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区长徐中华乃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曾任一监区、老残监区区长,平素骄横跋扈,只认钱,前几年每天必拿电棍等打人,现在不允许后改为天天破口大骂。她在二零零七年调入五监区,曾于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二年专门组织迫害法轮功小组,指使西柳黑社会头子、贩毒吸毒犯刘红新、刘敏、吴小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先后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其毒手,法轮功学员贾贵芹、王红宾、李乃艳被连续三十天脱光衣服,光脚站在地砖上、开窗泼凉水、毒打,甚至被强行按倒在地,用拖布木把插入阴道直至出血,抓住头发向墙上撞,一把把的头发被撕下,手指尖里插竹签直到人昏迷。手段之残忍卑劣令人发指。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法轮功学员贾贵芹在被迫害中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监区长徐中华和队长高小航见状,令人将四双袜子塞入其口中,高小航还想塞入一条没洗的内裤。然后缠上胶带,把贾贵芹绑在椅子上,还绑上一块侮辱师父的牌子,让犯人一轮一轮的更换殴打。拿下袜子后见她还喊,又关到小号禁闭殴打了半年,依然喊。又送到医院灌食半年,还是依然喊。没办法接回监区,由汤立英带着,可以学法、炼功,贾贵芹才平静下来,不再喊了。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贾贵芹不配合邪恶,不要减刑,不要分,不戴牌,不接受犯人的一切。她今年六十八岁,家在辽宁省朝阳市,二零一三年被绑架,在双塔区法院被非法判刑。她不配合邪恶不戴牌,所以狱警不允许家人探视。

狱警怂恿犯人刘红新、刘敏、吴小娟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允许她们可以不干活,随时买吃的,拿满分、省劳、狱劳、获得减刑,因此她们就变本加厉的迫害。

(一)

一小队队长薛艳妮与杀人犯赵生波合谋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五年~二零一六年近两年间对法轮功学员王红宾、王桂兰、孙宝英、姜凤丽、毛秀芹等数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

调动数名穷凶极恶之人,包括曲莹、毕秀君、韩丹丹、杨亚男、吕阳、屈小莹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安排全小队犯人轮流站班,两人一组,每一个半小时换一次岗,采用推、拉、拽、往床上倒水等各种手段,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

只要法轮功学员不所谓的转化,就采用连坐株连的伎俩,让全小队停电视、禁止去超市、禁止探视接见,挑动犯人心里的恶念,让她们仇视大法,仇视法轮功学员。小队内每天打骂声连成一片。

中共酷刑:冷冻
中共酷刑:冷冻

一小队队长薛艳妮暗中教唆犯人:“必要时可上手段,政府不知道。”采用各种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冬天往身上泼凉水、开窗户冻、光脚站在瓷砖上等,致使法轮功学员王红宾神志不清,双腿行走不便。

(二)

三小队队长陈硕是五监区迫害主凶,唆使恶犯曲莹、张玉静等人每晚以学习的名义对法轮功学员王仁秋进行拳打脚踢长达半年之久,曾在众目睽睽下一脚踢在她脸上,上千度的眼镜被踢碎,导致她眼睛红肿不能看东西。二零零八年王仁秋因拒绝晚上回去继续干活到深夜,被陈硕指使恶犯曲莹殴打,揪住头发向墙上撞、向脸上吐痰;又被科长张蕾、队长陈硕惩罚坐一尺长、仅三指宽的小板凳,黑夜白天不停坐,长达一个月之久。王仁秋二零一五年再度遭到绑架,她和同修叶红梅一起,被杀人犯于小红等全小队犯人连续几个小时不间断的辱骂、长时间站立,不让睡觉,看邪恶光盘等,原因同样是队长采取全小队连坐株连,停电视、停帐、停探视的邪恶手段,使得众恶犯面目狰狞,仇视大法。

犯人张琳曾是大连电视台主持人,面如桃花却心如蛇蝎,满口污言秽语,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七、二零零八年连续两年立功拿高分,在二零零九年查出患脑瘤,可谓现世现报。

三小队队长陈硕手段残忍,以狠著称,她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双手沾满鲜血,因为立功很快由小队长升为干事,后升为集训监区管教大队长,可谓脚踏鲜血在仕途之路上攀升。

集训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监区,监区长郭小瑞、管教大队长陈硕、主抓迫害法轮功的科长陈莹,她们利用恶犯孟丹(愿葫芦岛特警,练过擒拿格斗,现被判无期),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几下打下去脸上不带伤,人却已起不来,呼吸都困难。恶警给孟丹的回报就是帮她申诉,以立功等名目缩短刑期让她更加卖命迫害。

整个集训区内血雨腥风,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戴手铐,上厕所都不解开,罚站立、不让睡觉,成天被污言秽语的辱骂、恐吓。还有队长李涵、胡杨,从早到晚的播放辱骂大法、师父的光盘,以此折磨法轮功学员。

