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中归正自己

更新: 2017年04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二零一六年六月一天傍晚,我正准备吃饭,协调同修打来电话说:我地C同修因讲真相救人,遭人恶告被绑架到相邻外市的一个派出所了。要立即通知她的家人随我们一同去营救。听到这一消息,我立即放下碗筷,抓起一块饼跟着同修们就走了。因为我们知道第一时间营救同修的重要性。

我们先找到C同修的小姑子。可能是亲人被抓对她触动太大,她不但不配合要人还恶语相加,连拖带拉将我们赶出她的家门,还恼怒的说:“要去,你们自己去派出所吧!她的儿女都在那里!”

我们不为她所动,又驱车几经周折赶往那个派出所。听见C同修的儿媳妇在大声嚷嚷:“我跟她讲了一下午了,哪怕她说句违心的话,或说不炼、或假装大骂大法、可她就不听。”一听就知道她不明真相,站在邪恶一边迫害自己的亲人。A同修就走过去友善的对她说:“你不应该这样说你妈妈,你应该对派出所的人说实情,你妈妈是因为炼了法轮功,身体才变好了,人也变得很善良。”儿媳一听大吼道:“我要这么说,派出所能让我在里面呆一下午吗?早把我撵出来了。”我们知道C同修家人是被共产党的谎言毒害,吓得不敢说实话,在亲人落难时,不敢据理力争,而是落井下石。特别是派出所的指导员据说是C同修女儿的同学,他在收受贿赂的情况下,曾经要放C同修回家的,但是C同修的儿子儿媳出于私心,让派出所再教育教育他妈,好让她放弃修炼,做他们的奴仆。结果最后再拿钱也不放人了。这真是一件悲剧啊。这是共产党的邪恶之处,它酿造出了让亲人为了私利而反目的人间悲剧。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知道C同修一定也承受着家人给她的压力和魔难,现在多么希望正念和加持啊!B跟那个指导员说:“她两顿没吃饭了,我们可不可以進去看看她,我给她送包奶喝好吗?”指导员认为我们都是她的家属就答应了。我和A同修一同跟着走進派出所关押C同修的房间,见C同修坐在凳子上,很消沉的样子,还被两个值班人员看着。A同修拿出奶递给她,开始她不要,因为她不认识我们,我对她说:“喝吧,喝了才会有精神。”她听明白了我的话,知道了是同修,眼睛随之一亮,拿起奶来,慢慢的喝了起来。A同修也对她说:“这不是咱呆的地方,咱得回家啊!”同修的精神立刻振作起来了。

正在这时,已经开车回家的C的儿媳妇突然又返回来,对我们大吼大叫:“滚,立刻给我滚!”她这一闹,派出所的人员马上警觉起来,因为我们刚才跟他们说我们都是C的家属。另一同修一看这阵势,马上说:“咱走吧!”可是A同修还迟迟不走,要她儿媳妇的电话号码以后好联系,我对她大声说:“赶紧走!”因为这毕竟是邪恶的黑窝。当我们走到院中心的时候,刚跟那个指导员打过招呼之后,突然后边传来喝声:“站住!”我们一听知道恶人反应过来追出来了,一同修说:“快跑!”但是A同修却误以为是C的同修家人叫她,停住了,最终被警察抓住了。

在往回返的路上,我们个个心情沉重,走走停停,最后决定返回去发正念,让A同修的家人去要人。这时已是午夜十二点钟。我们通知了能联系到的同修帮助发正念,并组织当地同修和A同修家属去派出所要人。警察撒谎说明早放人,今晚不让见。我们只好返回,到家里已是凌晨三点钟。我的心里很难过,一点睡意也没有,去营救同修,怎么反遭迫害了呢?问题出在哪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当回到老家和同修大嫂谈起此事时,大嫂说:“你们那里接二连三发生绑架迫害,赶紧向内找找吧!”我当时心里很不服气,心想:你们也没走在正法前边,只不过偶尔去讲讲真相,当然不会遇到这事了。

回家后才发现自己的想法不对头。我这不是明显的向外去求了吗?师父不是说过修炼的路上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吗?都和自己的修炼有关吗?看来真得静心找找自己了。

我仔细回忆了近期所发生的事情:在上一次,当一同修被绑架。我和A同修配合同修家属去派出所讲真相要人。特别是和A同修配合从拘留所到医院,在全体同修的配合下,在师父的加持下,成功营救同修回家这件事情中,开始心态纯净,师父也加持我的正念,可是当营救同修事情成功后。我耳边听到的都是“你正念真强啊!你做的真好啊!”“你把那个所长说的都到处躲藏,你真行啊!”我没有把这些赞扬的话当成对自己的考验,而是飘飘然了,欢喜心、显示心都出来了,而自己却还不自知,还以为真是自己的本事呢!危险啊!营救同修成功,是我市大法弟子形成了整体,师父才给我们做了这一切,而我还敢贪天功,真是自不量力!想到此: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尊的慈悲点悟。我决心把这些不好的心统统去掉。纯纯净净的做好证实法的事。

第二天,A同修的家人去派出所要人,派出所不但没放人,反而将A同修送到外地看守所刑事拘留了。我们没有被这些假相迷惑,迅速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有的聘请律师,有的去看守所、派出所发正念、讲真相要人;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加持下,在A同修的个人正念下,在家属、律师、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经过七天时间,A同修从外地看守所回来了,这又一次见证了整体的威力。

当A同修出来后告诉我,说当地“610”人员通过那晚的监控说我和另一位進派出所的同修也参与了诉江,而且还说我和A同修几年前去看守所为同修非法开庭一事,曾把我们的身份证都记录下来了。A同修让我注意点多发正念。

听到这消息后,我的怕心出来了,他们会不会找到我呢?越想越怕,心越沉重,压力越大。恰好就在这天上午,一辆警车缓缓驶到我店门口,刚好A同修来找我看到了,她马上在门外发正念:“决不让邪恶把同修带走!”我当时也是一惊,两个警察走了進来,一个我认识,他说欠我家的钱过来还钱(以前他修车欠费),结果一看又没带够钱,就又要我的帐号说是给我打钱过来,我把帐号给了他。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因为是我的身份证是打开的,他又念了一遍我的名字,然后走了。我觉得此事非常蹊跷,他们是不是来核实我的身份证的?我的心七上八下,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向我压过来,好象自己随时都有被绑架的可能。

我送走A同修,又赶到另一同修家取资料,在回来时,摩托车在我心情的影响下又启动不起来了,我只好推着车往家走。这时身后一辆警车慢慢开过来,到了我前面停住了。我立即发出一念,“一切都是假相,决不承认。”我推着车快步走了过去。

回家后,我赶紧使自己稳定下来,我知道自己这样很危险,只有在法上才是最安全的。于是我捧起师父的法看了起来,慈悲的师父直接用法点悟了我:“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1]我豁然开朗,这一切都是我的心不正招来的,这不是师父安排的,我也不要,师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瞬间,压在我心头的重石不见了。我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己空间场那种天清体透的美妙感觉。我知道正是自己悟到后,慈悲的师父把这种不好的物质给拿掉了。我感动得流下了激动的眼泪。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此后,我又轻轻松松的投入到证实法、营救同修的整体配合中。当然我还有很多的人心和执着,我会努力修去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谢谢师父!

向慈悲的师尊合十!
向各位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