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63岁李相莲四次被绑架迫害事实

更新时间: 2017年05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今年63岁的女士李相莲,1997年末喜得大法,从此走进大法修炼,按照《转法轮》书中要求的,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但是1999年江泽民集团发起了对法轮佛法的迫害,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就四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

下面是李相莲本人自述被迫害事实经过:

第一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我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北京车站派出所绑架,送到佳木斯驻京办事处,被警察非法搜身,抢走了我随身携带的《转法轮》和300元钱,(回来后通过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就把大法书和钱后还给我了)。然后通知我单位和铁路分处警察,来接我,非法把我送到了铁路看守所拘留15天,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勒索我家人一千元并让一个刑事犯给我写了一个不再上访的保证才放我回家。

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我去一个单位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当晚5点多铁路公安分处三科,来十多个警察把我家包围,翻个底朝上,拿走所有的大法书、经文、大法师父法像,警察审了我2个多小时,问我书是哪来的,资料谁给的,我不配合他,一看啥也问不出来,就把我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家人去营救我时,说我必须配合他们写个保证,交3000元钱才可以回家,看我坚决不配合,就下通知非法劳教我两年,立即送走。因为我在铁路上班,不归佳木斯管,直接归省管,就把我送省戒毒所劳教两年。

刚到劳教所里就来一帮邪悟和包夹的每天都在迫害我,还利用我孤苦伶仃的儿子胁迫我,一想到儿子的父亲早逝,我们母子相依为命,我被劳教,家里只剩下他一人孤苦伶仃,心情就非常痛苦,就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写完后心情更不好了,当时正是非典,每天我们都到户外晒太阳,有一天, 正走步,突然腿就扭伤了,不能走路了,王队长便叫来两个人,把我背回寝室,每天派个刑事犯看着我,那个犯人翻脸就骂我。

我的腿也一天比一天严重,肿得很粗,不能回弯。王队长就把我的情况告诉给大队,大队长看到后,说:“这么严重啊,让你家人送钱来,上哈医大看去吧。”我说:“家里就一个儿子,也没有钱,你们让我炼功吧,我只有接着炼法轮功,我的腿能好!”她们看我一眼没有吱声,就走了。从那天起我就开始炼功,腿一天比一天好,心情也越来越好,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我,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通过炼功十多天我很快就能下地了,几个队长看到我后,见我一分钱没花,腿好得这么快,她们都感到神奇,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那个戒毒劳教所,长期奴役我们,让我们每天干活,做一次性筷子,牙签,广告纸页,还有地下室修布车间等活。有一天队长找我谈话,让我管生产,我当时没有同意,回来跟同修交流,同修说:“原来都是普教管生产,拼命让大家多干活以此迫害法轮功学员来讨好警察,达到他们能减期快回家的目的,如果你管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听同修这一说,我就答应管一段时间吧,连带厕所也得管,我就在想:“每天早上洗漱,只给大家5分钟,时间太少,根本就不够用,时间就得延长。”我管的头一天,来一个警察,跟我一起管,我跟她说,你先回去休息,我来管,她很高兴的走了,我把九个班,分成三个组,一组先洗,我说你们不用着急。该上厕所随便上,警察问我,洗完了吗,我说,快了,我想:“你让我管,我是法轮功学员,我就得说了算,不能听你们的。”

一天,管生产的队长刘祝杰来找我,说:“你画个表格,干活得有定额,完成定额,减期,完不成定额,加期!”筷子、牙签、纸页等用汽车货运来后,就往楼里搬,这些活都是强制法轮功学员干,那些犯人都不干活,只负责看押我们。当时我住在四楼,就得往四楼搬,我负责发活,大家自己来领,我就跟他们说:“慢慢干别累着!”

这批活干完,我就做了一下总结,送给了刘队长,她一看,我写的全都是好,全部完成定额。她就很生气,啪一下,把结算单摔在桌子上,我当时很平静,就问她一句:“两百四十袋子筷子,从一楼扛到四楼,谁扛的?”我把她问的哑口无言,然后我扭头就走了。随后她就来到我的寝室,问我一句:“你别拿我当地主。”我回了她一句,“我看你像资本家。”屋里人都笑了,她有点下不来台了,她认为自己是队长,你得老老实实听我的,没想到,我不买她的帐,因为我不是犯人,在哪里我都得堂堂正正的做人,然后,她气汹汹的走了,告状去了。不一会,来个小警察,说:“王队长,叫你到中厅去!”我就跟她去了,王队长看到我也很生气,双手卡着腰,就问我:“你知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我说:“你以为我是杀人犯吗?小姐吗?我告诉你,我不是,我是法轮功学员,我没罪!”我的声音非常大,最后她说:“你滚回去!”

我想:“我是法轮功学员,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回家!”当时每个人都得写作业,我看到作业上有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话,我就给撕了,有人告队长了,说我不写作业,队长说:“你不想回家了?”我心里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提前5个月我就回了家。

所谓奥运维稳,第三次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我在一家大型超市打工,中共邪党准备在二零零八年开奥运会,大搞所谓“维稳”,疯狂绑架法轮功弟子,雇用协警跟踪构陷绑架法轮功学员。我所住地,安庆派出所派一个协警到我单位来监控我,我也没有幸免。

有一天,吃完饭,我准备上班,有人敲门,说是看水表的,我把门打开,一看,是安庆派出所的副所长孙文义领三个警察,闯进来。我就问他们:“你们警察,怎么撒谎呢?你们土匪呀。”他们什么也没说,孙文义打电话,把正所长叫来,直接踹大屋门,一脚把母亲住的大屋门踹开。

当时77岁的母亲在大屋里,警察两次抄家母亲吓出了心脏病,这次又给母亲吓个半死,并把所有大法书、周刊和师父法像,都被抄走。另外有两名同修,上我家来串门,也被一同绑架到安庆派出所。

在安庆派出所,让我们三人按手印,我们谁也不按,晚间送医院强迫体检后送往看守所,在看守所就把我们三人砸上脚镣连在一起,非法关押八天,然后又非法劳教一年,送往西格木劳教所,继续迫害。

到劳教所后,有几个警察,其中有一个警察,拿出个本子,让我们三人签字,当时,我看是一张白纸,我就签上了我的名字,过后跟同修说这事,同修说,他们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 ,空白纸,他们在上面给你填写什么就什么,如果给填上诽谤师父诽谤大法之类的话,你也不知道啊。

在二零零八年三份,开始强迫我们所谓“写作业”,我就不写,当时有我们四个人不写,队长知道了,开始让我们四人坐塑料大凳,一动不动,一坐就是半个月的体罚。后来我们四人把劳教衣服脱掉了,开始反迫害。刘亚东队长看到后,叫来两个警察,就打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然后分别给我们关入小号,上厕所、吃饭都在一起,把墙钉上铁环,上下用手铐,铐住两只手,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铐了十五天。然后又变着花样逼迫我们脱离大法,我们坚决不配合。又给我非法加期7天。2008年底才放我回家。

因“建三江案”去省巡视组递交诉状,第四次被绑架

2014年去省巡视组递交诉状,营救“建三江案”被迫害的同修王燕欣。那天到哈尔滨市省政府时有三道关卡阻挡我们见巡视组,当诉状递交到建三江截访的刘长河手中时,他们在电脑中调出了我的身份证信息后,就让6个特警把我们架到省政府大门外,文化派出所的警车就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后就开始非法搜身,然后让佳木斯办事处负责截访的人联系了一个警车给我押回佳木斯所在的安庆派出所,并非法抄家。

当时在派出所等我的有东风区政法委书记等20多人,非法审问我三个多小时后就直接把我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后放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