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行动证实大法救度身边的有缘人

更新: 2017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一日】讲真相是救度众生的一种很好的方式,但是面对我们身边的亲人、朋友、公司老板、同事等人,只是用口讲大法好还是不够的,如果自己能够以身作则,展现大法的美好给世人,那么自己就会成为传递大法美好真相的一部份,世人对大法的认同率就会高。

一、实践“真、善、忍” 救度家人

2005年5月,我因为修炼有漏被邪恶钻空子,被非法关押迫害,被接回父母家时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全家人都不理解,大部份家人都相信共产党对大法的谎言污蔑,特别是父亲为了我不继续被迫害,为我写了担保书接我出魔窟,610威胁如果我不写“三书”,就要再次抓去继续迫害。如果我离开家走了,父亲就要被610抓去顶替我。我在家恢复身体以后,妈妈把家人叫来,要给我下跪我还是没有写“三书”,家人包括亲戚都骂我不孝、自私自利、神经病等,还有的甚至说我就应该被抓去洗脑。

面对家人的指责,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法只能讲到这一层了,再高的得靠你自己去修才会得。有的人提问题越提越具体,生活中的问题如果都让我来解答,你自己还修炼什么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讲出来,就没有你修的了。好在大法已经传出,你可以照大法去做了。”[1]当时我想:大法要我按照“真、善 、忍”来做好人,我一定做好、一定要救度我的家人。你们这些邪魔烂鬼不就是要害死我的家人吗?我一定要用“真、善、忍”的力量来铲除你们。因为从小学到大学,我几乎都在住校,工作也是在别的城市,家人对我的了解很少。我想好了要把师父教给我的大法的“真、善、忍”的美好展现给家人,让他们认同大法。

大姐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我就常常买点补品去她家看她,教她平时如何保养身体;二姐的儿子不听话,我就常常打电话安慰她,并且和她儿子沟通,帮助教育她儿子;大哥的妻子好玩,不教育年幼的孩子,我就常常把大哥的孩子带在身边,和自己的孩子一起教育,并且几乎每次带孩子出去玩,也都会带上大哥的孩子,在大哥忙不过来时,帮忙照看大哥的生意;二哥单身,我就想办法帮助他介绍对像。父母身体不好,他们一生病我就不出诊了,尽量留在家照顾他们,除非风声紧,610要办洗脑班抓人时,我才去别的城市呆一阵,风声一过我就回家。父母生病了,大哥开车给载到医院,我就抢着为父母付昂贵的医药单;平时如果父母生病,晚上白天的照顾我都会一人担当。因为迫害,我自己的家庭被共产党拆散,我儿子只好留在父母家看管。我在外看病赚的钱自己留一点,其余的都给父母,这部份钱叫他们买补品,希望他们吃了健康长寿。在家人高兴时,我就和家人讲真相。

回家几个月后,一直坚持这样善待家人,家人对我的态度改变了,从开始听我讲真相到认同大法,再到站在大法这一边为我们打抱不平。我感觉家里的环境被我正过来了,心里也踏实了。一天二哥突然对我骂骂咧咧,对我的孩子动手即打,我想不出来自己哪里做错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打电话问二姐,为什么二哥对我这种态度?二姐说:“你还不知道啊?爸妈说你最有孝心,他们说要把房产和存款以后全部给你。”我一下就明白了经济状况不太好的二哥为什么突然之间对我这种态度。见过身边的朋友因为父母财产问题,手足反目成仇,我想我决不能被邪恶钻空子,如果我因为钱的问题和家人闹矛盾,家人对我有看法,也一定会对大法有负面想法。这是邪恶的诡计,不可以让它们得逞。我是大法弟子代表的是大法的形像,我一定要做好。

大家一起吃饭时,我在饭桌上当着大哥、二哥的面和父母讲:“你们的房子、钱、所有的财产我都不要,我是女儿,按照中国的传统,儿子继承父母的财产。如果你们硬要给我,我就把它捐出去,一分不留。”从此以后,二哥对我和儿子的态度发生了180 度的大转弯,全家人对我的态度也更好了。他们还帮我把风,时常看楼下610居委会的人有没有来抓我,为我的安全担心。

