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次关押迫害 辽宁凌海市任桂霞含冤离世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正月初七下午,辽宁省凌海市金城镇法轮功学员任桂霞在邪党的经济迫害政策下在痛苦中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七岁。任桂霞曾八次遭受绑架、非法关押迫害,在每一次的关押迫害中都是九死一生。

任桂霞
任桂霞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任桂霞被通知将在十二月份停发退休养老金。面对此种不公,身心再次受到打击,满腹辛酸,导致整日整宿的咳嗽、胸闷、气短、全身无力,身体状况越来越严重。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任桂霞来到凌海市劳动局时,劳动局和社保局相关人员说是辽宁省近日下发的针对法轮功迫害的新文件,以前曾被监狱或劳教所关押过的,在里边呆几年就停发几年的退休金。

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任桂霞,一个大家都公认的好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辽宁沈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症复发,几次被送到沈阳女子监狱医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保外就医。

即使按照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司法部、公安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民政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于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促进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的意见》(综治委[2004]4号),其中第十一款规定:“对被判刑或劳教前已经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刑释解教人员,重新就业的,应按国家有关规定接续养老保险关系,按时足额缴纳养老保险费;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按规定享受相应的养老保险待遇。对被判刑、劳教前已领取基本养老金的刑释解教人员,可按服刑或劳教前的标准继续发给基本养老金,并参加以后的养老金调整。”辽宁省下发的所谓“新文件”也是错误的。

任桂霞一九八四年结婚,婚后有了三胞胎女儿,在女儿三岁的时候(一九八八年)突发心脏病,医院诊断为“二尖瓣狭窄”,心脏病的表现常年嘴唇青紫、上五楼得歇半天才能喘过气来、经常感觉心脏像被刀扎一样,疼的掉泪。这种先天性心脏病非常难治,只能做手术换一个白钢的人造心瓣,费用得三至五万元。当时任桂霞夫妇二人都在金城造纸厂工作,每月工资一百五十多元,就算一家人不吃不喝,要攒出三万元的手术费也要二十年。天文数字的手术费让他们连想都不敢想。任桂霞脾脏也不好,从来不敢吃饱饭;生小孩时留下的风湿导致严重的腰疼、腿疼,严重时疼的偷偷流眼泪……

这样煎熬的日子过了九年,那几年象在无边的黑暗中摸索,看不到一点希望,那些日子真是不堪回首。一九九七年,任桂霞开始修炼法轮功。没炼多久,她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好转,心脏病、腿病、风湿等在她身上根本就不存在了。她的脾气也好多了,不但能包容别人,还把一切家务都承担起来了,她丈夫本来是个什么都不信的人,但是在事实面前他不得不感叹“法轮功神了!”

任桂霞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家庭幸福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疯狂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后,任桂霞很想为这个救了她命的师父和大法说句话,告诉别人法轮功不象邪党江泽民团伙污蔑的那样,法轮功是好的。任桂霞共遭受八次绑架关押迫害,在每一次的关押迫害中都是九死一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任桂霞到北京讲明真相,被抓到丰台区体育馆,后来被金城公安处接回。二零零零年二月初,金城派出所的警察怕她再去上访,上门骚扰,问她你还“炼不炼”,就一个“炼”字,就被抓到金城派出所。在派出所几个警察把她吊起来打她五六个小时,后来又把她押到凌海市拘留所。在所长王洪余亲自参与指使下,她与多名学员被用警棍毒打;光脚只穿线衣线裤在雪地里跑,整夜在雪地里坐着;扛着大木头在院里跑圈;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在拘留所的三十多天里几乎每天都受非人折磨。后被送马三家劳教三年(后来心脏病发作,四十多天后回家了)。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一天晚上警察又去她家敲门欲绑架她,她没开门,警察在楼下蹲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她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一天,她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去白台子乡发真相材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白台子乡派出所警察将任桂霞绑架到凌海市拘留所。到拘留所后,她绝食抗议,第五天心脏病复发,生命垂危。警察怕她死在拘留所担责任,打电话给家人拿钱接人。家里没有钱,就没去接。警察就偷偷把她送到她父亲的家门口,然后离去。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任桂霞同金城大法学员刘秀云去大连串亲时,同十几个人在一家民宅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在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被非法劳教两年,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家属多次去大连葵英街派出所询问要人。任桂霞再一次回到家。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五点多钟,凌海市公安局、金城公安分局的多名警察将金城任桂霞的家团团包围……任桂霞与丈夫被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到沈阳女子监狱。她坚定信仰,不配合恶党的要求与指使,在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症复发,被送到沈阳女子监狱医院抢救几次,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保外就医。

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被绑架、抄家、劳教、非法判刑,面对自己的被冤判,在二零一五年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根据我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济和精神赔偿责任。

任桂霞在监狱中被迫害的惨痛经历,历历在目。她在控告书中说:“第八次是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由当时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直接指挥统一行动,对辽西地区法轮大法弟子进行疯狂的统一时间非法大抓捕。当天早上六点多钟,凌海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金城公安分局局长王景山带领一群警察,非法把控告人家防盗门用电动工具割开,一群警察如狼似虎强行闯入室内,把手无寸铁的控告人夫妻二人按倒在地,戴上手铐,另一部份警察开始非法抄家,当时把家里的两万多元现金抄走……当天半夜把控告人送到凌海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又在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后,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到沈阳女子监狱。控告人丈夫被非法关押到凌海看守所半个月后,非法劳教二年,关押至锦州劳教所。控告人在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症复发,被送到沈阳女子监狱医院抢救几次,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保外就医。”

任桂霞面对这次被停发退休金,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已经写好了《关于取得我应得的退休金的申诉信》准备上诉。让人悲痛的是任桂霞没有完成自己的心愿,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