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邪恶、走出黑窝

更新: 2017年05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2016年3月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四人到一村屯发真相资料,被受邪党谎言毒害的人诬告,被绑架到看守所。经过6个月的正邪大战,走出黑窝,亲身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只要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师父一切为我们做主。师父告诉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一、全盘否定旧势力,开创环境

我和母亲,还有两位夫妻同修先被绑架到村委,然后被非法拉到镇派出所,刚开始我们每人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屋,我们就是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几乎在场将近20人都退出党团队。由于警察明白真相,我们四人来到走廊,有个警察说快教我们炼功吧,我和男同修演示了五套功法,在场的警察当场学了起来,还有警察用手机录了下来说回家看着炼。其中有个警察说:如果今天我值班就把你们放了,其实我早就监视你们半年了,上面让我动你们,可是我一直没有动,如果不是共产党执政,法轮功不一定是“坏事”。我们都为这个生命明白大法真相高兴。我们一晚上没睡,我看到警察睡着了想趁机走脱,可是两次第一道密码门打开了,最后那个门打不开。

早晨7点左右,派出所副所长(此人极其伪善)通知了市国保大队,一男(此人极邪恶)一女,由于我不配合拍照,就揪着我的头发往后拽。此人问男同修资料哪来的?由于男同修不配合他,也被他打了三个耳光,并扬言:有办法治你。国保大队伙同镇派出所非法搜家,抢走了现金、手机、银行卡、大法书、电脑、师父法像等。白天折腾了一天,晚上把我们绑架到市看守所。其中女同修看守所拒收,派出所副所长想勒索一万元,说交了钱就送你回家,同修心想:不能给邪恶输血。最后同修也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这是后来听犯人说的,我和母亲被不明真相的警察先关進了监室,不知道同修的情况,还以为回家了)。我和母亲说:必须要求炼功,不能干活,不能配合邪恶,一定要想师父 就在我们身边,我和母亲被分到不同的监室,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被非法关進黑窝,首先是开创环境,我被非法关押在503监室,是过度监室,每个监室都有包间民警,当天晚上503的包间民警没有值班,我就和值班警察说:我要早晨炼功,她说:可以,炼吧。大法弟子到哪里都不能忘记做好三件事,每个监室都有管生产的也就是牢头,让我背监规,我说:我不背,炼法轮功不犯法,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不是犯人。牢头也没说什么,第二天早晨503包间民警(此人邪恶狡猾)来了,告诉我说不许我炼功,我说昨天晚上值班的警察已经同意让我炼,她说:她们说了不算,我是503的包间民警,我说了算。我说:不行,我必须炼。她就告诉监室所有的犯人:如果某某炼功,你们所有的人都不能坐着,你们必须都站着,她晚上炼,你们所有的人都不能睡觉,都得起来,503监室已经有2个老的在炼功了(两个同修能炼功,是有条件的:一个是必须吃药,一个是身体出现任何情况与看守所无关,签了协议)你信就在心里信吧,不许炼功。这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炼的话,所有的犯人都会恨我,不炼,就是随着邪恶了,那我就天天早晨趁放风的时候,就是要求炼功,我说:你不让我炼我就绝食,把你们头找来,第三天二把手来了:告诉我说:包间民警说了算,不让你炼就不能炼,你绝食的话,我们有很多办法治你。我心想:邪恶太恶毒了!我不能绝食,我得保护好肉身,反迫害,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纵警察作恶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和一切邪恶因素。

牢头每天与包间民警汇报监室每个人的情况,我还是天天照旧要求炼功,有一天二把手说:看看让你炼半个小时的功。到第九天的时候,我就问包间民警:我要求炼功,她说:炼功这个事,可以商量,周一就可以炼了。我在503监室住了9天,第10天分到了508监室。

我在心里想:怎样才能炼功?从法中我们知道讲真相是一把万能钥匙,心里豁然开朗。早晨放风时见到包间民警,此人比503的包间民警面善些,我说我要求炼功,她说:不能炼功。我说:503的包间民警没和你说嘛?她告诉我周一就可以炼功了,你们没交接好是你们的问题,你打电话问问她吧。她说你想什么时候炼功?我说早晨3点50到6点,她真的拿起电话问其他的警察,说都是什么时候可以炼功?她挂了电话说:只有下午三四点钟出完活可以炼。我说:我也不生产。她说为什么?别的法轮功都干活你为什么不干?我说你们关我一天你们都是在犯罪,炼法轮功不犯法,是你们执法犯法,你看看周永康、薄熙来为什么進监狱了?都是迫害大法遭到了恶报,希望在法轮功问题上你不要管,你要明白真相,我如果干活的话我就是在给共产党输血,所以我是不会干的。我也不会值班的。僵持了一上午,最后她都答应了。

