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痛苦失落 改变家庭环境

更新: 2017年04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曾经有一个幸福快乐的过去,父母视我为掌上明珠,公婆待我如亲生女儿,丈夫对我娇宠有加,二哥也百般保护着我,然而当我身陷牢狱,走出魔窟时,原本自由自在、快乐无忧的修炼环境一下子改变了!这期间我经历了人生中从未没有过的痛苦和失落,沉重与艰难。但我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我从监狱的苦难中走出来,又从家庭的苦楚中超脱出来,从新轻松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突破家人的阻挡

家人都了解大法好,在我被迫害前,他们尽管担心害怕,怕我被抓,但并不阻挠我修炼。丈夫不修炼,却经常和我一起做大法的事。当我走出冤狱回到家中后,丈夫、爸爸、二哥一齐反对我再学大法。

从小到大二哥一直无微不至的关怀我,照顾我,当我被抓后,也一直是竭尽全力的想办法营救我,不惜花费很多钱,从来没有抱怨、指责过我,只想让我早点回家,不再受牢狱之苦,去监狱探望我的时候,眼里经常是含满泪水,就是心疼我。总算把我盼回了家,他就怕透了,他说当我在狱中时,他宁愿用他的生命来换我的命。但只限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当然我也是满心的感谢和心疼他为我遭的罪,可修炼的心是不能动摇的,更不会向他许诺什么。面对他的担心与害怕,我感觉无能为力,因为以前我向他担保过说:“放心,不会出事。”我还是被抓坐牢了,尽管有各种原因,毕竟这担保没有兑现。再说不必担心,他可不相信了。我连跟他讲真相的勇气也没有了,再加上大哥的被迫害致死,我连跟他说“法轮大法好”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了,心中充满了无奈。

爸爸更是胆战心惊,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至爱的大儿子,多么害怕再失去我。所以在我刚回家的日子里,他就看着我,不让我继续修炼;丈夫担惊受怕两年多,我还失去了大家都引以为荣的教师的工作,对我更是不理解,也阻挡我修炼。

只是我的修炼意志很坚定,谁都不可能真正的挡住我。

看丈夫已经一反常态再也不支持我了,我就坐下来,冷静的、理智的和他谈,我说,这两年多你是遭了不少的罪,是我没修好,才会被迫害,但是我现在要好好听师父的话,走好以后的路。你也知道大法好,无论你们大家怎么对我,我决不会放弃大法的,因为大法比我的生命都重要。如果你觉的和我在一起有压力,精神负担过重,不能拥有正常的、幸福美好的婚姻生活,你可以和我离婚,我不怪你,也不怨你。我可以一分财产也不要。孩子我能抚养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我会尽力。

当我平静的和他说完这番话时,他一句话也没说,不过再也不阻挡我修炼了。当我把电脑拿回家时,他还是害怕,因为警察曾当着他的面非法抄家,他依然心有余悸。

我的修炼状态越来越好,一切都很顺利。当看到我又搬了两台电脑和打印机回家来的时候,他笑呵呵的说我“又开始重操旧业了!”也不那么怕了。

爸爸也曾哭着跟我说,“你大哥都已经死了,你怎么还学呢,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呀,我还能活几年哪,你就不能让我消消停停的过几年好日子吗?”

大哥被迫害致死,我当然难过!老爸白发送黑发,内心的苦痛我能不理解吗?但我告诉自己,现在主要的不是要可怜他痛失爱子,那不是帮助他。我清楚的知道,他也是为法而来到人世间的,启发他,让他明白的一面精神起来,不让旧势力利用他用亲情干扰我,阻止我助师正法。我知道自己只能听师父的话,不为任何人心带动。我告诉他,作为大法弟子的我应该怎样做才是真正的为他好。

一天晚上,我和妈妈(同修)发正念时,爸爸推开房门,用手电偷偷的往房间一照,看到这一幕,竟然不是常理中的大发雷霆,而是哈哈大笑,并说,这不又整上了吗?然后就悄悄的离开了,也没有打扰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不说不让我炼的话了。

二哥暗中告诉爸爸让他看着我,并关注我的身体。因为刚回家时我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有病业关要过。我在监狱时血压曾经高到200。爸爸是医生,给我量血压,160,让我吃降压药,他给我药我就接过来,放在嘴里,一转身就吐了。我的身体很快恢复正常,爸爸也亲眼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二哥打电话询问时,爸爸就站在了我这一边,糊弄二哥。

但二哥一直都担心我,当知道我参与控告江泽民,就又和我说这事,我说,我做好人把我关在监狱里,迫害我,我为什么不可以告他,大家都在告他。二哥虽然也是气急败坏的样子,但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无法说服我放弃大法,也无法阻止我,很无奈。给他讲真相他也不怎么听,他就是怕,怕我被抓。

本地江泽民残余势力对大法弟子诉江非常恐惧,对诉江的学员骚扰、迫害非常严重,二哥一看派出所从来都没来找我和妈妈,他慢慢的也就放心了。

在冷漠中提高

虽然家人都不明显的阻止我修炼了,但是曾经的亲情都不在了。我回家后经常住在妈妈家,因为想和妈妈一起学法炼功。曾经视我为掌上明珠的爸爸有一天忽然急眼了,说:“你现在应该养活我,怎么还让我养活你呢?”我回家刚刚才两个月,身体状况还不是很好,还没有准备出去找工作,可他就受不了了。出事前,爸爸拿我当个宝,给我起的名字就叫“可心三”、“三可心”,我在精神和物质上也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没想到,当我身陷困境,他就变脸了,我内心忍不住的痛,情,就是这样可怕的东西吗?我能理解,却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心寒。

