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集体学法 坦荡走好正法修炼路

更新: 2017年05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东北农村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已走过二十一个春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们当地的修炼环境遭到江魔头流氓集团在当地的六一零、公安的严重破坏。我们家三个修炼人,因進京上访、不放弃修炼,遭到严重的迫害。我和老伴(同修)被非法劳教,孩子被非法拘留。当地的同修们能坚持修炼的当时没有几人。

那几年,当地六一零、公安、乡政府黑天白天的开着车抓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强迫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邪恶制造的恐怖气氛使人感到象“文革”运动又回来一样,压得人透不过气来。当地的世人因不明真相,都被吓的不敢和炼功人接触、说话。在我和老伴被非法关押的那些年,昔日的同修都不敢到我家接触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每次到劳教所看望我时,都跟我说:爸,我苦点累点,都能忍受,不算啥事,就是遭人歧视、冷落、没人搭理那个滋味,真让我难过极了。他期望爸妈和那些坚定修炼身陷囹圄的同修们早日回来。每次看到儿子那期盼、又无可奈何的诉说,我都鼓励儿子,有我们的师父在,天塌不下来,只要我们坚定修炼,这一切不正的都能改变。

二零零一年末,我在劳教所揭露所内对我残酷的迫害,写信直接寄往省司法厅、省委、市司法局。不久这些高官到劳教所核实情况,劳教所长负不了责任,提前两个月把我放回家。我回家好几个月,我们当地六一零、公安警察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后来区公安分局派到我们乡派出所一个迫害法轮功“有经验”、手段阴毒的指导员、专门为了对付我,在和我谈话时威胁说,一定在他任职期内“转化”我,我也明确告诉他那是不可能的(有关当时正念抑制迫害的事,向明慧写过报道,在这就不多写了)。

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回昔日同修,成立学法小组,我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要把当地的修炼环境正过来。

回家后不久,看到了师父《致纽约法会的贺词》,师父告诉我们:“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是最伟大的一切。目前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最神圣的,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你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创造未来。”“在历史的过去,你们创造了人类应有的辉煌;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历史的将来,你们纯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证。”[1]

师父对大法弟子的信任、期盼与希望,都明确告诉了我们,就看自己怎么去做了。我们不能坐等师父把世间的法正过来。眼下遇到的一切问题,是很难,就在迫害大法弟子还很猖獗的时候,找回那些没走出来的同修,组成学法小组,对于那些正念不足的人来说,那是不可能的。对于我来说,那是我必须要走的路,不能绕过去,也不能有什么捷径可走。助师正法,不是喊口号,是要实打实的去做、去修、去实践、去面对。

自己首先定住一念,大法是正法,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违法的,集体学法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决不允许被破坏掉。昔日同修因这场迫害的非法性而迷惘,因怕心而走不出来。而且这些同修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在个人修炼上是有一定基础的。

我放下自己的工作,(因几年不在家,有一些事和活需要去做)去找同修交流,我们又共同学师父的近期讲法,不长时间,我们当地同修组成了学法小组。大家经过这几年的迫害,又重逢能在一起学法、炼功,那个心情好象又回到了“七·二零”之前那种集体学法、炼功的感觉。

成立学法小组,表面上看只是在形式上我们做到了维护大法。而真正能做到在集体学法中,形成整体,达到整体提高,才是组成集体学法的目地。只有学好法,才能法理清,才能整体配合去做大法的工作,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那时候,我们开着拖拉机、有的带着小孩,整个学法小组的人不论年纪大小都出去发资料、挂条幅、贴不干胶,即使是寒冷的冬天或酷热难当的夏日、邪恶还很猖狂也挡不住同修去救世人的那颗心。

二零零五年师父发表了经文《也棒喝》、《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我们小组的同修就从身边做起,从当地做起,面向乡亲们讲真相、讲“三退”。由于对讲“三退”的事情领悟不深,讲的方法又不理智,就有不明真相的人把讲“三退”的事告诉了乡政府,乡里派人来当地调查,说是法轮功的人反党,得严肃处理。我们针对出现的事向内找,加大发正念的力度,清除一切阻碍世人“三退”、阻碍大法弟子讲真相的邪恶生命、邪恶因素,结果是什么事都没有。

我们村很大,人也多,同修们互相配合,挨门挨户的讲真相。你去讲不行,就换她去讲,一个人讲大家发正念。不长时间村子里除了个别人,几乎都做了“三退”,世人也都在这个过程中对法轮功、大法弟子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我们的修炼环境也在世人明白真相后,发生了根本性质的改变,就包括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六一零、乡政府、村委会的人都在接触大法弟子,听到真相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迫害虽没有停止,那些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不嚣张了,绑架大法弟子的事很少发生了。就连那个区公安分局派来迫害法轮功的那个手段阴毒的指导员都服气了。他曾对我说,我已经向上级打了报告,调回局里,不再干对付法轮功的事了。江泽民都整不了你们这些人,我又算得了什么。

我不止一次的跟他讲法轮功真相,他也不止一次的参与绑架我,送劳教、看守所、洗脑班,就是送不進去,他说,你不是人,是神了吧。是人的话,就凭我办案的经验能力,怎么就送不進去哪?我正告过他,是神不允许你再迫害好人,不让你造业太深,神在给你改过的机会。

集体学法小组成立一直是在我家,持之以恒。在我的心里没有任何不正的想法。十几年来一直是很平稳的走过来。这里有师父的加持保护、有同修们共同努力形成整体后,走正正法修炼路开创出了宽松的修炼环境。虽然我和家人同修在这其中付出了许多。看到同修们在正法修炼中所发生的变化,看到同修能以不同形式走出来,讲真相、救世人每个同修都能独当一面,聚之成形,散之为粒,与那些递上来的成百上千、上万的“三退”名单。我的一点点付出是值得的。而这一切都是师父所要的啊。

境随心变,是我们的心在同化法中归正了自己,我们才能有正念,才能使我们环境发生巨大的改变。而这种改变也会使周围的人发生巨大的变化。我周围的乡亲们在这场迫害中,由于不明真相,又怕遭牵连,从抵触到能理解法轮功及大法弟子,这个过程就是我们修炼的过程,我认识到,不但要向他们不断的讲清真相,还需要我们在修炼形式上坚持做到无论发生什么事都雷打不动。还得有高于人的境界、品质,在得失上不与常人发生任何争执,世人才能认同大法。他们就会觉得我们学法炼功是正常的,没人再有不好的想法。那么我们当地的法不就正过来了吗?世人能否得救,师父说:“正法中我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2]那么周围的这些世人真的是得救了。

当然常人的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自身的业力,加上人类道德的下滑,他们都是在业力轮报中生活、工作、交往。有一点就是大法弟子多的地方犯罪率是很少很少的。这体现出来“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3],愿更多的世人能在大法弟子讲真相中明真相得福报,也愿大陆的那些还没有参与集体学法的同修,放下人心,放下人的观念,把当地的集体学法组织起来,参加集体学法,这是对每一个大法弟子能否做到维护大法的根本考验,正法修炼的环境是需要我们自己去开创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纽约法会的贺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容法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