我不在下午炼功,而是晨炼(此警察在这10天当中还干扰我炼功)。10天后又换一个包间民警,我就又一次给这个警察讲真相,此人非常善良,我说我每天要晨练,而且不生产,不值班。她说:我尊重你的信仰,你晨练是几点?我说是早晨3点50到6点,她说可以,那为什么不生产?我说:因为我们的信仰是被诬蔑陷害的,我们没有犯法,大法已经洪传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如果我干活就是在给共产党输血,我不会干的。她说:好,那就不用生产。值班你还是值吧,这个监室老年人多,你替替她们,不用你值4点到6点的,这个点你晨练,我说:好吧。我当时是考虑到和犯人搞好关系,为讲真相做铺垫。包间民警说: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看似水到渠成,看似简单的让你炼功了,但是没有强大的正念和师父对弟子的慈悲保护,是解体不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的。通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慈悲的师父帮助弟子解体了不让我炼功的另外空间的邪恶,使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炼功了,每天早晨吃完饭我就每个整点发正念,发完正念背法,背《洪吟》,能背多少背多少。

我在监室就是帮助犯人打水打饭,打扫卫生,帮她们洗洗衣服,只要能帮上她们的都去帮,这样和犯人拉近了关系,几乎全监室的人都明白大法真相,退出了党团队,让她们在心里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進来一个犯人我就退一个,去帮助她们。全监室的人都会唱《得度》这首歌,她们说这首歌写的真好,真好听。她们哪里知道,在她们内心深处都等着大法的救度。

二、主意识精神起来,深挖执着心

在这一个月当中,我也找过为什么被邪恶绑架?有什么执着心?让邪恶钻空子。3月25号,国保大队警察告诉我被批捕,当时听到这一消息,心态非常平稳平静,大脑立刻浮现:你说了不算,这全是假的,师父说了算。回到监室,我在想:我根本没有把邪恶放在眼里,但是为什么是这个结果?此时我不得不静下心来深挖根,不把邪恶放在眼里是对的,它什么都不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但是为什么一个月之内没有正念闯出去?我找到:因为自己没有深挖自己有什么根本执着,也就是没有重视起来,主意识不强,轻描淡写的找了找,凭着2014年的经验想(2014年被绑架38天正念闯出)我肯定一个月能出去,这也是导致我一个月没有正念闯出去的原因,让邪恶钻了空子。

非法批捕当天晚上值班,大脑出来一个念头:修炼太难了,别修了。我一下警觉了,这个念头从哪里来的?我全盘否定,邪恶不让我修,我必须得修,不管有多难,我不能对不起师父,不能对不起天上的亲人对我的期盼。我必须得重视起来了。我开始找自己有什么执着心?发资料时的做事心、想多发的心、学法时不入心走形式、懒惰心,放松拖拉的心、想舒舒服服的修的心,争斗心、妒嫉心、暴躁的脾气、一说就炸,有时不用说自己就炸了、想管着别人的心听我的,感觉自己了不起、高高在上、看不起别人的心、狂妄自大、我行我素、求迫害的心(大脑有一次闪出一念:就这样的状态到看守所能行吗?当时没在意,没否定,也就是主意识不强)等等,找到这些心后,我自己都傻了,我是怎么修的?根本没有听师父的话,但是我也不能消极,我得及时弥补,归正自己。

想到这些后,我调整心态,就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发正念解体这些不好的心,那不是我。邪恶从绑架、非法批捕、起诉、判刑、送监狱洗脑,这一系列的卑鄙手段,它的目地是什么呢?就是让你当一个人,不让你成神。

