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向西方人讲真相

更新: 2017年03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三年多前悟到自己应该更广泛更深入的溶入常人社会,大面积接触常人,同时有更多的时间用于讲真相后,便从做了近十年的国际贸易行业转行,進入了完全陌生的航空领域。飞行在欧洲各国航线中接触了许多常人,在师父的慈悲指引下向有缘的乘客和欧洲各国同事讲真相。在常人社会的工作和生活中一点点放下自我,和常人做朋友,给他们讲大法的基本真相。在日复一日的接触中,让许多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了正面的印象。这样的例子很多,这里就从一个最近发生在工作中的事情中谈起。

那天,按照出勤表,我应该连续两天在家待命。原本想利用这两天多学法,好好调整一下自己;但是那天总部空服调度员打电话给我,派我飞一趟巴黎至威尼斯的来回。我带着不快,甚至有些抱怨,速收拾好行李,换上套装,匆匆赶到机场,登上了我们公司去巴黎的飞机。我在第一排找了个没人的座位,正打开《转法轮》想学一会儿法。走过来一个同是我们基地的西班牙同事M和我打招呼。M到公司一年多,我们俩几乎没有在一起飞过,平时见面也就是打个招呼而已。我看他没有回自己座位的意思。出于礼貌和友好,问他要不要和我同坐,他果真坐下来了。我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告诉了他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和大法对我的改变。他对中共的残暴非常吃惊,他以前在西班牙时是哲学课的讲师,对人生有很多的思考,崇尚自然安静的生活。我忽然想起来几星期前,先生在家整理大法真相传单的时候,把不同语种的传单顺手给了我一些,我当时随手放進了包里。我转身拿出一份给M,他说法语和母语一样,没有区别。他很高兴的接过去翻看。快下机时M说:“和你聊天感到很愉快。我们认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对你有了解,第一次听你说那么多有意思的事。”听他这样说,我有些惭愧,生命都在等待听闻真相。

飞机缓缓停在辽阔的机坪上,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很快,大约五分钟,我就被送上第二个飞机(走正常程序的话一般需要三刻钟)。上去后我一看,乘客几乎都不说英语,而我是不懂法语或意大利语的。找好自己的位置,我放下东西,另一个女同事法国女孩儿T马上向我介绍自己,她非常友好热情,也很健谈。我们俩负责舱位后半部,配合的很好。过程中也没有我所担心的乘客傲慢难伺候,沟通困难,他们见我不懂法语,努力的用非常简单的英语表达。我明白,是去自己观念的时候了。什么也不用多想,顺其自然,不让经验人为的限制自己,不就是自己一直在努力修的一部份吗?T非常单纯开朗,我们聊得很愉快,她也从未听说过大法。我告诉她大法怎么好,给人带来身心健康,这个爱美的法国女孩见我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相信我说的“修炼大法让我看上去年轻”,也想试试功法。这样我也给了她一个法文传单。

从威尼斯飞回巴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开始担心怎么样从机场找到酒店,我是临时被调度到巴黎,没有时间找出所需交通信息。乘务长P见我一个人坐在那里,说:“我们坐到那里去吧,我正要吃饭呢,你也跟我说说你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我吃饭,听你说话。”自己其实本不是个爱说话的人,是因为要面对面讲真相才选择了服务行业。想到我们公司在不同国家有很多基地,和另一国同事两次邂逅搭班,那样的几率可能是几万分之一,对这个生命不是难得的机缘吗?我随他找了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角落。我告诉他许多事情,自己的经历,大法对我的改变,那么多年回不了家,和父母无法团圆,中共的血腥镇压等等。他也告诉我很多关于他的人生,原来他对西藏人非常同情,对中共极度反感,也去过几个亚洲佛教国度,而且,他再过几个月就退休了。我忽然意识到今天所遇到的同事,都是师父安排好来听真相的。我想,是不是要给他一个传单,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面了。但是当时的情景和氛围,好像不太合适,而且我们马上要准备降落,谈话就中止了。我起身回自己岗位的时候,他忽然说了一句:“如何去酒店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开车送你。”我说了声“谢谢”,心里想“法国人答应的事,能当真吗?不用太指望,到时候再说吧”。

我没有把他说的话当回事,尽管他的这句话一直冒出来。我想,P跟我显然很有缘。其实我对法国人和意大利人有观念。但是一路上,他们对我的友善,眼中的单纯,包括法国乘客们的配合,在化解我的冷淡和观念。再想想自己,修炼中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难道不是师父用常人的友善,让我看到自己不好的心态吗?我们在海外讲了十多年的真相,然而那么多的西方人还是从未听说过大法。他们当初可是抱着对大法的无比信任下来的呀。众生被死死的封闭着,我从心里感到难过和沉重。难道我不该尽力让有缘人了解真相吗?救人的责任重大,自己怎么还是对公司这次调度不满呢?如果这次调度本身就是师父的安排呢?我默默地想着,心好像从负累和乱麻中一点点解脱出来。“如果他送我去酒店,我就正好可以再跟他聊聊,对他表示感谢,然后给他传单。多么合情合理的事,我为什么要怀疑一个生命的好意呢?”我打定主意,他如果真的送我去酒店,我一定抓住这个机会给他真相传单。

下班我们一起走出机场的时候,他真的把我送去酒店。我也有机会把传单给了他,告诉他我非常高兴第二次和他飞行,这是我的小礼物,希望大法也给他带来美好。

这样的故事很多,平时的忙碌,加上觉的都是小事,是作为弟子的本份,没什么可以说道的。中国大陆同修在那样红色恐怖下毫无退缩坚持向世人讲真相,觉的自己做到的真是不值得一提。因为要参加纽约法会的关系,坐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写下来。写的过程中回想当时的细节,回想到师父的一次次指引和保护,每一个环节中的慈悲安排,眼泪几次涌上来。

谢谢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