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广东省统战部长周镇宏遭恶报被判死缓

更新: 2019年09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周镇宏,男,广东普宁人,二零零二年四月,周镇宏任茂名市委书记、市人大党组书记;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兼任茂名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二零零七年五月,升任广东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周镇宏被调查,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因贪污腐败被判处死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从表面上看,周镇宏是因涉嫌职务贪污受贿犯罪被判死缓,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周镇宏在茂名任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招致的恶报。

一 、积极追随江泽民 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周镇宏升官之路跟迫害法轮功紧密相连,这是每个江派大员升官发财的潜规则。周镇宏担任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期间,曾多次在公开会议上煽动仇恨思想,指使迫害法轮功。由茂名市委主导的“610办公室”(江氏一伙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设立洗脑班,名为“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关入洗脑班,注射不明药物,致使多人精神受到严重摧残或致死。正因周镇宏极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得到了江派的赏识,被李长春一手提拔为中共广东省统战部部长。

周镇宏在茂名市任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与罗荫国迅速成立了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茂名市“610”(头目龚朝文,二零一六年换成是裘明珠)和它管辖的茂南区610(头目周文)、茂西区610、茂港区610(头目李康荣、袁喜平)、信宜市610、高州市610(头目湛杰)、化州市610、电白区610(头目郭水安,二零一六年七月换成陈昌兴)和茂名石化610(江成林、李伟松、罗辑)等九个“610”邪恶机构(或者称维稳、综治、防范、国保等)。为了执行上层的指令,茂名市“610”指使着它管辖的八个“610”邪恶组织对茂名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有预谋有计划的“群体灭绝”迫害。

首先,周镇宏和罗荫国积极地开办等同于黑监狱的所谓“法制班”(就是专门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任意践踏法律,随意延期、反复关押、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茂名市洗脑班的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全国排名第二(见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报道:《广东茂名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李美、王玉兰、杨铭芬、吴亦雄、李文珍、苏肖萍等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直接迫害致死。

周镇宏在茂名市任职期间,操纵公检法系统,非法关押、劳教、判刑茂名地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徐恩生、罗飞鸣、杨明芬、李美、王玉兰、郑保、吴明燕、黄仙凤、田惠英、施秀萍、李文珍、黎亮、林秋云等十多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周镇宏任职期间,被非法关押于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无法统计,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五十七人(据不完全统计,总人数一百一十五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二十三人(总人数六十五人),例如:贺敬五年、陈小霞四年、梁锦春七年、李坤十四年、李鑫华五年、吴金城十四年、刘剑宗十二年、何耿庆十一年、陈向前十三年、邓少松六年、李康福十年、梁楼图八年、郑保九年(已被迫害离世)、柯郑基七年、吴志岐七年、朱石雄三年等等。

二 、迫害案例

1、卢秀清被打毒针致残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茂名市洗脑班610 恶人派人强行对卢秀清打毒针,破坏其中枢神经,使其昏迷不醒,输氧抢救了四天,虽醒来但已完全失去记忆,全身不能动弹,只剩下一副皮包骨。二零零三年七月洗脑班叫其家属去领人,家属看到卢秀清已被迫害得神志不清,不懂人事,四肢无力,身体极其虚弱。回去后生活仍不能自理,双腿不能动弹,活动只能靠双手在地上爬走,有时清醒时家人才得知在洗脑班绝食时被人强行打过不知名的针,后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2、李建被茂名洗脑班和三水劳教所来回关押

二零零一年,李建本着宪法赋予的权利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他回家不久,刚刚在某酒家找到一份工作,却被中共以“十六大”就要开了为由绑架到茂名洗脑班。李建不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一段时间后又被非法劳教。

三水劳教所也不能使李建屈服,劳教期满又被茂名“610”转回茂名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后来李建绝食抗议迫害,绝食了十多天,茂名“610”怕出人命,又勒索不到他家人的钱了,才让他亲人背他回家的。之后,二零零九年九月他被茂名610绑架,被茂名610、公检法串通一气非法判刑十二年。