现在有不少家人都看过《转法轮》,还有些走入了大法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这就是“真、善、忍”的力量,这就是大法的威力,让被邪恶毒害和被恐惧笼罩的家人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并得到了救度。

在工作单位里,我也是尽量的做到最好,等同事对我有好感了,我就和他们讲大法真相,这样很容易得到他们的认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在世间的形像代言人,时时处处都应该展现大法的美好。身边的人如果看见我做的不好就会毁了他们,我做好了,我的能量场纯正了,就会更好的救度他们。

二、向世人展现大法的美好

前一段时间同修讲没有工作,希望自己可以找一份自由的工作。我想如果自己可以到一个高档社区边工作,请同修开车载送,在路上我和同修可以背法,工作时我可以边讲真相还向病人学英语,同修的经济问题也解决了那是很好的。不久师父就帮助我安排了这个机缘。别人介绍我认识一位郑医生,我们交谈后他给我3千底薪。我想:同修载送我至少一个月我得付1800块,就对郑医生说:“你给我3千太少了,提成多少?”郑医生脸上不悦,但还是问我什么时间来上班。我回头问同修,她改变主意了,说修炼的事情更重要,要我问问其他同修可不可以载送。结果没有同修可以帮忙,开始时我有些怨同修,后来想赶快去掉怨恨心。我哪里出问题了?回想起来是我的利益之心太重,情和面子心太重,希望老板给高一点儿的提成,希望可以帮到同修,同修就会喜欢我赞扬我多一点。找到并清理完这些人心,同修居然又说她早上可以载送我。我想每天打车两次,在车上的一个多小时,可以讲真相救两个人,同修在家也可以做更多大法的事情,就告诉同修,我自己可以解决交通的问题。后来郑医生再次问我要怎么和他合作。我回答:“我不要底薪,提成给多少你说了算。”没想到他居然说:你来我的诊所做,你做的我给你60%提成。正如师父说的:“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

上班的时间是早上10点到晚上7点,到了诊所仔细看了一下,我傻眼了:书籍、病例、治疗仪器都放的乱七八糟的,摆放的各种装饰品、照片上面全是灰尘,厕所也是没有打扫。郑医生告诉我,很长时间都没有请到打扫的人,请来诊所的医生没有一个愿意帮忙全面打扫卫生的。第一次上班,我就开始打扫卫生。病人来了我就细心的为病人看病,整天都没有歇,出门前病人在郑医生面前夸我。因为我是做临时工,所以郑医生要给我结算每天的工钱。晚上结账时,郑医生要给我300多块钱,我说:“不用这么多。”我拿了180块钱。郑医生很高兴的请我吃饭,并介绍朋友给我。

晚上一回到家,就感到全身酸痛,我很久没有这么超强度的工作了。第二次上班到了诊所,我就开始不停的打扫卫生,看诊了很多病人,一整天忙个不停,到了下午整个诊所被我打扫的干干净净,病人个个都满意的离开了。下班时郑医生喜笑颜开地说:“你一来,我的诊所就发光了,你真能干,一天就做了我一个星期也做不完的工作。”下班的时候,郑医生和我商量要我全职在他的诊所上班,并且说,如果我愿意做全职,诊所给我管理。我和郑医生讲大法的真相他也欣然接受。他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回答他:“是的。”他面带微笑很真诚的说:“你还有没有认识这样的医生,我要请他到我的诊所工作。”我很高兴众生可以很快的认同大法,我也知道如果我在工作部门表现不好,老板同事也会对我有看法,如果对我有看法,那么也会影响到大法的声誉。我是大法弟子,尽量做好一切,不只是因为我要救度众生,重要的是我应该展现大法弟子的美好给众生。

师父说:“大法弟子们的威德一旦展现出来,那才是伟大的光芒万丈的呢。”[2]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在人间的一切正的行为,发出的光辉可以灭尽邪恶,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我们大法弟子在人间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行为,都将给大法抹黑,发出的黑色物质将败坏我身边的人,甚至会毁掉我身边的众生。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修炼心得,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