了,外村的几位教师陆续来到伙房,落座后,我把饭菜端到桌子上,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我最后一个入座,用筷子夹起一个锅贴刚咬了两口,突如其来的事情发生了。坐在我身边的那位教师不知为什么,“啪”的一声给我一记耳光,他的这个举动吓呆了在场的人,他们一起放下筷子不吃饭了,看看我再看看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挨打后的第一念是:这不是偶然的。我很平静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沉默了片刻,校长发声了,他指着那个打人的教师说:“你为什么打她?”我看得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我。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因由来,校长让他给我赔礼道歉,我说:“不用了,可能是因为我做的饭不好吃。”那位教师向我说了一些道歉的话。我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吃饭,其他教师看我这样,也都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下午,有的教师说我太好欺负,有的教师说我太大度。因为工作很忙,我也没有多想。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坐在床上,回想起中午发生的事,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虽然当时忍得很好,那是强为,怕给大法丢脸,本质上没有发生变化。我提醒自己:这是提高的好机会,赶快向内找。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我又开始找、找、找,找出了一大堆执著心——求名、争斗心、爱面子、欢喜心等。找到后,我下决心去掉这些人心和执著。此时,我顿感身心溶在法中,那种舒服的感觉难以言表。同时我发自内心感谢那位教师,他的一记耳光给我打掉了一大堆执著心。

二、在各种环境中去掉怕心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有哪颗心,旧势力就会在哪个问题上给我们制造麻烦,牵着我们的心不让我们精進,让我们救不了人。

迫害刚开始的时候,邪党怕我上北京上访,经常把我抓到派出所迫害。那时候,我看到警察和警车就绕道走,听到警车鸣叫也吓得心中打颤,晚上睡觉都会被噩梦惊醒。我感觉一种无形的怕把我包围了。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就抓紧学法,一遍又一遍地学师父的经文《大曝光》,我问自己:你从大法中得到了好处,现在师父被诬蔑,大法被破坏,众生被中共谎言毒害着,你不赶快去讲真相救人,还在等什么?

后来我强逼自己走出来讲真相救人。那时候我的怕心还很大,出去做点事,回来学法也不入心,炼功也静不下来。其实,我不是怕警察,那只是表面现象。我怕失去工作,我怕失去自由,我怕连累亲人。这些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招来了迫害,导致我被抓進监狱,结果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自由,见不到亲人。

在看守所里,我不停的背师父的经文《怕啥》,并发正念清除怕心,同时归正自己的言行。几天后,我感觉怕的因素离我越来越远。我开始在号里给那些犯人讲真相,有的犯人说:“你找事啊,让队长知道了,那可了不得。”牢头也警告我:“你再说我就报告队长。”听了他们的话,我的怕心又开始蠕动。我在心里对怕心说:“你去死吧,我都被你牵到这里面来了,我还怕啥?”我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清除怕心对我的干扰。过了一会,我感觉自己的空间场清亮了,此时已没有怕心了。我满面笑容的对号里人说:“我是真心为你们好,只要你们明白真相正邪分明,你们都会有个美好的未来。”号里的人不再敌视我了,他们和我相处的很好,我说的话他们也相信,有一个犯人跟我学会了五套功法,并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几个犯人跟我背熟了师父写的几首诗,还有几人向我表示出去后一定学大法。

管理此号的警察姓王,大家称呼她王队长。我在号里的一切举动她从监控里看得清清楚楚。一天上午,她在走廊里喊我的名字,叫我去办公室谈话。坐在我身边的一个人小声说:“你可能有麻烦了。”我说:“不会的,我做的是好事。”我一边清除另外空间让我怕的因素,一边清除王队长背后的邪恶生命和因素。她平时对号里人说话都是带着训斥的语气,大吼大叫,今天,因为我的内心非常祥和,所以她在我的面前根本凶不起来。她用平和的语气问我:“你在号里教人炼功了?”我说:“教了。她们愿意学,她们也想和我一样得到健康的身体。”她又问:“她们为什么都围着你转?”我说:“因为她们看我遇事不惊,活得无忧无虑,她们想了解法轮功真相,也想做个好人。”王队长听了我的话,笑了。

