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房子的执着

更新: 2017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小的时候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他们和姑妈一家生活在一起。当时父母不在老家,奶奶常年卧床,爷爷的身体也不算太好,所以基本是姑妈一家把我带大,他们对我也有很深的感情。爷爷去世后,留下了一套房子,我们那个地方的老观念很重,本来是没有姑妈的份的,但父亲考虑到他们把我从小带大,于是分了一半给姑妈。

我后来离开爷爷奶奶,回到父母身边,也一直和姑妈一家有联系,两家相处得很融洽,谁知道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投入冤狱后,情况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一开始父母怕姑妈为我担心,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她我的事,姑妈打电话来问怎么没有我的消息,父母只说我去外地了。

后来父母回了一次老家,发觉姑父一家的态度一下子变的很冷淡,而且在房子的问题上姑父一下子态度变了,声称房子应该全部归他们,父母这才感到事情不对劲。父亲经过调查才知道,姑父在我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将房产的登记做了改动,想全部独吞,原来我一入狱,他们就通过其它的途径知道了,由于我被迫害的刑期长,于是他们一下子起了贪心,平时打电话来问我的情况,完全是在演戏,想稳住父母,好在背后做文章。

这些事情是父亲探监时告诉我的,他愤愤不平,因为原来姑父在文革的时候被整的很惨,而父亲给了他很大的帮助,现在看到我入狱了,他却不顾原来父亲对他的恩情。我当时也是有点意外,觉得姑父不会是那样的人,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充分的为姑父着想,很诚恳的劝解父亲,说小时候姑父一家带我也很辛苦,房子的事情不必放在心上,但父亲依然难以平静,表示一定要斗到底,我打算给姑妈写信,告诉他们,我一点也不在意,房子他们喜欢拿去就是了。

父亲得知我的想法坚决阻止,后来父亲又来探监时,如释重负告诉我,他又回了一次老家,和姑父一家吵得不可开交,最后终于把属于我的一份要了回来。我看到父亲的样子,心里很为他难过,这点身外之物,有什么可执着的呢?我自己都没有放在心上。

出狱后,我又回了老家,姑父已经去世,姑妈也卧床不起,我在表姐家住了一段时间,就搬了出来,家里的房子早已拆迁,房产公司给了一套门面房,表哥把房子租了出去,房租父亲和姑妈各半,我也看得很淡,甚至回来几年也只去过一次,而且还是父亲一再要求我去看看才去的,不然连在哪里都不知道,房租我也从来不问,任凭表哥和父母联系。

父母又给我买了房子,我一开始就反对,但父母非要买,我也只好随他们去,结果买的时候,正好是最低的价格,现在涨了不少,别人对我很羡慕,我也是淡淡的一笑,心里根本没有它,真是该是你的,最终还是你的。

我见过不少为了房子,亲朋好友之间反目成仇的例子,如果我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也许也会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由于修炼大法,我从心里看淡了它,因为人间的房子对于我真的只是一个旅店,有一张床就可以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