我发正念就加上:求师父重新为弟子安排修炼的路,扭转乾坤,救弟子回家,这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大法弟子有什么执着心有漏,有师父归正,邪恶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彻底铲除邪恶的阴谋诡计,把邪恶的老窝彻底瓦解、销毁,所谓的“走程序”无效、不管用。给常人办案的一个警察说过一句话:只要这个案子走上程序,就像火车上了轨道,停都停不下来。我在心里说:师父就能使大法弟子的冤案停下来,一切按师父的安排走!谁说了也不算。

三、正义战胜邪恶

执着心找到了,主意识精神起来了,正念强大了,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中,(其他三位同修也以各种形式反迫害,正念很强,我们功能沟通,几乎都想到一起了,这是正念走出后交流的),外面的同修为我们请了四位律师,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悟到:师父想以这种形式来救度本地区公检法人员,师父太慈悲了,我们一定要摆正基点,大法弟子是主角,一定唱好这出戏,只有大法弟子正念强了,律师才能发挥出他们的作用。我们就是要在法庭上讲真相。

2016年5月27号非法开庭(本来是在异地开庭,临时改的把我们拉回本地开庭,邪恶想利用这次开庭抓捕所有参与营救的大法弟子),邪恶如临大敌,布置了大批警力,便衣到处都是,气氛相当紧张,把我们四个人分别关到一个不足一平方米的小屋,我们默默的发正念,我们四位同修通过一个眼神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们没有怕心,就是堂堂正正的显示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今天就是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救公检法人员,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我们被非法带進法庭,旁听席只有那两位夫妻同修的儿子在场,其他全是便衣,当审判长问到:需不需要庭上的人回避?有没有疑义?我说:有,我们法轮大法是有神论,共产党是无神论,所以无神论审判不了有神论,所以,在场的无神论的人都要回避。就这个事休庭3分钟。

开头陈述:大法师父教导我们修炼人没有敌人,所以今天从表面上来看是审判我们,其实不是,在我看来今天是个大好的日子,平时找公检法、国保、610的所有人还找不到,今天太好了,都到齐了,所以今天是讲真相的大好时机。我们四位大法弟子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我们在大法中是如何受益,如何做一个好人。

对每一个大法弟子進行所谓的单独庭审,当检察院的公诉人问(公诉人一男一女极其邪恶,刚开始气焰极其嚣张,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的):你还炼不炼了?怎么進的派出所?……我不会顺着她们问的话顺着他们的思路走,大法弟子是主角,我要打破邪恶的阴谋诡计,我说:你是共产党员吗?他说: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说你是共产党员你信你的共产党,至于我信什么,好不好,我有辨别能力,不需要你来评判。这个问题我就这么回答你。怎么進的派出所,你应该去问派出所的人,而不应该来问我。

四位律师为我们做了无罪辩护,辩护词铿锵有力,有理有据。那真是把邪恶打的落花流水,哑口无言,无懈可击,律师从法律的角度阐述了修炼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只是一群按真善忍去做好人的修炼人,不会害人,更不会去破坏什么法律实施,恰恰相反正是那些有权有势的那些人在破坏法律实施。比如周永康、薄熙来等等,现任政权2012年废除劳教制度,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地方。2015年5月1号现任政权又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终身追究责任制,希望公检法的人员看清形势,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希望你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在审判书上看到你们无罪释放大法弟子的你们光辉伟大的名字。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公诉人提出律师出示证据时没有经过谁同意,犯了哪一条。其实已经经过审判长同意,四位律师一起起来反驳公诉人,其中一位律师说:你们懂不懂法律?看你们年龄不大,希望你们要懂得职业操守,回去好好学习一下。另一位律师说:刚才闻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味道,乱扣帽子!引起庭上哄堂大笑,真是把那两个公诉人搞的脸红一阵、绿一阵。审判长说:公诉人请注意你们的言辞。中午休庭时,审判长下来邀请律师们吃饭,都竖起大拇指说:你们水平太高了,真没见过。

整整开了一天的庭,我们中午吃了一顿包子,开完庭后所有的公检法,国保、610对我们大法弟子的态度完全变了,书记员过来让我们按手印,律师说这个手印得按,法警的头说:按完手印吃包子,现在给你们热一下。在回看守所的路上,法警说不用戴手铐脚镣了,你们可以聊天了。当到看守所时,法警说:我们要执行公务,给你们戴上吧。我们为这些明白真相的众生而感到高兴。

四个大法弟子最终获释,本地区的环境一下子也正过来了,弟子感受到了师父时时保护着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