3、陈炳刚被迫害十五次

陈炳刚的家庭状况很差,房屋很破旧了,他还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他被迫害有十五次了,多次被关洗脑班迫害,以前的被迫害造成家里的两头耕牛被偷。二零零二年,再次被绑架到茂名洗脑班两年多,老人被迫害得身体很差,大小便不通才放回。期间家中水牛被偷,经济损失一万多元。年轻儿子生病无钱治、无人照顾,死于家中。

4、曾骑车进京上访的杨明芬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杨明芬
杨明芬

杨明芬,女,五十八岁,茂名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二零零二年七月,她被茂名610绑架到“茂名法制学校”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如人间地狱,由于她不“转化”,她受尽非人折磨,多次遭恶人暴打、拳打脚踢、朝她脸上泼开水、用手铐把她吊铐在窗户上几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一年多里,由于长期残酷迫害,她的身体日渐消瘦、恶化,后期进食极为困难,一连三个月都未解大便,瘦得皮包骨,恶人眼看她奄奄一息、快不行了,向家人勒索五千元后,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才放人。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被释放时,她身体已非常虚弱,回家后身体一直恶化,又出现拉血便,长期卧床不起,半年后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早上七点含冤离世。

5、李美被洗脑班毒杀 

李美,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中坡村人,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一,被茂港区610、坡心派出所抄家,抢走录音机和大法书,被绑架到电白第二看守所迫害,一年多不转化,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份直接转入茂名洗脑班迫害。在茂名洗脑班关押的一年里,她受尽非人的折磨,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造成精神失常、神志不清,双腿麻木。

二零零三年七月初五,她被放出来后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后不久,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去世,迫害死时年仅四十八岁。

6、李文珍被洗脑班迫害精神失常 落水身亡

李文珍,化州市中垌镇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一年底,610不法人员又将她转到茂名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强制洗脑,长期被非法关押在茂名洗脑班,她受尽了各种非人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曾被毒打,被迫害到生命垂危,精神失常。二零零四年二月被送回家时神志不清,情绪非常不稳定,家人很担心,找中垌派出所及茂名610了解情况,他们却推卸责任。

她回家之后,由于身体一直极其虚弱并严重精神失常,导致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底落水去世。

7、王玉兰一个月内洗脑班迫害致死 

王玉兰女士是茂名市石油公司工人,家住石油公司中区宿舍,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晚被茂名610抓捕,在所谓的“法制学校”即洗脑班里,遭到威胁、酷刑的迫害,迫害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最后被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被非法抓捕前她身体健康,到了洗脑班短短的一个月就被迫害致死,时年六十六岁。

8、柯朗生被洗脑班施酷刑

柯朗生,男,时年约三十岁,茂名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在深圳与法轮功学员交流心得时,被福田公安分局政保科抓捕,被深圳公安非法拘留,他不屈从邪恶的610,拒绝写“三书”,被送回茂名洗脑班继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在这间所谓的“学校”里,柯朗生承受着各种各样的迫害:毒打、吊铐、锁刑、侮辱、折磨、虐待、歧视等等,单是被施吊铐刑就达一百多次,最严重的一次被吊了两天没给东西吃。无人性的茂名610人员甚至指使保安将他再吊高。他跟保安说:“如果我有什么事,你要负责任。”保安不但不听,竟挥动拳头打他腰部、肚子,打完后,推他头部撞墙,使他当场昏倒在地上,后被保安用冷水冲醒。

几天后,由于他身体被折磨得很虚弱,全身收缩抽筋,救护车将他送到医院抢救。抢救完后,610人员问医生还有没有生命危险,医生说应该没问题了,610人员就叫两个保安又将他押回“法制学校”。真是惨无人道!

