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解冤缘 助师正法

更新: 2017年03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

一、走入修炼 走出病魔

我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的身体都在病痛的折磨中苦熬着,身体每个部位都有病:类风湿、坐骨神经疼、颈椎、胸椎、腰椎,都有增生,神经衰弱。内脏就更不用说了,心脏病、肺结核、胆囊炎、胃溃疡、后来又变成严重的胃窦炎,还有慢性肾炎等。这些病使我花了不少钱遭了不少罪,也没实效,整天面黄肌瘦的。

更使我没想到的是,丈夫得了胃癌。在丈夫化疗时,我觉的很难受,就去检查,一检查,说是尿毒症。医生说“你的病比你丈夫都严重,赶快住院。”这下我更没了生存的希望。我知道丈夫这病是不会好的,我想他走了,我也走,药也准备好了,找个“好机会”,一了百了,可是总没机会。

在这最无望的时刻,国外的儿子给我讲真相,他说,只有师父能救你。那时我不信,我想我身体都这样了,谁也治不好我的病。为了应付儿子,我就抱着试试的想法,开始学法炼功,幸运的得到了这万古不遇的大法。

在修炼中,自己就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慈悲伟大的师父看到我有了要修炼的心,在我看书不长时间时,就把我身体上的病灶一次次的都拿掉了,现在的我无病一身轻。

从修炼到现在十多年了,从没吃过一粒药,更没打过一次针。慈悲的师父把我这样一个满身业债,象一个拿不起来的烂透了的瓜一样的人,净化成一个健康的人。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承受了许多许多。我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只能含着满眼的泪水,真诚的说声:“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也没想到我能活到现在,我现在什么都敢吃了,生的、凉的、硬的、软的、辣的,什么都行,哪也不疼了,这就是大法的威力,我们的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无所不能。

二、助师正法

在修炼中,我用真善忍标准衡量自己,宽待别人,多为别人着想,所以邻居之间的关系都很好,有矛盾的,我都主动跟他们打招呼、说话,慢慢的,他们心态也好了了,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下大雪,左邻右舍我都帮他们扫雪。他们都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

有一次,恶警到我家骚扰,砸我的门,邻居跑出来问:“你们砸门干什么,她没在家。”恶警说:“我们是公安局的,她炼法轮功,找她有事。”邻居说:“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你看她炼法轮功炼的,我们这个街上都很团结,都没有矛盾了,你们快走吧。”

我在家听的清清楚楚,听到后我很高兴,我为她的正义高兴,她为自己选择了好的未来,他们这些人都明白真相,都三退了。恶警走后,邻居都叫我到他们家躲一躲。我想我不能躲起来,同修有病业关,我不能不管,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告诉邻居,谢谢你们的好心,我有师父管,我只要有正念,谁都动不了我。

我骑着电动车一边走一边背师父的法。“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感觉师父就在保护着我。我到同修家发正念,回来后,邻居告诉我,六一零的人又开着几辆车来了,他们刚走,从市里到我家一百多里,他们往返了六、七次也没抓到我。

我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后,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在长途车、公交车或市集上讲,办事的路中讲,讲的最多的是在大集上,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共劝退八十六人。那天越讲越顺,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做的。我讲真相方式是要先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我要救他。

还有一次,我正在讲真相,旁边一人抓住我手要举报我,送我去派出所。我一点没起怕心,就给她讲真相,还告诫她别做这事,对她不好,给她讲了许多,她听明白了,就松开抓我的手。

我弟弟的女儿结婚,我弟弟反对我修炼,我不想去参加婚礼,弟弟非要我去。我告诉他,你姐去了,嘴不会闲着的。弟弟也没说什么。婚礼头一天,我赶到那儿,他家有人围着打麻将,都是邻居。我在另一屋讲真相,原来围观打麻将的人都跑来听我讲真相,连打麻将的人也找人顶替,轮流到我跟前听。听完真相他们都退(出邪党组织)了。酒席上,我把与我同桌的所有人都劝退了。我弟媳的姐姐,姐夫都退了。弟媳的姐姐想看大法书,我先给她真相光盘。

