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坚定正念 修好一思一念

更新: 2017年05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虽然是修炼了十多年的老弟子,到今天才发现修来修去却只修了表面,根子里的“私”、“自我”却如此的根深蒂固。就在这两天突然发现办公室的好几盆花都枯萎了,仔细一看,却发现根都快烂了,原来是水浇多了。

因为办公室的花多数情况下一直是我负责浇水,心里不免一惊:怎么会这样?我心里明白,大法弟子所处的场正,一切都会受益的。那现在出现的事情,也与我的修炼有关,给花浇水却没用心,没去看看需不需要。自己一直忙忙碌碌的做三件事,却没用心,难怪这一段时间打真相电话,骂人的比较多。

下面我就交流一下自己这几年在新的修炼环境中向内找去人心的修炼体会。

修去做好人背后隐藏的执着与人心

我是二零一二年年底集团公司从新组合才到这个新的工作环境中的。因为之前的工作环境已经开创出来了,通常的情况下,可以公开学法、讲真相、劝三退。想到是新的工作环境,要想象以前那样,最起码大家首先得认可你是个好人,环境才好开创出来。但是为了一味的让别人认可自己是个好人,背后隐藏着人心与执着却不自知。

记得有一次,有位同事午休去了,下午上班的时间她还没起来(在办公室旁边的一间小房午睡),为了不打扰她,有客户来开发票,我替她开了,她起来后,没有一丝感激,感觉好象是应该的。后来有好几次我帮忙她做事,她从没感谢,总是漫不经心的。甚至有一次,我做办公室的清洁,到了她工作的区域,因为是拖地,我让她把脚挪一下,她竟然不耐烦的把手一摆说:不用了。我没吱声,默默的把清洁做完。回到座位上,看到她和后面的同事有说有笑,对那位同事师傅前、师傅后的叫着,非常尊敬,自己心里非常难受:我也比你大十多岁呀,怎么这么不尊重我呢,不管有什么事总是想帮着你做,怎么好心不得好报呢,心里一个劲的觉的这位同事不懂事。

因为这样的事屡次发生,我就慢慢放下了主动替她做事的心,当时就想随其自然吧,等她真有急事主动找我时,再帮她吧。当后来又有客户下午来开发票(是这位同事份内的事),这时就有同事说:把她叫起来,让她起来做事。后来再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是她自己起来做事。这样以后,我发现她对我的态度反而好多了。这不得不使我想到我之前的办公室的同事也是这样的,虽然这个关过去了,但却不是从法中提高而过去的。

向内找发现我在办公室帮助同事做事的念是不纯的,虽然心里想的是和同事处好关系,以后好和她们讲真相,表面上听起来好象挺好的,其实背后隐藏着让别人认可的心,想博得别人赞许的心,当这些人心得到了满足,就乐在其中。当办公室的工作气氛温馨祥和,却很少开口讲真相了。因为当我和同事讲到大法真相和三退时,有几次我发现同事都突然沉默不语,就不讲了,那时候我怕破坏同事之间的情谊,怕被同事孤立,在人心的带动下就放弃了。

深挖下去,我还发现让别人认可的心的背后掩盖着我性格中的胆小和懦弱,向内找回想有时别人找我帮忙做事时,不是从容淡定的接受,而是赶紧接过来,生怕拒绝别人,有时自己做不到而感到内疚而不好意思,就象做错了事似的。其实就是在寻求一种自我的存在感。总想做好事的背后隐藏着那么多的人心,爱面子的心,想得到认可的心,怕被拒绝的心,怕被孤立的心……这真的是我从未想到的。

当我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我也知道这与我童年的成长经历有关。因为从小母亲就重男轻女,而且还很强势,很少得到母亲的关爱,从小到大受到过很多情感上的伤害。在成长的过程中,时常有一种孤立无助的孤独感,因此养成了内向、懦弱的性格,总想得到别人的认可,那样感觉才有安全感。

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大法修炼特别强调要“忍”,我却把自己性格中的逆来顺受当作了能“忍”,把大法修炼中的做好人当作了为做好人而满足自己的执着与人心。好惭愧,我竟然修炼十几年了才明白什么是“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1]的一层内涵。我现在也真正体会到了师父所讲的堂堂正正、坦坦荡荡、无执无求的修炼状态,感受到了修炼人放下了观念、人心、执着后的轻松与快乐。谢谢师父!