抓進来的人先住公安号,当案件進了检察院后,此人就被调到检察院号,被检察院起诉后,再调到法院号。没被起诉的或家人在外面走了关系的,从公安号直接回家。所以公安号是流动人员号。我被邪党枉判五年,那时正好是非典时期,监狱不收人,我被关在看守所九个月,而且一直关在公安号。和我一起判刑的几个人,也都经过检察院号進了法院号。表面上看是王队长把我留在了此号,有一次王队长对我说:我跟所长说好了,让你一直留在公安号。从社会上抓進来的人很难管理,我发现只要你在此号,她们很快就会安静下来。我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是用善心对待她们,让她们自愿变好。”王队长说:“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确实好。”而我十分清楚是师父看我没有了怕心,让我留在此号救人,因为此号進進出出的人很多。在这九个月中,所有進过此号的人,我都给她们讲过真相。临進监狱的头一天下午,王队长把我叫進办公室,小声对我说:“明天我就见不着你了,今天夜里就把你们送進监狱。那里面和看守所不一样,对法轮功(学员)可狠了。你一定要多保重。我只是想跟你道个别,这些话不要跟别人说。”我说:“我知道。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你一定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她用力点了点头。

获得自由后,我离开家乡到青岛打工。园林世博会期间,青岛搞得很紧张。中共邪党就怕在世博会期间发生点什么事,在国际上丢脸。邪恶的六一零组织借此机会,调动人力物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天下午下班后,我带上讲真相的语音电话,坐上了去崂山的公交车,路途中我一边打真相电话,一边发翻墙软件。回来时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位小伙子,我想救他,就从包里摸出了一个翻墙软件递给了他,并告诉他回家好好看看,明白真相得福报。他接过软件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阴沉着脸说:“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你干什么工作并不重要,我救的是你这个生命,我想让你有个美好的未来。”他看了我一眼,伸手去拿我的包,说要看看我包里还有什么东西。这时,我有点紧张,我意识到怕的因素又要作怪,我发出强大的正念,从宏观到微观层层清除让我怕的因素,并正念清除阻碍这个小伙子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我对他说:“不许作恶,不要毁了你自己。我知道你是特务,你的工作不能让你堂堂正正的做人。你们跟踪别人,靠撒谎过日子,你们的心理是灰暗的。这个工作干的时间长了,好人也会变成坏人。”他的手缩回去了,小声对我说:“阿姨,我看得出你是个好人。听口音你不是本市人,你赶快回家吧!生活在这个城市里很危险的,世博会期间,青岛布下了一千多个特务,重点打击法轮功。”我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只希望你和你的家人能明白事实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说话间,他已经到站,拿着软件高兴的下车了。

三、师父呵护我闯关闯难

二零零一年元旦期间,当地恶警把我们每个村的辅导员抓到镇派出所,关在一间小屋子里迫害,警察轮流值班,不让我们睡觉,对我们拳打脚踢。我想進京上访,就一趟一趟的上厕所(厕所在大院里),寻找机会逃脱。可是他们戒备森严,没有能逃出去的地方。晚上九点多钟,我又要上厕所,跟在我后面的是个男警察,他很生气的对我说:“你是不是跟我过不去?哪来那么多屎尿?”我回头笑着对他说:“是我让你跟着我吗?你说是谁和我过不去?我又没干犯法的事,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这一切苦果都是江泽民给我们造成的,要恨就恨江泽民吧。”他说:“真拿你没有办法。”