(三)

法轮功学员董艳梅于二零零二~二零零九年在六监区被关押迫害,其妹妹为看望方便,大学毕业后留在沈阳。董艳梅抵制迫害,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的恶警队长刘英杰、科长陈静对她用电棍进行毒打、戴手铐、不让她睡觉。强迫看侮辱大法、师父的录像等恶毒手段,使她处于精神封闭状态,恶警假意叫她妹妹来探视,然后刺激、威胁、恐吓她妹妹直至精神崩溃被送至医院。家中老父亲得知情况后从黑龙江赶来,见到小女儿和大女儿后,因不能承受如此大的打击而精神失常。

二零一四年,董艳梅再次被绑架,先被送到集训区,先后经受区长郭小瑞、管教科长陈硕、主管科长陈莹、贩毒犯李小芳、诈骗犯李晶、教育科长李雁等人的严酷迫害,以致精神恍惚。后被调至五监区四小队,继续被管教科长李哲、队长孟亚红、杀人犯孙亚芝等人轮番逼迫,致使其精神状态时好时坏,沉默恍惚。家中母亲和另一妹妹不堪亲人遭遇如此惨剧而相继病倒。董艳梅的儿子也因为失去母爱而性格孤僻,丈夫怀疑受到跟踪、监听电话、监视。更在当地国保大队的有意而为下备受歧视,以致精神萎靡。惨烈的迫害使得本来幸福美满的一家人痛不欲生。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后,董艳梅不配合参加赎罪劳动,每天只吃一点玉米饼或玉米粥,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说话,也很少去厕所,人很瘦。后被安排至医院就诊,检查结果是脸萎缩、抑郁至分裂临界点。主抓迫害法轮功的科长陈莹和队长李涵强迫她吃精神病药物,被拒绝后威胁要把她送至精神病科和病人关在一起,逼她看辱骂师父和大法的光盘,为了逼她所谓的转化,利用贩毒犯李小芳和诈骗犯李晶,使用种种威逼利诱的手段使她生出怕心而妥协,被所谓的转化,清醒后严正声明,结果也招致更狠的迫害和报复,致使其精神有些混乱。

教育科长李雁前后三次对董艳梅进行所谓的心理咨询,其实都是满口谎言的威逼利诱和辱骂威胁,董艳梅坚定大法不为所动,立即由管教科长李哲安排进行学习,队长孟亚红唆使杀人犯孙亚芝(二零零二年入狱,曾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同修齐百芬近期又在被其迫害)、和恶犯张会组成行动组,所谓学习就是打骂折磨,听他们念污蔑大法的文章。

(四)

法轮功学员张桂君,清华大学毕业,在集训区经历了所有的迫害手段,戴手铐罚站、连续二十昼夜不让睡觉、绝食灌食等,后又被送至五监区,队长张雪心狠手辣,采用种种手段折磨她。

后来张桂君让家人请了律师进行申诉,律师的每次到来都会用法律进行维权,令邪恶为之胆寒,律师更是跟队长张雪讲明真相及种种后果,张雪也就不敢再下黑手进行迫害。张桂君不参加赎罪劳动,在队长办公室旁边的摄像头下就打坐发正念,恶警不让闭眼就睁着眼发,在狱中也不断的写信讲真相,家人也可以正常探视。

(五)

监区内最擅长弄虚作假,好言好语时皆被录像,在集训区时有一次队长李涵捧着大餐盒,里面的饭菜都是从未见过的,录像作假,转过脸立刻唆使犯人威逼。更有甚者在指使恶犯殴打法轮功学员前,假意找法轮功学员谈话,问:“我打你了吗?”“没有。”“我骂你了吗?”“没有。”录像留存给自己寻找退路,转身就让恶犯拳打脚踢,手段极其卑劣凶残。

法轮功学员都被严密监视看管,不许任何接触,连和他人点头微笑都被刁难,更不允许和其他犯人说话,是因为邪恶害怕被揭穿,更害怕法轮功学员互相鼓励、声援,形成整体。常人家人即使有所察觉,也都受到恶警威胁恐吓,害怕得罪恶警会使得亲人更加受到欺凌。再加上里面的法轮功学员多年来无法为家里分担,又要家人大老远来看望,也不忍心再让家人为自己请律师申诉。

而监狱对绝大部分法轮功学员则根本不允许家人探视,跟外界完全失去联系,恶徒也就敢肆无忌惮的迫害。其中很多同修都希望能有律师来为她们申诉,跟队长讲清真相,震慑邪恶。

相关信息:

五监区长徐中华:15840098118
教育科科长李雁:15698805958
牢头恶犯的母亲:15942351861
恶犯吴小娟的女儿:18641411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