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奇无处不在

更新: 2017年05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炼二十年了。回顾二十年的艰苦岁月,走过了风口浪头,我深深体悟到,只要按法的要求做,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大法的神奇无处不在。

师父为我铺就得法路

我从小体弱多病,有严重的血液病;痔疮折磨了我十几年;后来又添了皮肤病,每到春夏,脸上难受,血脉不通,感觉一种黏糊糊的厚东西贴在脸上,本来白白的皮肤变成乌黑。对于我的病况,老伴不管不问,他心里只有工作,甚至节假日不回家,对孩子的成长教育也不过问。我心里苦,积怨慢慢多了,病情也越来越重。我觉的自己离人生的尽头不远了。

一九九五年,老伴突蒙不白之冤,单位领导为刹告状之风,利用手里的权力,把老伴开除留用三年,每个月发三百元生活费。我们四代同堂七口之家,生活立即发生了危机。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发誓要告倒这些贪官。

就在这时,我和老伴走進了大法修炼。看了第一讲师父广州讲法录像,我的深度老花镜就摘掉了,身心发生巨变,一身病全好了,绝症也消失了。老伴的陈旧性网眼肝病也好了。我们心中的怨气平息了,再也不想告他们了。

我得了大法,找到了人生的归宿。二十年来,我再也没有進过医院,没打过一针、没吃过一片药。我今年七十四周岁,头发不白,眼不花,耳不聋,思维敏捷,骑电动车满街跑,皮肤白里透红,谁也不相信我有七十四岁。熟人遇到我说:你怎么不老哇?我说:是炼法轮功长生不老的。我体悟到自己身心变化就是最好的证实法。

师父法身呵护着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两点,突然来了一行人要我到派出所谈话。我心里平静,没有怕,顺手拿了两份刚接到的资料,一份是全国法轮功抽样调查,一份是关于法律方面的,递交给他们。公安局正在开紧急会议,我在派出所,一警察要我在传讯书上签字,我一看是嫌疑犯罪人,不签,反问:我犯了什么罪?当天晚上十点左右我回家了。第二天八点,又被叫到派出所,两科长问炼功的事,我只说事,不牵扯别人。他们对我有六不准限制。我上午十点回家了。下午听到消息,我匆忙去了省政府上访。七月二十三日我再次被关進派出所。当晚对我非法审讯。我一切拒绝回答,始终保持沉默。七月二十四日,他们又对我非法审问,关了一个星期,我儿子一天送五餐饭,单位每天晚上四个领导去陪我。我天天在派出所炼功,他们不敢打搅我。第五天电视台的来了,要和我座谈,我拒绝。局纪委书记、单位领导叫我说一分钟,我坦坦荡荡的告诉局领导:半分钟也不说,谁来了我也不会上电视的。

相关人挨了批评,非要拔掉我这个硬钉子。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好多的法身,看到师父坐在月亮里,我明白师父在鼓励我,在点化我一定闯过这个难关。我坚定信念,最后平安的从派出所回家了。我心里明白,师父无时不在呵护着我。

神念、人念的选择

修炼就是修自己。二零零二年七月二日,我因脚抽筋摔倒,摔伤了腰,不能翻身,晚上痛的睡不着觉,十六天大小便不通,特别是炼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那种疼痛无法言表,但我什么也不想,就是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照常吃喝,照旧和同修到乡下去讲真相。二十天后,我的腰好了。

因为没有向内找,没严肃对待修炼,没总结教训,执着常人的事,我又被邪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十月,我在客厅摔个两脚朝天,腰椎摔断,半月动弹不得。我坚持坐着学法、听法、发正念,破除常人“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观念,念着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一个月后,我又象正常人一样了。

这次过关,我没有请同修帮忙发正念,我悟到:自己的关自己过。还体会到:在关难中,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就看我们在人念、神念之间的选择。只要我们按法的要求做,按修炼人的标准做,大法的神奇就无处不在。

修炼没有小事,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所以我们平时要注意实修真修,要不断从严要求自己。从二零一五年的下半年开始,我每天两餐,晚上发了六点钟正念,就炼静功一小时,然后就听一讲法,再学法,一直学到深夜三点钟。发凌晨十二点、一点、两点、三点钟的正念,再睡觉。五点钟起来,发完六点钟正念,再炼功,仍觉的睡的时间好长,人也很精神,感觉到我空间场好清静,覆盖面也大。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