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狱警们的正确选择

更新时间: 2017年04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运动中,很多不明真相的公检法警察被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利用充当打手,不择手段的迫害着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及家人带来了无边的罪业与巨大的灾祸。

然而,也有一部分政法系统的人员用自己的行为默默的反对着这场迫害,他们有的是因为了解迫害真相后的醒悟,有的是对中共邪恶运动的理智分析判断,有的是依靠其人性中未泯的正义与善良等等。他们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在全力的帮助受难中的法轮功学员,展示了他们人性中的光辉,从而为他们自己及家人的生命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下面讲述的就是发生在中国大陆一个看守所内的狱警们的真实故事。

一、副所长A的特殊关照

由于修炼大法,我和同修被当地邪恶公安政保抓捕到了看守所。按照中共的说法,进了看守所的和中共之间就不再是内部矛盾,而是敌我之间矛盾。因此,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阴森与可怕。平日里法轮功学员都在社会上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根本没见过这种恐怖的环境,因此心理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紧张与害怕。

当时好象也有一些刑事犯罪嫌疑人被送进了看守所,当班的副所长开始给大家分配监室,突然将我拉到一边,悄悄的对我说,“你先站在一边,一会再安排你”。我当时心里吃了一惊,因为我和这位副所长并没有任何关系,虽然都在一个地区工作生活、相互认识,但我们之间关系普通的连见面说一句话的交情都没有,他要对我干什么呢?过了一会,他才来到我跟前说:“我知道你是好人,对你特殊照顾一下,所里有一个人情号,那里不用坐板,相对宽松一些,你先住在那里吧。”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监号是专门关押什么高官或大款等什么重要人物的,按照他们那里的规矩,谁要是想上这个监号要托关系送这些看守所领导不少钱才能办到的,当然这也是他们对外交往人情的重要手段和捞取金钱的重要来源。这位副所长之所以能无条件的帮助我,是因为他生命中本性的一面清楚的知道,我是无罪的,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他在用自己无声的行动表达自己对好人的尊敬,对邪恶的抵制。

二、副所长B的破格呵护

看守所内还有另一位副所长B。这位副所长人品很好,按理说是不应该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中工作的,当然也正因为他为人正直,不会阿谀奉承,因此不能安排在交警、刑警、治安警等警种去,却只能被“发配”到狱警这个谁都不愿意来的岗位上来。在我们被非法关押的第二天,他才知道看守所内新进来了法轮功学员。根据当时市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的命令要求是对法轮功学员要严管,要比普通刑事罪犯管的还要严格。但是这位副所长却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在态度上十分客气,脸上总是挂着笑脸,还主动和大家问长问短,语言与态度上十分文明热情。按照监规监室间绝对禁止相互传递食品与物品,更不能相互说话,但是他主动给大家相互传递一些物品和食品,大家相互喊话他也不管。我和他只是相互认识但并不熟悉,从没有过任何来往。当知道我被关押后他很吃惊,就打开监室的铁门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内,给我倒水沏茶,问我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问为什么中共镇压,问中共不让学了我们为什么还坚持等。后来外面有其他执行公务的警察不断来提审普通刑事犯时,他才将我又送回我的监室。

后来,每到他当班的时候,如果是白天就让我到他办公室坐一阵,外面有人提审时就将我送回监室。如果是晚上他就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内和他闲聊,我就利用这个时间给他讲真相,一直到我们都休息为止。按看守所内的规定男犯都要剃成光头,这当然是对在押人员人权的侵犯、人格的侮辱,但是到这里是他们的天下,谁都没有办法。我正式向副所长提出我不剃头,因为我不是犯人,我一定会出去。他十分理解与支持我,但是我的头发也真的长了需要理发,于是他几乎问遍了整个看守所内的在押人员,结果还真有一个因盗窃而被关押的普通刑事犯会理发,于是他高兴的就在他的办公室内给我烧水,找来理发的工具,然后将那个会理发的犯人放出来给我理发,一直持续到我走出看守所为止。最后我是以正常的自然分头的发型堂堂正正离开了看守所的。

这位所长的善良使我在蒙冤受难之际心灵上得到一丝慰藉,是这位所长的义举使我在受到邪恶巨大羞辱时,保护了我做人的尊严!

三、普通狱警们的理解宽容

由于当时的看守所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电脑监控设施,因此最外面的大门一锁里面就是狱警的天下,只要人不放出大门,其它的都是狱警说了算。每当我在监室内不愿意呆了的时候,我就主动跟狱警们说,想出去呆一会,他们当中有的就真的将我放出来与他们聊天,当然也不是每个狱警都好使。有一个狱警过去曾是军转干部转业到地方后分配到公安局当警察的,他特别愿意和我在一起说话,每到他当夜班的时候,就一定会将我这屋的铁门打开,还经常从家里带一些好菜与我一起吃。有时我想见见其他的同修我就走出监室与被关押在其它房间的同修对话,相互在法中鼓励。他看到后从来不管。

从表面上看,这些令普通犯人望而生畏的警察却对我如此的宽松与敬重,其实并不是我给了他们什么物质上的好处,也不是我用金钱收买了他们,而是因为在他们心底的深处,还保守着人性中的那一丝正义与善良,而这种宝贵的因素使人不自觉的抵制邪恶,它可以使生命不再继续堕落,可以使曾经污秽的灵魂得到荡涤,也是一个生命能够在宇宙中生存与延续的根本,更是一个生命真正向往与追寻的归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