三、营救同修 遭迫害

有一次,在集上讲真相,刚到就听说同修A被跟踪了。我和同修B不顾自身安危,到处找同修A,想帮他摆脱邪恶的跟踪。结果,我和A、B都被绑架了。我们被非法关押一个半月,后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十五天。

在这期间,我们不停的给周围人讲真相,把与我们关在一起的常人都讲真相劝三退了。在拘留所,有天是五月十三日——师父的生日,我们几个同修买了一盘水饺,没笔写字。我就用牙膏写了祝师父生日快乐。我们都跪下给师父磕头,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同房被关的常人也都跑来。有送火腿肠的,有送点心的,都要来送给师父。她们也给师父磕头。

四、化解恩怨 救众生

有一天学法,轮到我读的时候,读到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师父还讲:“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1]。

我从小妒嫉心就很强烈,我刚走進修炼,师父就点化我,要重视这方面的修炼。我想,我和大伯哥二十多年的积怨,我修大法了,我就用法去对照自己,向内找,我一下子醒了,我和大伯哥的积怨,这都是人的因缘关系,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所以我也不恨他们了。

师父说“不爱你的敌人你圆满不了。”[2]我就听师父的话,我修炼真善忍,没有敌人。师父一次次的点悟我,我一定要解开这二十多年的积怨,把这个妒嫉心去掉。于是,就亲自登门到他们家去拜访,可是虽然明白了法理,知道应该赶快解开这个怨,但是自己这个面子心没有去,走進他们那个大门也是很难的,毕竟是二十多年的仇恨了。

师父说:“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当时我就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帮了我,把我这个常人爱面子的心给去掉了,我就很自然的走進了他们家的大门。

一進门,妯娌感到很惊讶,她们怎么也没想到我能到他们家去。要是修炼以前,我是做不到的。这边我心放下了,他那边没什么了,我一進门,四嫂很热情的接待我,我就很自然的坐下,我那时心情别提有多好了,我俩就谈论起各自家庭情况和老人在世时出现的矛盾,这时我就接上话了。

我用平和的语气说:“嫂子,我就为咱们这矛盾来的。你看咱们都这么大岁数了,老人也没了,咱们这辈子这么多年的矛盾都影响到下辈孩子们的关系,这样下去怨怨相报何时了,我现在学法轮功了,我知道了,咱们以前的矛盾都是我不对。”听我这样一说,她赶快说:“都是你四哥的事儿。”我们谈的非常好,都挺高兴,我就给他们讲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们都爱听,还把他们家的人都陆续的三退了。这一下,我们两家这二十多年的仇恨、积怨一下子了结了。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是永远也解不开的。

为了去这个心,了这个怨,有师父帮我,我又走進三哥家。一進门,就看到三哥低着头,好像不好意思(因他以前打了我),三嫂也很热情跟我打招呼,还没等我开口,三嫂当着我的面狠狠的责备三哥。三哥就一直点头说“我不对,我不对。”说着说着,他就哭了,哭着说:“他五婶儿,说良心话,三哥对不起你。这几年,我总想咱们和好,我就是不好意思。”

一个大男人哭,我和嫂子也都掉泪。我说“三哥,我学法轮功了,明白了很多道理,我知道了咱们的矛盾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我的不对。我要是不学法轮功,我的妒嫉心那么强,说句实话,谁来劝我,我都不会跟你们和好的,现在我学大法,大法告诉我怎样做,才是一个好人,咱们这些矛盾是怎么回事,我都明白了。我不再恨你了,你也不要再难过了,过去的事就叫它过去吧。不要再说它了。”

三哥直点头,孩子们都在家,全家都很高兴,当时我去的时候,我没有带一点观念,带的都是正的场,气氛都是正的,孩子们都围着我,二侄女还搂着我的脖子,说“婶子,你真好。”三嫂在旁边也说:“你婶子就是不一样,你看人家就是宽宏大度。”我说:“我要不学法轮功,我才不能这样做呢。”

