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有关“敲门行动”

更新: 2017年05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正用常人法律对待“敲门行动”中的上门者,把来人当成来听真相的,也就能把不好的事变成好事,把骚扰变成了救人。

这个“敲门行动”其实从迫害一开始就出现了。很多大法弟子和家人都经历过。有很多大法弟子用大法给予的正念解体敲门者背后的邪恶因素,面对面讲真相达到救世人的目地。没有让敲门者对大法犯罪。也有的被抄家、绑架、拘留、罚款、判刑,各不相同。

只要心中有法,师尊就在身边。想起他们第一次找上门,就说一定要上我家来。一天下午我接到居委会书记的电话说要到我家里来看看我,我说有事就上这我工作的地方(我在个体户的店铺上班)来吧,他们说不行,要去家里。我想去就去吧,约好了晚上八点来。

他们按时来了,一听脚步声就有好几个人,我边开开门边乐呵呵的说,“進来進来,都進来。”我关上门,叫他们往沙发上坐。结果女的坐沙发上,男的坐凳子。他们说来看看我。

我想现在我是主人,是主角,就赶紧把话接过来不让他们多说什么,我说,“谢谢你们来看我。我就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你们才会来看我。我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这个标准做人做事。我以前是个药罐子,吃药吃怕了也没吃好。一身的病炼功炼好了,这么多年来没有看过医生,没有吃过药,有什么不好?”我说话口气很平和,慢慢的说,他们都听着。这时我想,我要表现出有一点生气,就换了个口气,说话有点急,声音也不象开头那样平和了,说:“你们坏人不管管好人,有点什么事(指所谓的敏感日)你们就派人跟着我,还二十四小时跟着我,晚上还让他们在我楼下的马路对面的广场边上的车里睡觉,直看着我家,死死的看着我。”他们没人说话,一个男的低着头,不低头的也各自规规矩矩的坐着。我又平和下来,说:其实他们(指跟着我的人)也很不容易,晚上那么冷,特别是下雨天,抱着被子在车里睡觉,很辛苦。这时那个领头的说:“就是来看看你,也没什么事。”说完起身就走了。我又笑着送他们出门,叫你们慢走。这次就这样结束了。

我不让丈夫在场,其实他在外面听着呢。他回来后还说我不应该对他们发火,我当时的想法是想让他们知道:他们跟着我我就生气,让他们去想,让他们知道跟着我是不对的,如果有人跟着他们,他们生气不生气?我这是常人心、常人的做法,是不恰当的,不在法上。

虽然没有劝他们“三退”,但他们已经知道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好,身体好。

其实整个过程中都是师尊在看护着,众神在看护着我,是师尊解体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新政权要求各级法院“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紧接着全球掀起了一个诉江高潮。我在六月底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来我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很快收到回执。

当年九月份的一天,国保大队的两个人带着我对江泽民的控告状来了。

其中一人问我:

“你是诉江了吗?”

我说:“是啊!”

“谁让你诉的?”

“报纸上看到习近平主席新政权要求各级法院自五月一日起要‘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为什么控告他?”

“因为我修大法他迫害我,我就要告他!”

他们说江是什么国家主席不能告,我说他现在不是了,因为他迫害我,我就要告他。你们好好看看我怎么控告的,写的什么。他问:“谁给你写的?”“谁去寄的?”“谁给你打印的?”我都说是我自己。

最后他又问:“谁告诉你控告状应该怎么写的?”我说:“这我不能告诉你。”这时我就在心里请师尊加持我的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他又说:“你要说清楚谁告诉你怎么写的。”我重复说:“我不能告诉你。”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对应着。

过了一会,他说你想好了下午给我打电话。看他俩想走了,已经十一点多了,可能要去吃饭了。我说有事你们先忙去吧。

下午五点左右我给他打电话,想给他再讲一讲真相,他说他有事,没时间。我说那你忙吧。我以为完事了,过了一个月左右,国保警察又打来电话,我就给他讲法律,说着说着他急了,说:“你别说了,再说我都被你绕進去了!”

最近的一天,居委会来了四、五个人,领头的是几年前跟踪过我的人。她走到柜台前,有俩个在中间站着,一个在门口,一个在门外。她说:“阿姨,我们来看看你。”我说:“谢谢你们来看我,谢谢。”她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不让她往下说,赶紧接话说:“炼不炼法轮功是《宪法》给我的权利,跟你们没有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她说上边说法轮功是邪教,不准练,要签字,要写几书。我马上打断她的话,不让她说签啥写啥,说:“我不会给你签什么字,也不会给你写什么书,这对你们不好。到现在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你们现在马上上网,上百度搜索我国已明确和认定的十四种邪教。”她们很听话似的,每个人都立马用手机上网。

静静的过了好一会,她们自言自语的说:是这样,象你说的,信仰自由,信仰自由,边说边走。我说慢走,有空来玩。看着她们走了。

她们走了,我又有点后悔,没有叫她们坐下来再好好讲一讲真相。虽然以前跟着我的人,大多数都跟他们讲过,也不如现在讲的系统,其中还有没来过的。后悔自己没有做好,甚感对不起师尊。

以前和跟着我的人相处的还行吧,都说我这个阿姨好,有的在我楼前等我去上班时告诉我她什么时候去我那里;有的说,阿姨,就是某某书记叫我们跟着你的,我们也不愿意干这种事。这对你不好,影响了你,你找她去,叫叔叔也去找她去;有的说阿姨你该干什么干什么,下班前我们能看见你就行,要用车就用我的。

这些年他们不跟我了。

我一直都不恨她们,也不恨警察,见面打个招呼,世人都是我们要救的人。

平时我看一些有关大法洪传的预言,也尽量的多看看与修炼人有关的法律法规,多掌握一些法律知识。平常有时与常人聊一聊古代预言,告诉他们大法洪传是很久很久以前就有定数的。比如:玛雅历法,《刘伯温碑记》,《推背图》,《百字铭预言》,很明确的论述了大法洪传,在将来的大灾难中只有相信法轮大法好才能得救,所以说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消灾解难保平安,诚心念就得福报。就是到台湾、香港走一圈就知道法轮功已经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中国才遭受残酷的迫害,你们说正常吗?

让他们自己上网查看贵州藏字石,是不是象有些人说的法轮功要推翻共产党?是共产党坏事做绝,天怒人怨,是老天爷不允许共产党再存在下去了,神佛慈悲让你们这些好人用小名、笔名、化名退出曾经举着拳头宣誓入过的党团队组织,抹去兽印,保自己生命平安。

聊一聊新政权依法治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新局势。看看《宪法》三十五条至三十九条,特别是《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规定》也叫法官办案终身制,《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公务员法》,在职时办错的案子,退休了或者调走了都同样追究责任。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通过的向宪法宣誓七十个字的誓词是向宪法负责,向人民负责,没有“共产党”三个字,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北京青年报》头版刊出大标题:《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应解散》,这说明中共一步步的走向解体。

对不同的人用不同方法讲真相,自然就進入正题了,一般人比较好接受。

师尊讲过:“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1]“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2]敲门行为也可以看作对大法弟子的心性的提高和考验的机会,也是一个救人的契机和方式。

如果以敲门的方式救了人,就是好事;如果没有救到人还受到干扰或损失,就没有把坏事变成好事。

建议同修尽量多了解有关法律法规,正用常人的法律反迫害。

有不符合法的,敬请同修及时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