進了厕所后,我好长时间也没有出来,站在厕所外面的那个警察大呼小叫,让我赶快出来。我在里面说:“上厕所也有时间限制吗?你吆喝什么?”我站在厕所里胡思乱想:我修得不行啊!我要会飞就好了,我从空中飞出去。突然,一个声音打進我的脑海:关键时刻为什么不找师父呢?我的心中豁然一亮,马上小声对师父说:“师父啊,我要上北京上访,请师父帮我出去。”话音刚落,我感觉脑袋发沉,一阵眩晕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清醒过来时,我已经站在厕所外面的大街上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像做梦似的,我就用手用力掐我的耳朵,“哎呀!好疼啊!”我这才相信师父真的把我救出来了。我双手合十,感谢师父。此时的我不敢多想,飞快地离开了派出所,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第二天,我从邻县坐上了去北京的大巴车。快要上高速时,被当地警察截住了,所有去北京的人都要查身份证。我心里很明白,他们这是堵截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我心里想:还没到北京就被他们抓去,这算个什么事。警察开始查身份证了,我心里有点慌乱,不知如何应付。我的座位在后面,突然一个人走到我跟前小声说:“还不快下车?”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利用他的嘴点悟我。我不敢多想,更不敢耽误时间,我用力拨开警察,快步走到司机跟前对他说:“我要下去方便一下。”没等司机反应过来,我已经出了车门。下车后,我头也不回,沿着公路往回跑。(因为往前走就是高速公路,没有出路)不大一会,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一边跑一边用手示意他调转车头。上车后司机问我:“到哪里去?”我说:“有坏人抓我,开到安全的地方去。”司机没再问,开着车东转西转,开進一个村子里。停车后,我发现司机满头大汗,我很抱歉的说:“真对不起,吓着你了吧。需要多少钱。”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话,抹了把汗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是不是警察抓你?”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叹了一口气说:“我在这个城市里开出租车,什么样的事都见过。现在的警察不按法律办事,打人可狠啦。有一次,我亲眼看到一个女大法弟子被警察抓住了,几个警察就像疯了一样对她拳打脚踢。那种场面惨不忍睹。”我说:“现在的警察不为人民做主,他们是政府门前的狗,叫它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咬几口。”他说:“镇压法轮功比文化大革命来的还凶,你千万要多保重啊!”我谢过他后又问:“你明白法轮功真相吗?”他说:“明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今天本来不想上这儿来,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就来了。”我说:“神看你是个好人,让你来救我。”我们俩人会心地笑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我在街上发真相资料救人,被城管举报了。警察就在不远处,开着警车很快过来了。一个警察问那两个城管:“出什么事儿了?”城管指着我说:“抓着一个炼法轮功的。”一个警察走到我跟前问我:“你做什么事了?”我说:“我发真相资料救人啦。”他说:“救什么人?你到派出所救救我们吧!”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既然他们来请我,我就進去救救他们吧!同时清除派出所对应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说完,我自己钻進了警车。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嘻嘻哈哈地進了警车。我在车上跟他们讲了很多真相。進了派出所,接待我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我只回答一句话:“我没有犯罪。”然后我就给他讲真相,讲法轮功多么多么好,江泽民多么多么坏,我们为什么发真相资料,为什么劝人退党。听了一会,小伙子指着另一个警察对我说:“大姨我听明白了,你去给他讲吧。”那个警察赶快说:“我都听到了,也明白了。”陆续来了好几个警察,都是来问我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我的回答是同一句话:“我没有犯罪。”谁来我都给他讲真相,有一个警察对我说:“我们没有说你犯了罪,你只是犯罪嫌疑人,你就说出你的名字和地址吧。”我说:“犯罪嫌疑人得有侵害对象,我侵害谁了?”最后过来一个警察,好像是个领导,严肃的对那几个警察说:她实在不说,就把她关在铁笼里,你们上网查查吧。

我被他们关起来了。我心想:我该静心发正念了,并请师父加持我的神通,我闭上眼睛,面带祥和之意,静静坐在板凳上,一动不动的发了近六个小时的正念。在这个过程中,有的警察给我拍照,有的警察给我送水送馒头,有的警察让我起来活动活动。他们的一切举动都干扰不了我发正念。此时的我已完全放下了世间的一切,只有一个念头:清除邪恶。

大约两个小时过去了,天突然黑了下来,顷刻间,雷鸣闪电,大雨从天而降,天象要塌了一样。师父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是师父在帮我清理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大雨过后,天渐渐明亮起来,空气特别清新。我想:我该出去了。下午四点多,过来一个警察说:“领导让你家人来接你。”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一场迫害烟消云散。

在此,我再次感谢法轮大法,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和亲朋好友。我愿所有的众生都能明白真相,都有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