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被迫害的经历在明慧刊登出来后

更新: 2017年05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当我们被迫害的经历在明慧网刊登出来后,围绕此事所发生的一系列心路历程,使我倍感师尊的慈悲与苦心,修炼的严肃性与紧迫性,现特将此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足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星期天早上,丈夫(亦为同修,为方便,下面简称同修A)在上明慧网,过一会儿,他招呼我过去看一篇明慧文章,我一看,此是一篇关于我俩和我俩的家庭被迫害的文章,当时思想就出来不好的念头,我心里有些埋怨:现在登这个,这不是把我们往险处推吗,我们承担的压力也太大了吧。一动念,负面的思想接蹱而来,另外空间的邪恶马上压过来,我心里开始难受,我问同修A:你是怎么看的?同修A:一切是师父的安排,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中,此时此刻登出这篇文章,表面上是明慧同修写出来的,但这也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师父的安排是为了救度我们这方众生的需要,也是正法的需要,我们应无条件的配合,跟上正法進程。

同修A告诉我,虽然文章的内容都很熟悉(这篇文章的内容主要摘自于我们的诉江状),但他再读这篇文章时,他的感觉还是很震撼,眼泪都快流出来,他认为这文章的背后是有神在起作用。我静静的看完了这篇明慧文章,我的心同样是震撼。想到正法進程到了最后时刻,我第一念想到与考虑到的却还是自己,我很是惭愧,这是典型的为私为我的表现啊。

但是,另外空间的邪恶不断渗透过来,我不断感受到害怕,对此,我不停的否定,不停的排斥,不断的清除。看到同修A的淡定自如,我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了他:“你心里有没有怕?”同修A说:刚开始有点,但一想到师父,想到这是师父的安排,心里就没有了怕。“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我心里一坚定,内心亦镇静下来。我所应该做的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接下来的星期二下午,一个念头打过来“洗脑班”,我马上警觉,立即予以否定,“洗脑班与我无关”。电话响了,是单位政治处打来的,让我到邪党会议室来一趟,我知道是610来了,我给同修A打了电话。出办公室时,我顺手将手机带上,心里暗暗求师父加持弟子。610人员与我单位的领导已等在那,分管领导说是610找我,610前来是要核实一件事。我一看610人员有一记录的人,我单位也有一做记录的。610告诉我,是上级要他来核实这篇文章是不是我发到明慧上的。我让他将文章给我看看,他从包里拿出来递给我看。

我看了后,告诉他此文章是我们诉江状中的内容,是真实的,没有半点虚假,不管文章在哪出现,其目地只有一个就是呼吁世人“呵护善良与正义,停止迫害,制止迫害”,同时告诉他与在场的每一位人,他们如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就是真正在违法与犯罪。分管领导一听就炸了,开始大骂,我察觉到刚才自己的话语中带有争斗心与看不起对方的人心,语气不善。我立刻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分管领导的态度瞬间变了,他向我道歉,说来这之前刚骂了本单位某位中层负责人,心情不好。

我用手机很快查到公安部关于14种邪教的通告,以及藏字石图片。我将这些内容告知在场的每一位人员,610负责人狡辩说:藏字石上的字不是“亡”,是“万岁”的“万”。我没接他的话,顺手就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本单位的分管领导看,分管领导看了看,笑着问:这就是天象?610负责人告诉我,他们也是压力很大。分管领导说:诉江是你的权利,是宪法赋予你的权利,我们也不好再说你什么,但你将它搞到网上,我们单位的压力很大,鸡蛋踫不过石头,要炼在家炼,我们也不说你什么,我们也不管你什么,你不能再出头和再参与,如要再参与,你可以选择离开单位嘛。我面带微笑,明确的告诉在场的人:工作是我的权利。

我很想让610及相关人员能真正明白真相,能早日得救,但我面对面与610人员讲真相时还是没能让他们明白真相,这是自己没做好。每次事后,我的头脑中都会不断出现与610等人员对话的场景,为了能真正将真相讲好,我都会在头脑中想怎么怎么开讲。以前我也没意识到这是个修炼中存有的问题,但这次我清晰的意识到这样所为其实是后天的观念、强烈的自我与争辩心在表现,它们意图操控与抑制我的主意识,是旧势力的安排在起干扰,在起负面作用。我不停的清除这些变异的东西。我应无条件同化法,真正能救度世人与众生的唯有大法 ,唯有师父。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人是迫害不了神的,真正被迫害的是他们,应该同情他们,可怜他们,将慈悲留给他们。

我做了个梦:610人员带着许多人员找上门来,我一见,就迎上去与他们讲真相,他们什么都不听,要带我上洗脑班,我就逃走了,逃跑中,同修A脚不行了,我就背着他。到一个集镇上,邪恶将各路口都封了,我看到一个面相很凶的人,但我思想中认为他能帮我,是明白真相的人,我背着同修A,一到他身边,他真的就让我拐進了一出口,我听到他在阻止邪恶追赶我们。我猛的惊醒。

梦中场景仍历历在目,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为什么对610等人员讲真相,自己长期突破不了,我开始向内找,此次这个梦,让我看清了每当我讲真相的时候,还有一个东西在挡着,那个东西就是自保的心,是个私心,顾虑心,害怕自己受伤害的心。我也在想:为什么梦中自己总遭迫害,总将自己摆在一个受迫害者的位置上。我猛然间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没真正将自己当作一个大法修炼者来看待,大法中没有迫害,受迫害的是世人,大法弟子是在救度世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人岂能迫害了神,人心是带动不了神的,只会是神带动与控制着人心。于是,我发正念清除这些企图干扰正法与救度世人的败物与人心。

