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市田碧英自述遭迫害经历(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按:家住四川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金马乡三村九社的法轮功学员田碧英女士,因坚持法轮功信仰,曾遭中共不法人员多次绑架、关押和抄家,两次遭劳教迫害,受尽非人折磨,可谓九死一生。

下面是田碧英的自述:

一、多病缠身 幸遇大法

我叫田碧英,今年五十岁,我从小体弱多病,七岁就患上了胸膜炎,后来又患上了鼻炎(鼻子、口里大出血)、神经分裂症、风湿关节炎、严重宫颈炎、口腔炎等多种难以治愈的病症,三天没有两天好,真是痛苦不堪,天天在痛苦中煎熬。

一九九八年,姐姐见我病得厉害就推荐我炼法轮功,我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我就跟着姐姐到了她们的炼功点炼了三次功,法轮功的书都还没开始看,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全身的病竟然神奇般的痊愈了!此时我终于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那种快乐感,心里那份激动、感恩的心情真是无法言表!从此,我获得了健康的身体,做什么事都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人也变得更加善良了。

二、第一次在崇州看守所遭犯人围攻毒打 铁刷子刷背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和同修朱亚军在西藏基地装璜厂的大院子里给世人讲真相遭城东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崇州看守所二十五天。朱亚军关了十多天后被家人接回。在关押期间,管号的狱警要我背监规、穿犯人的马褂和做奴工,也不让我炼功,遭到我的坚决抵制。看守所的黄所长和林警官及女管教帅红玉指使监室里的苟拉拉(崇州原通人)、杨小琼、龙素芳、何梦英(死囚犯、杀了十七个人)、刘学文(男 无期徒刑)及乔姓男犯等八、九个犯人,分批轮流毒打,我嘴里就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犯人们就拿抹地的脏帕子捂我的嘴,不让我喊。女管教帅红玉也亲自动手,用穿皮鞋的脚踩头、踢头,还用高鞋跟打我的头,她还边打边骂:“打死算自杀,打了白打!”她还指使犯人打我的头。打完后,犯人又拿铁刷子使劲刷背,还用拖把杆打我的全身。期间被打昏迷几次,犯人们就用冷水将我泼醒。接连打了三天,遍体鳞伤,全身都肿,头、脸肿得象瓢瓜,疼痛难忍,全身没有一处是好的。

第二天,全监室打我的所有犯人全部遭到了报应。所有的打人凶手手脚疼痛难忍,很多犯人痛得直哭,手连端漱口杯都端不起,个个都被吓住了。看到她们那痛苦可怜的样子,我于心不忍,慈悲之心油然而生。于是,我不顾全身剧痛,对她们劝解到:“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他们(警察)叫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傻啊!以后别听上面的,要分清好坏,我们都是好人,一不偷二不抢,就连人家的葱葱蒜苗都不随便拿的。真善忍错在哪里?执行江泽民的命令,真是害人又害己的。”犯人们听完后都明白了真相,后来看守所再叫她们打我,就指挥不动了,犯人们都不听,再也不敢打人了。

崇州看守所见我伤势严重,怕出人命,林管教就从外面请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医生给我输了两三斤重的不明液体,为了推卸责任,看守所就打电话让遂宁东禅派出所来接人。

三、在遂宁灵泉寺看守所遭受毒打

十月二十二日,遂宁东禅派出所来了三个警察把我劫持到派出所,用手铐脚镣铐了一个晚上。二十三日又把我送到市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我不配合狱警对我的无理要求,女管教唐玉莲气急败坏的指使几个吸毒的、杀人的、卖淫的和拐卖儿童的在押人员对我进行轮流毒打,天天挨打受骂,非法关押二十六天后被释放回家。

四、回家后左脚溃烂

二零零四年四月,左脚板打针的地方,突然冒起一个泡,不久便从此处开始溃烂,腥臭难闻,脚板也肿得连鞋都穿不了,疼痛难忍,我只好在脚上套一个塑料袋。再痛我也坚持天天炼功。炼静功时一盘腿,脓血就汩汩往下流一滩,但我还是咬牙坚持。姐姐见状,就赶紧拿块布垫在地下,后来脚掌、脚丫都化脓溃烂。此时,我才明白崇州看守所在我输的液里下了慢性毒药。

