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次遭绑架 被灌毒药 河北纺织女工控告元凶江泽民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史玉焕,今年五十六岁,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县织布女工,因修炼法轮大法,挽救了她失败的婚姻,获得健康的身体和全新的生命,在江氏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七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遭酷刑折磨和强灌毒药。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史玉焕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下面是史玉焕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的部份陈述。

法轮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我从小性格固执、牛犟,小时候,没少遭父亲的打,也没少挨母亲的骂,可我的性格丝毫没有改变,致使婚后家庭不和,最后导致离婚。正当我第二次婚姻又面临破散的时候,也就是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幸运的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通过学习大法,在真、善、忍法轮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开始要求自己、改变自己,去掉自己各种不好的习性,我牛犟的性格也发生了改变,使再次走到离散边缘的家庭得到了挽救,身心也得到了净化。

通过学、炼,也使我十多年治不好的关节炎、胆囊炎、胃病、经常的头痛感冒、失眠等病都好了,法轮大法在我心中就像点了一盏明灯,把我那颗惆怅、迷茫的心照亮了,使我活得轻松、愉快、踏实。

屡遭绑架

正当我为自己能得到这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感到一生中最荣耀、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告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对教人做好人、走正道,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开始了疯狂的污蔑和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们一样。为了证实大法,依法去北京上访、请愿,回来后被关进崇礼县招待所一夜,遭非法审讯。

二零零零年年底,我被崇礼县“610办公室”组织公检法部门绑架到崇礼县商业宾馆办洗脑班关押迫害三天,并被迫交所谓的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正在单位车间上班时,无故被崇礼县公安局郭晓义等人以谈话为由骗上警车投入崇礼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被逼迫写所谓“三书”(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并向家人勒索现金三千六百元,回来后,又被关押在崇礼县织布厂招待所,连我九岁的孩子一块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和孩子正在家中,崇礼县公安局的郑建国和崇礼县织布厂保卫科的陈万月、整理车间的谢芳等人闯入家中,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把我绑架到崇礼县党校办邪恶的洗脑班迫害。遭绑架期间,八、九岁的孩子试图保护母亲时,被恶警郑建国重重的打了一个耳光,孩子孤身一人被留在家里,无人照看,后来把孩子也一块非法关押。

打耳光、坐铁椅子、绑老虎凳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在上班期间,崇礼县公安局政保大队的警察张贵锁、陈建军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将我绑架到崇礼县西湾子派出所。在被绑架期间,因我喊“法轮大法好”,被陈建军打了两个耳光。

在派出所里,张贵锁和任春娟(女)将我按倒在床上,强行抢走了我的家门钥匙。随后在无家人陪同的情况下,非法抄了我的家,并抢走我的法轮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用于告诉民众真相救人的传单,这些都是我珍贵的私人财产。

老虎椅
老虎椅

而且恶警们逼我坐在一个铁椅子上,并将一只手铐在椅子上,另一只手铐在桌腿上,整整一天一夜,并由杨文亮、啜江等四个恶警两班倒轮流监视。后来,又被投入崇礼县看守所迫害十二天。

在崇礼县看守所,我被关在一个屋子里,监控器二十四小时的监控,看守所的刘建军强迫让我在地上站着,还在我的腿上踢了三脚。最后我坚持绝食抗议迫害,一个星期没有吃饭,才将我释放回家。

被灌毒药 儿子遭陪绑

二零零四年八月三十日前后,崇礼县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张贵锁和陈建军等人又来绑架我。把我从二楼强行连拉带拖弄到院子里,并四个人把我抬起来硬往警车里塞,我强力反抗,后来崇礼县公安局副局长石进军和另一个郭姓的恶警也来了,一直从上午僵持到下午四点钟硬是将我塞到警车里,连同我十一岁的儿子一同带到了张家口市宣化县沙岭子镇的“法制学校”——沙岭子洗脑班迫害。

我被关到一间整日不见一丝阳光的屋子里,并由单位派来的一人二十四小时昼夜监视,连上厕所都跟着。每天,都有张家口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共青团、妇联等部门调去的每天五到六个人轮番上阵逼迫我,要我“转化”。强制让我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逼我说不炼,让我写所谓的“三书”(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

这些恶人们每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到洗脑班的校长那里汇报当天情况,并设计下一步的恶行。一次,恶人们将我两手一边一个手铐铐到暖气片上,一铐就是半天时间。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一天晚上十点,一个所谓的“帮教组”组长马某(女)把我带到一个大屋子里,三个男恶人将我两只手铐在窗户栏杆上吊着,并脱掉我的鞋子,在脚底倒水,拿着电棍威胁要电我。并在我的头上、手上打,还用脚踹我,直到夜里十二点才罢休。

中共酷刑:吊铐
中共酷刑:吊铐

那里的校长和几个帮教人员、还有一个医生给我灌食。孟欣欣手中拿了一个小塑料袋,里面有半袋白色药片,给我灌到口中的东西都是苦的,强行给我插管灌食。灌进的不明药物致使我明显感到瞳孔放大、精神恍惚,大夏天在屋里冷的围上被子还直哆嗦,全身浮肿,四肢无力,连上台阶都困难,走路老往右边歪。我总共被关押迫害四十二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回家后,我全身浮肿,四肢无力,头重脚轻,连上台阶都困难。我及时炼功,几天后,身体就恢复了正常。

连续三年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后,我正在街上走,被崇礼县西湾子派出所警察陈某等人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又被警察杨某某和啜某等人强行转到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期间,又被崇礼县西湾子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救人的真相资料,并被崇礼县公安局勒索家人一千五百元钱。
中共开奥运会期间,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四点左右,我刚进家门,正准备做饭,突然闯进五、六个崇礼县派出所的警察,叫我收拾东西去石嘴子乡洗脑班,我不去,派出所的郭荣说:“你不去,我们强制你也得去。”说话间,几个人抬胳膊、抬腿,硬是把我绑架到了石嘴子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我到外地一熟人家串门,崇礼县高家营镇派出所的郑建国和崇礼县西湾子镇治安科张某某,把我从外地朋友家绑架到石嘴子洗脑班非法关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