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遭绑架迫害 湖北咸宁市教师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永安中学一级教师章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抄家至少六次,白天在外被非法搜身一次,在迫害初期和敏感日被非法骚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六次。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现年63岁的章建老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被告人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劳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导致近一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

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下面是章建老师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早在1993年就任中学一级职称,并有国级三等成果奖证,我不竞争高级。我于1997年6月修炼法轮大法,我知道了“真善忍”是最高真理,决心不争不斗,按“真善忍” 标准做好人。1998年秋,上面搞“普九”,缺化学实验员。都知道实验员是低人一等的,利益少,很脏,谁都不愿干的职业。而我放下了名利,干别人不愿意干的实验员工作。我很努力干好工作,省、市、区领导检查满意,2000年、2001年咸宁市教育技术装备办举办第一届实验教师(员)培训班聘我讲生化仪器管理课。

2001年普九复查,省教委领导把区教育局饶局长和我校校长叫到我面前,问他们高级指标宽不宽松,要求他们给我一个高级指标,办中学高级职称,我一笑了之。还有购买仪器药品,商家开发票都要多开钱,让我多报销钱得好处,我一概拒绝。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在我校考,考生行贿监考员,进考室时,给主监一个信封袋(内放人民币200元,二个监考员每人100元),我场场拒收。后来听众老师议论,说不收是傻子。领导三令五申制止都制止不了,就取消了在我校设考场资格。

江泽民从1999年7月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我被非法抄家至少六次,白天在外被非法搜身一次,初期和敏感日非法骚扰多次,绑架六次,从没出示证件。当初“610”和公安有时象一群恶狼一样闯进卧室,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老婆受不了惊吓,常常对我打骂,我受不了,三次出外逃难。

尽管我努力做好人,每学期各项打分,“师德”一栏,所有教师都是满分,就我一人是低分,期期如此。我找周校长:“其它栏低分我不争,‘师德’少分少几个钱我也无所谓,师德是名誉,毀我名誉,我比谁差?”校长说:“没法,就因法轮功。”另外,我校家属小区墻上做块“平安家庭”宣传牌,有一栏是“违法犯罪”,八十多户,就我一人“违法犯罪”,简直是栽赃陷害,都是学校在“610”压力下干的,后来被大风铲除了。

六次绑架情况如下:

2001年4月29日至5月29日,我被绑架、非法关押咸安区猫儿山看守所31天。我写一封大法真相信给一老师,校长余德志知道后,把我举报到永安派出所,咸安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曾国华到校施压。在看守所除了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还逼迫我到啤酒厂做苦工。

2002年11月4日至12月6日,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咸安区猫儿山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33天。上课时我给学生讲了几句法轮功真相,被举报。责任人:校长余德志,咸安区国保大队长曾国华。

2004年9月3日到10月3日,我被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臭名昭著的武汉汤逊湖洗脑班。二个陪教帮凶人员每天24小时跟守着控制。这里的犹大和恶人恶警配合,逼迫放弃大法,软的不行来硬的,软硬兼施。恶警以判刑威胁,女犹大象泼妇,胡言乱语,不堪入耳,大吼大叫,唾沫常喷我一头一脸,还不准说。男犹大更凶。他们人多,轮班上。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轮番围攻,耍流氓,侮辱人格,施压威胁,不让睡觉,这样,精神摧毁垮了,就糊涂了。被非法关押迫害31天。责任人:咸安区政法委书记胡国强。

2004年秋季,校长余德志以我炼法轮功为由,串通教育局,把我压到小学去。2005年上学期中考过后,永安中学黄杰老师告诉我:“余德志在行政会上说:‘你走后,中考的实验操作考试,他无法组织,太伤心了。你在时,他一点心都不操,下学期还是把你调回。’你找余德志,就调回了。”我说不求人。我又调回了,很多人问我找什么关系了,我就讲真相。但他们对我的待遇还是没纠正。

2006年2月21日至3月31日,我又被绑架到湖北省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41天。迫害手段更恶毒,女犹大把痰吐到我头上脸上,还有理。诬陷大法和法轮大法创始人的电视录像震耳欲聋,逼迫抄写污蔑大法和大法创始人的文字几乎天天发生,天天威胁不转化不放人。这里是真正的黑祸。责任人:咸安区“610办公室”主任王甫香,副主任陈胜利。

遭41天迫害回家后,我几乎每夜胸内绞痛,痛时我坐起发声诵读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2小时左右就不痛了,持续4年多都如此,最后完全康复。我庆幸自己喜得大法,不然早在地狱了。

2012年5月16日至5月25日,我被绑架关押咸宁市“日照山庄”洗脑班10天。责任人: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姚雄、区“610”副主任陈元胜。校长陈进反复央求我去,说学校工作与法轮功挂钩,不去学校完了。我讲真相,不配合。几个恶人绑架我走。此洗脑班已解体。

2013年5月15日至5月25日,我被绑架、非法关押咸安区猫儿山看守所11天,责任人:永安派出所警察杨帆,咸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曾国华。

以上罪行全国普遍,但都是元凶指使命令干的,祸根和犯罪保护伞是江泽民。江应承担一切罪责。法轮功修心向善做好人,知道参与迫害的人绝大多数初期是受骗,通过学员讲真相,明白了很多,但为了生存受江派系施压干了坏事,我们不恨他们,他们都是受害者。江泽民为了达到其妄图根除法轮功的目的,对作为信仰群体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国家恐怖主义灭绝政策,已经构成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公认的国际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