丈夫以前对我那真是像常人所说的“拿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现在也急着催促我出去找工作。两个月后,我就出去找了工作。以前我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仍然是。我找到了工作,可挣的钱很少,我要负责孩子的花费,也给父母买些吃的、用的,还要负责家里的生活费,丈夫也出去打工了,但是从来不管家里的开销,水电费都要我去交。而且他很少搭理我,就知道玩微信,我在他面前从他心里的公主变成了空气,我感受到了冰冻的冷漠,让人害怕,让人窒息。曾经以我为荣、为傲的公婆也彻底的从记忆里将我删除了,再也不象从前那样,一顿饭不在他们家吃也得把好吃的留给我。

我有四面楚歌的感觉,也象生活在冰窟窿一样。身边的同修说,你现在面临的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修炼环境了。我信誓旦旦的对她说,无论我面临什么样的环境,我都要在这个环境中修出来。我也曾怨恨过,焦灼过,伤心过,烦恼过,但是我知道既然选择了修炼这条路,就只有义无反顾,就得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别无选择。

我开始慢慢让自己试着理解他们内心的痛苦,而不是只想着自己的难过,想着因为我被迫害而给他们带来的恐惧与悲伤,他们曾为了我承受了那么多,我有什么理由去怨他们呢?丈夫能对我不离不弃就够好了,我作为大法弟子,就是无条件的对任何人都好,用慈悲对待他们。于是我放下了所有人心,就是对他们好,并没有想改变自己的修炼环境,也并没有奢望他们会有一天象以前一样对我好,我就是听师父的话,因为我是炼功人,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何况是自己家人。我做的好,他们才不会对大法有不好的印象。

我的工资有限,我就好好的计算,从不给自己买新衣服,丈夫爱吃香蕉,我一次就少买几根,过节时,也尽量给公婆买些吃的,或者给点钱,从精神上也给他们带来温暖的感觉。我没有一点点抱怨,心里清亮亮的。

渐渐的,我发现他们所有的人都变了,丈夫开始上网给我买新衣服,也愿意和我聊天了,事无巨细的惦记我;爸爸主动让我天天去他家吃饭;公婆也常常给我买这买那的,他们对我的态度又完全恢复了从前。但我已经没有受宠的欣喜,心里淡淡的,平平静静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听师父的话,不能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了。

劝家人写《郑重声明》

在我被关押在看守所时,二哥曾请律师劝我放弃大法,丈夫去监狱看望我时,也含蓄的劝过我在内心放弃大法。我知道是因为我自己做的不好,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回家后我就和丈夫说他要写个《郑重声明》,他不肯,他认为如果他写了,就相当于说他又支持我修炼了,怕他管不了我了。我就详细的和他讲为什么要写《郑重声明》。我告诉他,你背叛师父和大法,并不是师父不原谅你,而是宇宙中的恶神和所有的黑手烂鬼它们不放过你,要毁灭你,因为你背叛了宇宙大法,是在犯罪。是师父慈悲,给你一次改过的机会,如果你承认你错了,师父就会对恶神说,你已经知道错了,就不允许恶神对你下毒手,师父就管你。这个声明是给你自己写的,不是给我写的,况且我修炼大法的意志已定,即便你管我,不让我炼,我也不会听你的,我决不会错过这万古机缘。我也不会害你的,我是为你好,但是我决不强求你,你写不写你都自愿,那是你对自己生命和未来的选择,你好好考虑吧,我不强迫你。我只是给他写了《郑重声明》的基本内容,让他看,让他自己定夺。他说想一想。过几天,我又重提这件事,我发自内心为他好,他真的感受到了,顺利的在声明上签了字。

我为他得救高兴,为师父的慈悲感恩。

面对二哥就有困难了,因为他根本不听我讲话。但是我也放下畏难情绪,因为我必须真心为他好。于是我也事先写了一份《郑重声明》给他,让他自己看,让他签字。他看完后又大发雷霆。我不为他的态度带动,也给他解释几句让他写的目地。他很气愤,可却说:“那我也给你签!”他就在声明人的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又有一次他喝醉了,就开始骂师父骂大法,我给他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写到从小到大一幕幕在我心中闪现的他对我细致入微的关怀,写到我们全家因沐浴法光的幸福与安宁,写到因遭受迫害后整个家庭的破碎,写到我因坚信大法才能顽强的走出监狱,写到大法真善忍普照全世界的美好与殊胜,写到他不辨别真假善恶的混沌,写到我需要的不是只知道为我付出的二哥而是一个明辨是非曲直的亲人。

我由涕泪双流到冷静平和,对他的情感如同对待一个不明真相的世人,我再不执着他的态度了,我已经做完了我应该做的,剩下的就是他对他自己的生命和未来的选择了。我彻底的放下了从小到大对他的那种没完没了的牵挂与心疼,没有了对他的愧疚与担心,一切就看他自己的智慧与善念了。而当他看完了这封信时,他和妈妈说,“这个共产党也是的,老是抓法轮功干啥呀……”他的心里闪现了一丝的同情。也许是他的良知又复苏了吧。

家人举报江泽民

我参与诉江后,丈夫和爸爸都非常害怕,一看没什么事,也就淡化了,我趁机劝他们参与举报江泽民,他们答应了,为正义出了一份力量。

我放下了所有的恩怨,解开了系在身上亲情的枷锁,一心一意的按师父的要求做,救度众生,我又找回了从前修炼的美好与殊胜,义无反顾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虽然离大法的标准还相差很远,但我真的能踏踏实实的把自己视作修炼人,遇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不辱使命,不负众生所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