这时,三哥很高兴的问我:“他婶子,法轮功这么好,我也学行不行?”一听这话,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这都是师父安排好让我救他们的。我说:“哥,你想学法轮功,我支持你,我给你买MP3,录上师父讲法给你听。”我连教功带都给了他。孩子们也都争着要听师父讲法,我就又买了两个MP3,录上大法师父的讲法给他们听,他们全家七口人不但做了三退,而且好几个人都得法了。

这就是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他能使千年的仇、万年的恨都能化解,如果没有这个大法,我们这个仇恨是永远也解不开的。我再次以很虔诚的双手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大法。

五、向内找 去掉争斗心

我修炼有十多年了。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我根本不会向内找,就会向外看、向外推。

为避免迫害,我有一段时间离开家,就和一位同修在一起住,每天我俩就是矛盾不断。也知道我俩在一起是师父安排的,是叫我俩互相提高的,可是我就是不会悟,不会修。她看我不好,我看她不顺眼,总是用法衡量她,不对照自己。看她这不像修炼人,那不像修炼人,就看她的不是。自我那么强。

其实每个人修炼,都有他的闪光点,可是这个自我就是看不到别人的好处,人家一说我哪不好,我就不爱听,就爱听好听的话。师父讲法:“我们大多数是在人与人之间心性的摩擦当中去转化业力,往往在这其中体现。”[1]师父还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1]“都是常人中的状态,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1]给我好多提高的机会,我都错过了,自己也知道,就是不悟。

师父说:“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1]

我学习这些法后,对我的触动很大。认识到这些法都是针对我的心说的。真正认识到了没有向内找,所以,老在那个层次上,法也天天学,功也天天炼,证实大法的事也主动做,自己就是不提高,没有真正实修。我也知道正法進程很快,我再也不能容忍自己这样慢慢的修,我要抓紧时间向内找,把自己的一思一念不好的心都找出来,把它去掉,曝光,把自己修成一个无私纯正的我。

经过向内找,找出来很多心,如:不叫人说的心、太强的自我、欢喜心、争斗心、妒嫉心、懒惰、不能宽容别人等。这些心的总根就是私,是在旧宇宙养成的习惯,是旧宇宙的法理。每个心都是自私,私心这么重,我想我这不是还在旧宇宙中吗?自己也感到很惊讶,我修炼到现在,还没跳出旧宇宙,怎么能進入新宇宙呢?

我想到这,我就彻底否定在旧宇宙中养成的这些,我都不承认它是我,每遇到问题就找自己,把它去掉。如果实在去不了,我就求师父帮我,就去掉了。现在我去了好多心。看这位同修也不那么难受了,也不恨她了。我心的容量也放大了,能看到她的好的那一面了,看到她有的东西,我没有。有一次,我看到她的问题,我又说她,她很平和的接受了。可是我呢?不管是什么大事小事,谁要说我,我还是绕着圈去解释。我发现这是党文化毒素,在我思想中也很深,也很顽固。我要把它彻底挖出来曝光去掉它。我发现,在每天生活当中,我与常人说话、办事、买东西都能表现出不同的私心来,以前我不会找,也感觉不到。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尊的慈悲点化,现在思想里一出来不好的东西,我也能感觉到了,我就不承认它,排除它,去掉它。

有些也不好去,得经过好多次的摩擦。有一次去买肥皂,因为讲价,和售货员争吵两句,气的我转身就走,我还不买了呢,出了强烈的争斗心。出了门后,心想:我修炼了,不应该和她争吵。虽然悟到了,可是根本没有想从根上把这个心去掉,心不去不行。

又来第二次,换裙子,我把裙子和肥皂放在一块,裙子有肥皂味,她不说不换,非说我用水洗了,太侮辱我了,我没把握住心性,当时气得心都怦怦跳,过后我想,这都不是偶然的,接连两次的争吵。

师父说:“这么说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要求是高的,比任何环境中修炼都高。形式上不会那么严格,但是对修炼的标准是严格的,要求是高的。你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那是不行的。你意识不到自己有很强的人的执着,那是不行的。认识到了这些东西,当然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肯定就要做好的,那这就是修炼。”[4]

学这段法后,我明白我应该怎样修炼了,自己要严格要求自己,时刻都要向内找,一思一念都不叫它跑掉,找出来去掉它。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