五、第二次在崇州市看守所遭犯人毒打 被野蛮灌食

二零零四年五月,崇州市大资料点遭到邪恶的破坏,朱卫兵、刘勇和田秀云三名同修被绑架,直接损失达十多万元。我也因此被城东派出所的四个警察绑架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并遭到非法审讯。几个小时后,被送到拘留所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又被劫持到看守所,一路上我嘴里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看守所门口,我坚决不下车,四个警察就强行把我抬到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绝食,于是,狱警指使全监室十七个犯人打我,只有一个女犯不打,其他犯人见她不动手,又去打她。犯人们分成几批轮流打我几天。期间,我被打昏迷几次,犯人们又用水将我泼醒,接着又打,全身上下一片青紫。第五天,看守所的狱警唆使何梦英、刘学文(男)及乔姓男犯等犯人对我野蛮灌食。我紧闭双唇咬紧牙关不让她们灌。犯人们就一齐上来打,有的打头,有的打眼睛,有的打鼻子和嘴巴。后来又拿来了两把一尺多长的改刀,强行撬开我的嘴巴,给我灌干饭,犯人就用牙刷柄在我口腔里乱捣,我当时就痛昏了。绝食七天后才回到家里,可是我的门牙已被撬松,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吃饭,全身疼痛无比,以后十几年不敢洗淋浴。后来,资料点的朱卫兵、刘勇和田秀云三名同修被分别判刑九年、六年和四年。

六、第三次在崇州市看守所遭犯人毒打 坐水牢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一日,我在崇州市东门口讲真相救人,遭人构陷,被城东派出所的四个警察绑架、抄家,他们抢走了我的补鞋用的工具、自行车、录音机、炼功带及《转法轮》和《大圆满法》两本大法书籍,经济损失约一千多元。抄家后,警察又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多月。在关押期间,天天挨打受骂,后又让我坐水牢。

何所长指使他的亲戚犯人龙素芳(组长)打我。杨所长还当着一大群警察和犯人大声狂叫:“这是远方人,收拾重点!”全监室的犯人异口同声的迎合“好”!把我打昏死后又给我身上泼冷水。两个多月后,同修黄英又与我关到一个监室,黄英也遭到了毒打。我接连又被毒打三天,每次都被恶犯打昏死后,又用水泼醒。后来,警察又把我转到郫县看守所关押十天。

七、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警察又把我从郫县看守所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去那天,中队的兰队长叫我打报告词,遭到我拒绝。晚上天气已经很冷了,却只允许我穿一件单衣,一条单裤,赤脚。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犯人听见喊声,马上就急匆匆跑来一个绵阳籍的女打手李祥和成都的张娟及都江堰的高燕,民管会也跑来两个女犯人,五个犯人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打头打眼睛。一会儿,我就被她们打昏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劳教所的警察还唆使劳教人员处处限制我的自由:不准我上厕所;晚上不让我睡觉;不准洗漱。每天晚上十二点过睡觉,只有一床踏花被子,很单薄,凌晨四点又被叫起来。犯人们罚我站军姿——面壁,一直要站到深夜。我被罚站了一个月,脚站肿了,行走困难。

白天她们又拖我到其它监室去参加所谓的学习,一批批帮教人员轮流做我的转化工作,我不配合,犯人和民管会的女犯就联合起来对我进行殴打,当我被打得神志不清时,犯人们就把事先写好的转化书拿到我面前,强行拖住我的手往转化书上按手印。在僵持拉扯的过程中,有个犯人的手印却按在了纸上,她气愤的说:“还把老子的手按上了,老子又没有炼法轮功,还怪吔。”管教唐田田见我不从,对我说:“你找死了!”又对几个犯人说:“只要不听,就给我弄!”犯人象得到尚方宝剑一样,马上对我动手。天天在楼梯上被她们拖上拖下,裤子被拖掉、拖烂,臀部和脚后跟也被拖烂,全身肿得厉害。后又天天罚我坐了很长时间的小板凳,强制我坐着不许动,身子坐直,两个包夹犯二十四小时轮流监控我。

