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期满 黑龙江赵洪玉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农垦总局宝泉岭管理局法轮功学员赵洪玉,十八年来遭受三次绑架、抄家、罚款等严重迫害。其中包括非法拘留三十七天,非法判刑五年,去年八月结束冤狱回到家中,赵洪玉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性政策,致使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并造成现在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社会秩序混乱,经济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统的混乱黑暗。

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以下是赵洪玉讲述被迫害的经历。

一、被非法拘留三十七天

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宝泉岭公安局伙同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又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开始抓捕。我姐多次被他们抓捕、拘留、劳教,被他们列为重点人物。他们在我姐家附近蹲坑数日企图再次绑架她,见家里没人就到我家及亲属家进行骚扰。跟踪孩子,到孩子的学习班上问我家孩子我姐的去向,孩子说不知道。又到我侄女的干洗店,以洗衣服为借口闯入她的卧室,搜查我姐是否在那,侄女大声斥责他们的无礼。

晚六点警察焦安庆、刘建国等六、七人闯入侄女家中抓捕我,并非法抄侄女家,抢走我给侄女一家的法轮功师父讲法录音带,又强行带我抄我家。一月的北方冰天雪地、严寒刺骨,他们把我家门玻璃砸碎,进入家中。我看到后气得直发抖。我说,你们太缺德了,这大冬天砸人家玻璃,屋里的暖气、水管都被冻上,附近邻居都没有水喝。他们还狡辩说不是他们,是有人入室抢劫,还假装拍照。我随后被关押进了宝泉岭看守所。当时我丈夫在外地工作,听到我再次被绑架当时就晕倒了,警察勒令丈夫单位把我丈夫调回家,我丈夫损失了五万元的年终奖金。丈夫领着孩子多次到公安局要人,又花了五千多元托人找关系,想让我早点回家。看守所里十分阴冷,喝带泥的菜汤,菜叶都得涮着吃,送饭的大爷说所长不让他把菜洗净,被看见要被所长斥责。在焦安庆等人提审我时,让我辱骂大法、辱骂师父。我严厉斥责他,我说我骂你的家人你愿意吗?你们警察就是这样教育人的吗?她哑口无言。最后,他们从我嘴里没得到我姐的任何消息。我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被放回家,又被勒索近千元。孩子见到我后,就躲在丈夫身后不敢见我,孩子幼小的心灵也留下可怕的阴影。

二、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我们当地七名法轮功学员,与来此地出差的哈尔滨学员在李桂云家交流修炼心得体会。晚上十点左右,由公安局张树鹏为首的一伙便衣,没有敲门强行闯入室内。哈尔滨的同修马上取出手机卸卡,被两名警察按住,把胳膊拧到后面,头被按在地上,抢走手机。其他便衣到处乱翻,李桂云大声制止他们的非法行为,我们分别被强行拖入到警车中。一个被称为政委的便衣在车上不停的骂我,而且不许我说话,我一说话,他们就打我。我们被带到岭西社区非法审问,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有个高个的满脸疙瘩的人,气急败坏的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头。知法犯法,刑讯逼供。又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电脑、打印机、移动硬盘、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物品。第二天把我与吕成英关押到鹤岗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卖的日用品比外面的商品高出十多倍的价格,睡在水泥板的炕上冻得透心凉。二零一二年被宝泉岭法院冤判五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刚进监狱就被强行码坐,逼我写所谓‘三书’(诽谤大法、诽谤师父、与法轮功决裂等)。我不服从,让我从早五点坐到晚上九、十点钟。坐得我腰酸背痛,臀部生疼,一动他们就骂我、打我。两天后他们看我还无动于衷,由唐永霞为首的刑事犯等六、七人像恶狼一样扑上来把我按住,抓住我的手腕,掰我手塞入笔强行在他们写好的纸上签字、按手印。我每天被逼迫观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对我进行洗脑,还假心假意从生活上关心。我一时被他们这种假善蒙蔽,违心的参加了他们的所谓转化过关考试。

七、八个月后下队到了七监区,被强制做劳役。监区长王晓丽下令:法轮功(学员)不完成任务就扣组里刑事犯的分,所以经常干活干到半夜。法轮功学员张桂芝拒绝劳动,被码坐。被拉到车间没有监控的仓库让刑事犯打她,导致她的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出现精神异常,还说她是装的。后来又强行让我们参加医疗保险,我们不参加,就扣组长的钱。监区把钱卡集中到警官手里,不经我们本人同意随意扣医疗保险,由七十元涨到九十元,逐年增加。每年体检我们不参加、不签字,监区就实施株连制,扣刑事犯五联保的分。采取种种类似邪恶的流氓手段,胁迫服刑人员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我被非法抓捕时,孩子正要中考,我再次被绑架,孩子在心灵上承受着巨大的煎熬。在监狱我第一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孩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停的哭,我嘱咐孩子的话孩子只会嗯嗯的回答。丈夫这五年间又当爹又当妈,还要挣钱养孩子。为了能让我在监狱吃得好一点,还要给我存钱。晚上因惦记着我整夜睡不着,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我结束冤狱关押。当地610与社区还不放过,对我继续迫害。去了三人有专车强行接我回当地,我坚决要下车,指出他们这是侵犯人权的行为。丈夫由于心里害怕,也劝我坐他们的车回当地。我态度坚决,不乘他们的车。丈夫也慢慢地站在我这边,跟我一条心,不允许他们继续迫害我。僵持了近两个小时,我终于坐自家车回了家。

这些都是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这场邪恶迫害,使我长期无法和亲人团聚,承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然而,在这期间,有我这样遭遇的家庭千千万万不止。有的比我遭受的更为严重千倍万倍,我这只是冰山一角。

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群体长达十八年的残酷迫害,不仅违反了国际法,也同样违反了中国政府的法律,我已委托他人对江泽民进行诉讼,将其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