有一次柯朗生问610人员为什么随便抓人?对方说:“你们这些囚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上级给了权力给我们,打法轮功人员不用负责任。”甚至有的610人员说:“打死你们就好比打死一条狗。”还说:“我就是法律,我说的你们就要听,否则处罚你们。”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柯朗生被茂名610、派出所、街道办人员转到广东省法制所(即三水洗脑班,在三水妇教所旁边)继续迫害。

三 、替江泽民站台 三任茂名市委书记都遭恶报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最恶毒最流氓最卑鄙的对善良的迫害,不法人员采取了江泽民的“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恶毒手段,不通过任何正当的法律程序和事实,由“610”写材料就把法轮功学员判刑、劳教、绑架关押洗脑、罚款,开除,停工资等,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江泽民流氓集团已经犯下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多项罪状,他们不但违反国际人权法,还严重违反了中国的宪法和法律。

广东是江泽民早年培植地方势力最重要的地盘之一。江派常委李长春、张德江先后主政把持广东。江派常委张高丽是从茂名起家,曾任石油部茂名石油工业公司副经理、茂名市委副书记、广东省副省长等。因此,茂名成为广东省迫害法轮功最严重地区之一。对茂名地区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市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是头目,“610”是主谋,公检法狼狈为奸。

俗话说,“善恶有报,如影随形”。尽管中共极力封锁体制内人员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消息,但仅海外媒体收录的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案例就有上万起。其中有判刑入狱的、自杀身亡的、抱病而死的、雷击劈死的、车祸毙命的、还有突发暴毙的。恶报形式因人各异。从二零零二至二零一四年,茂名四任市委书记有三人落马。

1、周镇宏(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七年任茂名市委书记),也因极力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二零一二年一月被调查,二零一四年二月被判处死缓,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周镇宏以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东省统战部长带团到台湾访问时,被台湾法轮功学员的公开谴责(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报道《广东统战部长抵台湾 法轮功学员谴责中共迫害》)。

2 、罗荫国,一九九八年十月任中共广东省茂名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二零零一年起任茂名市委副书记,二零零二年兼任市委党校校长;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任茂名市委副书记,茂名市长、党组书记;二零零七年四月任茂名市委书记。在罗荫国任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判死缓,在狱中患癌症,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在阳江监狱毙命,次日被火化。

3、梁毅民,二零一一年二月,任茂名市市委副书记,茂名市副市长、代市长、党组书记;二零一一年三月,任茂名市市长、党组书记;二零一三年二月起,任茂名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中共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共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梁毅民正在接受调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梁毅民已被“双开”(开除中共党籍和公职)。梁毅民案从落马到此番双开,前后调查时间长达二年二个月,显示其案件错综复杂。

结语

十八年来,法轮功真相广传于世,特别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被国际独立调查机构证实和曝光后,很多中共官员看到清算中共时日不远,害怕将来要背黑锅。越来越多的人,包括曾经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工作人员明白法轮功教人向善、对社会有益的真相,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不愿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做出良心的选择,停止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并且选择退党自救。

截至日前,退出中共组织党、团、队的“三退”民众,已达到两亿六千万。已经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实名控告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据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报道,近期有十起法轮功学员被无罪释放的案例,十七位法轮功学员已经无罪释放回家。

罪恶滔天的江泽民集团的覆灭、恶贯满盈的中共的灭亡,天早已注定,全球公审江泽民已经进入倒计时。只是在这正与邪的大战过程中,每个人都在被上天审视和检验着,根据你的具体表现确定你最终的位置。

其实,只要不是罪不可赦的江氏集团元凶死党,其他的人只要你还活在这个世上,只要你还有一丝良知在,你都有为自己选择弃恶从善的机会。参与迫害“赌”不回未来,只有多了解真相,停止迫害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学员,赎还罪过,退出邪党才会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希望茂名地区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不要步周镇宏、罗荫国、梁毅民、郭志玲(化州政法委副书记,获刑十一年)等人的后尘,做出良心的选择。珍惜吧,还有救的众生,神佛给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