脖颈左边(曾被打过毒针的地方)生了一个鹅蛋般大的疮

一个多月后,脖颈左边(曾被打过毒针的地方)生了一个鹅蛋般大的疮,破皮后开始腐烂,包夹犯发现后,强迫我去看医生,天天在我臀部和双肩上给我打针,结果越治越严重。四个多月后,劳教所的警察怕我死在里面,就赶紧给遂宁安居区东禅派出所打电话,叫他们来劳教所给我办保外就医。就这样,我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几号回到了家乡。

回来不久,身上凡是打过针的地方,里面的肉开始腐烂。现在都过了十多年了,经常隐隐作痛,眼睛充血。

八、在安居东禅派出所遭受毒打折磨

二零零八年 ,我在安居东禅镇学校门口摆了一个补鞋摊,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东禅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一个姓袁、一个姓黄)直接把我拉到派出所,用手铐把我的双手反铐在门口的铁窗上,铐了几个小时。后来,安居来了一群年轻警察,凶神恶煞般的逼我签字,遭到我拒绝。他们说:“签了字就放回家。”我坚决不从,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团队保平安”!警察们不但不听,反过来还要对我行凶。当时有两三个二十多岁的警察说:“老子来收拾你”!他们冲过来用双手使劲卡住我的脖子,由于憋气太久,我被他们卡昏过去,屎尿流了一裤子。

过了不久,他们又把我拉到安居派出所逼我照相,我不配合,又来了几个人对我拳打脚踢。我被打得受不了了,就往警车下面钻,用两手死死抓住车底的杆子,在车底下与警察僵持了几个小时,那些警察把我拉不出来,又不敢开车,想打又打不到我,对我无从下手,就在车外对我一阵乱骂,最后他们搞的筋疲力尽,我的手也被烫起几个大泡,手烫的不敢再拉了,就被警察拉出来了。他们就把我送到永兴看守所。

九、第二次在永兴看守所和吴家湾遭受毒打

我被关到永兴看守所后,也是天天挨打受骂,二十八天后又被转押到吴家湾看守所,被关押十天,照常挨打受骂,被在押人员打得遍体鳞伤。十天后又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一年。

十、在富源路派出所被打耳光 坐木笼子

二零一四年九月,我和两个同修在城南富源小区贴真相粘贴,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我和一名同修被富源路派出所绑架,我就给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要给我照像,见我不配合,一个高个子警察过来打我的耳光,还强制我坐到一个木笼子里,从下午三点一直坐到晚上八点多钟,后他们又打电话叫东禅派出所来接我。派出所不来,就叫金马村的文书伍军贤把我接回家。

十一、结语

法轮大法是一部人人都应该珍惜的佛家上乘大法,以宇宙真、善、忍特性为根本修炼原则,修者自束其心,道德回升,已洪传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人们的喜爱和欢迎。时至今日,中共还在丧心病狂的不断制造迫害悲剧。在此,奉劝那些还在死心塌地追随江氏集团的人,应该清醒了,是时候了,上天清算江泽民及其犯罪团伙的时刻已经进入倒计时,请珍惜自己和家人的生命。

参与迫害田碧英的责任单位及个人:
崇州市:
崇州市看守所、城东派出所、崇州拘留所
崇州市看守所:黄所长、何所长、杨所长、林警官、帅红玉
犯人:苟拉拉、龙素芳、杨小琼(群)、刘学文、何梦英、乔姓犯人

遂宁市:
遂宁安居派出所
遂宁安居东禅派出所
遂宁灵泉寺看守所:狱警:唐玉莲
富源路派出所

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兰队长 狱警:唐田田
劳教人员:李祥(绵阳)、张娟(成都)、高燕(都江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1/四川遂宁市田碧英自述遭迫害经历(图)-347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