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后的思考

更新: 2017年04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上午,我骑车要去某公园,公园的北边是一片建筑工地,东南角面向公路是大门,有保安看守着,公路西侧停着几辆运土的大卡车。我下了车,推着准备从第一辆卡车前边过去。走到贴近卡车前外轮时,司机突然发动,向西转,我赶紧调转车把向后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后车轱辘被粗大的车轮轧在了底下。

保安赶紧跑过来,边喊边打手势,示意司机停车。可能司机也发现了情况,紧急刹车,然后,跳了下来,惊恐的问我:“老大爷,您伤着了没有。”“我没事,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我站在那里平静的说。司机见我没事,赶紧倒车,然后把自行车搬起,移到公路边上。其他几辆车的司机等也都围了过来。

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转法轮》中师父讲的太原老太太过马路时被轿车挂住拖出二十多米远摔在地上的情景:“好坏出自一念”[1],我对司机没有任何怨恨。

肇事司机说:“老大爷,我给您一百元去修车吧。”他见我没言语,就当场拦了一辆电动车,把我和自行车拉到一修车处。修车师傅一看车轱辘轧扁了,扭曲了,就说:“换个新轱辘吧。”我问多少钱,“七十元。”我点头同意了。修车师傅说:“现在没功夫修,你下午来取吧。”

电动车司机问我怎么回事,我就简单说了被轧的经过。修车处有十几个老头下棋、聊天,听说我差点车毁人亡,就都围过来来听,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给一百元太少了,至少得要他五百元。”“干脆,不如让他赔你辆新自行车。”“干嘛你不报警,找交通队解决呀。”我说:“我外甥就是交通队事故科长,我打电话他准来,这么点小事不值当的。”

我接着说:“我与司机无冤无仇,他也不是诚心轧我,说不定他比我还担心害怕呢。再说,我看他四十岁上下,也是拉家带口的,开车挣钱养家糊口,也不容易,我有退休金,尽量不给他增加经济负担。”我借机讲了太原老太太的故事。

围观的人有的说:“你心眼太好了,如今这年头只要自己合适就行,谁还管别人死活呀,吃亏让人那都是嘴上说的,没有照着做的。”“你看这老头不就是为别人着想吗?”有人指着我反驳的说。

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师父教导我们做事先要考虑别人;遇到问题找自己,不要怨天尤人;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大家都一致称赞,有的还竖起大拇指。

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才有惊无险,回家后我在师父法像前燃香叩谢。

把坏事变成好事

我是这样想的:这是我人生中的一劫。 人生中的大劫小劫就是人生中大大小小的灾难。我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中共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经历了多次磨难,如关押、禁闭、办洗脑班、绑架、抄家、病业、车祸、单位和家庭的迫害、干扰等;在师父的保护和同修的帮助下,都走过来了,这只是其中之一,没什么可怕的。

事情是突然发生的,事先没有任何征兆,我也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但绝非偶然,一定是有因果关系的。也许我生前欠了他,这一轧,把债都还了。也许是我有漏,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制造了这场魔难。我也因此对照三件事,找出了许多在信师信法上的不足,如欢喜心、显示心、怨恨心、争斗心等人心。

通过这件事,我接触了很多人,如大车司机、电动车司机、保安、修车人及围观的人等,这正是我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好机会,这是平时很难遇到的,说不定就是师父利用这种方式安排到我面前来得法的,他们都是我的有缘人。再通过他们扩散开去,也许就无量无际了。

基于这些认识,我当即给卡车司机写了一封信,简单叙述了事件经过以后,申明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今年八十岁了,原来一身病,从一九九六年直到现在修炼二十一年了,无病一身轻。介绍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中共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现在的形势;最后希望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得福报。三退(退出党、团、队)保平安。并请转告他的家属和同事。并将车后剩余的三十元给了工地保安,请他转交给司机。

保安非常感慨,激动的说:“过去发生事故,都是多要赔偿,处理起来也非常麻烦。像您这样一分不要,是司机主动给您一百元,还把多余的送回来,太了不起了,我先谢谢您。”他给我深深的鞠了一躬。我说:“所有修炼法轮功的,都是这样的人,他们比我做的还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