接着星期一上班,同办公室的人还没来,我正在收拾卫生,科室负责人進来,他叫我到他办公室。我一進去,他将门随手关上。他告诉我,上星期五,610负责人过来直接找了我们单位的正职领导,正职领导就将他叫去了。610要求单位送我去洗脑班,正职领导没正面答复,却问科室负责人对此事有什么看法,科室负责人就说人家认认真真工作,按时上下班,平时也没做什么不好的,这样无缘无故的把人家往里送,以后就很难做人家的思想工作了,怕对我影响不好,适得其反。610负责人对我单位的不配合很生气,就说他会将上次明慧文章一事交由公安,让公安来侦察。科室负责人提醒我要注意,同时告诉我,如果上面真的压下来,单位领导是不敢与上面硬顶的,毕竟他们还是很现实的。

我心里明白自己的一切是由师父安排与说了算的,其他生命是决定不了的。回到办公室,我意识到自己刚才动了一个不符合大法的念头,就是当科室负责人在讲 “单位领导是不敢与上面硬顶的,毕竟他们还是很现实的”这句话时,我竟然去点头附和他,我这点头不是在认可旧势力对世人的安排与操控吗,我立时发正念清除这一不正的念头,我发出纯正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的一切邪恶与邪恶因素。同时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打入单位领导与同事及610人员的思想中,告知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希望他们明白的那一面能与我互相配合,帮助他们人的表面这一面在正法中起正面作用,能正面认识大法与大法弟子,抵制邪恶,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为自己的得救摆放一个美好的位置。

近几年,为什么610来了,总会提及洗脑班,而且一到敏感的日子,他们总会来找我,他们来之前,我的头脑中就会出现被当地同修认为很坏的一个610负责人的头像,出现这一头像的同时,我的空间场内就会有不好的物质,如害怕与恐惧。每当这种情况出现,我都是靠发正念来解决,并没认真的向内找,而且自己一直是很害怕邪恶上门来,平时学法不精進,就会做恶梦,梦中被邪恶追赶,或被关押,或被抄家。我想应该是自己某些方面没在法中归正,自己偏离了法,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我向内找,仔细察看自己在此类事件出现前的第一念是如何动的,我发现自己第一念总会是将这些当作不好的事,往不好的方面想,动了不正的念后才明白回来动这种念不对,又忙着发正念清除,这样自己一直没能走出这一层负面的思维与思维方式。我想这些思想来源于何处,是真的我想的吗,显然不是,诸如迫害、抄家、非法关押,等等,这些都是邪恶迫害以后才有的,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那意味着这些也是旧势力强加入進来的,法中是没有的,师父是没作这样的安排的,师父在法中明确告诉我们是不承认的,连旧势力本身的出现与存在都是不承认的,我们应该是全盘否定的,那么这些迫害、抄家、洗脑班,等等,就是旧势力制造出来的操控与干扰正法的手段与机制,我们要达到从根本上否定它们,就需要从思想上清除它们所强加入的观念与感受,而学好法,头脑中装入的法越多,它们就越来越无立足之地,自然它们的操控与机制也就起不了作用。

中午12点正点发正念时,随着正念的加强,随着时间的加长,一个很深空间场里的邪恶的肮脏的灵体被暴露无遗,最后被灭尽。同时我也明白了空间场里的那个头像是真实的那个610负责人的明白的另一面,此景的出现,他明白的一面是想用此方式告诉我一个参与迫害者的真实处境,他明白的那一面是在迫切的寻求大法弟子、希望大法弟子能帮助他让他在人中的表面这一面明白真相,从而得到大法的救度。想到这些,我的慈悲一下子出来,我空间场中某种不好的物质也随之解体了,同时我切实感到这是师父在帮了我,加持了我的正念。

下班回家,车位上不见同修A停的车,我脑中又出现不好的一念(因他下班时间比我早),我一進入家门,忙盘腿坐沙发上发正念,另外空间的邪恶已在发狂,外面的走廊过道上传来了急急的走路声,嘈杂声,似乎就到了我的家门口,门马上就会被踹开,我的心开始不停怦怦跳,似乎马上就要从胸口跳出来,我强拉住自己的主思想:我在发正念,发着正念的是真正的自己,其余的就是旧势力强加入的,我不承认,我在清除它们,请师父慈悲加持。真正正念一出,邪恶霎时虚了,门外也安静下来了,此次隐藏在胸口处空间场内的邪恶被暴露无遗,被我发现后清除。同修A打电话回来,单位在开会,还有点事,晚点回来。通过此事,我发现自己对同修A的牵挂与很重的情,一直以来我们相依相持,共同精進,但曾遭受过迫害的阴影挥之不去,使我变的异常敏感,平时他三件事不精進,我就要管他,约束他,甚至会骂他,认为是他给我在找麻烦,他幸好有我管着,他应该谢谢我。这次我认识到了:我在这上偏离了法,他和我都是大法弟子,我们的修炼都是由师父的法身在看管,我这样管束他,这不是将自己置于他之上吗,将自己置于大法之上吗。此刻能明白醒来,真是幸事。

不管什么事,坏事好事都是好事,向内找真的是个法宝,信师信法,真的没有过不去的关,这也就是我们曾有的经历在明慧上刊登出来后,我一路走来一路的心得。叩拜师尊,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