修去妒嫉心

因为办公室都是女性,大家在一起谈论最多的就是孩子。其中一位同事的女儿二零一二年已经到美国留学了,我的女儿也于二零一三年出国留学加拿大。那位同事的女儿不仅每门功课全部拿A,而且每年拿全额奖学金,还交往了一个家境非常殷实的男朋友,这让我常常心生妒嫉。

当然修炼人都知道妒嫉心肯定是要修去的,所以每当听到类似的谈话内容,我内心有点不舒服的时候,我都提醒自己不要动心。但是引起妒嫉的背后的根本执着没修去,妒嫉心时不时的还会表现出来。这时当我又听到同事讲述自己的女儿如何在常人交往中耍心机时,感觉一下子冲击了我的观念。因为我的女儿是从小和我一起学法炼功,虽然不是那么精進,但也断断续续的坚持下来了,所以在大法中长大的女儿品质是很端正的。

后来再听到同事夸赞她女儿的时候,我心里时常暗暗想:这种个性品质的女孩再有出息我也不欣赏,甚至有时心生厌恶,但我当时没有意识到这其实还是妒嫉。而另一方面我每次和女儿视频交流时,总是叮嘱女儿好好学习,毕业后找个好工作,争取留在加拿大。虽然也每次提醒女儿要学法,但感觉好飘渺。每次家庭聚会和婆家人谈起女儿的乖巧与懂事也一脸的兴奋,没有想到去证实大法的美好,却在贪天之功,津津乐道的享受着大法带来的美好。

自己在色欲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求得常人中功名成就的虚荣心等各种执着心的带动下,女儿也开始变的不那么乖了。直至后来和女儿视频说话多次发生心性上的冲突:女儿认为我管她管多了,开始变的和我对立,不想听我说学法的事,有时提都不能提。我内心被情带动的非常难受,伤心、失落、担心、焦虑……直到这时,我才猛然觉的应该放下对女儿的情以及对她学业上的要求,一切交给师父。她也学了这么长时间的法,她也应该是师父的弟子啊!这时候每当情的执着一上来,我就背师父的法:“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

每天也用几个整点专门发正念,去除我对情及与情相关的执着与人的观念,清除我空间场从微观到宏观一切旧势力安排强加的一切与情有关的执着心与生命物质,以及大法弟子在轮回转生过程中所形成的一切为满足各种执着心与欲望而产生的各种人心及其一切人的观念,铲除其背后的一切与之有关的生命物质及其因素。

同时我也一直坚持通过背法来学法,每天背二、三个小时,坚持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就发现这种情的执着越来越淡,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在另外空间拿掉了象花岗岩一样执着的不好物质。

当我慢慢放下对女儿情的执着,以及想要女儿在常人中能有出息从而满足我个人这种常人的虚荣心,女儿也开始不那么叛逆了,慢慢的变的和以前一样了。当同事再夸赞她女儿时,我感到了内心的空、无,有时也会发自内心的替同事感到高兴,因为我体会到了“心空善念起”[2]的玄妙。

我现在也明白了妒嫉的背后原来是有人心和执着的,如果一味的说修去妒嫉,是很难去干净的,只有把背后的根本执着与人心去掉,才能彻底去掉妒嫉心。现在女儿又开始看书学法了,我内心感到很愧疚,因为自己对情的执着,让邪恶钻了空子,差点让女儿和大法失之交臂。

我是那种思想业很重、悟性很差的弟子,好多时候一些心性上的关过好长时间才悟到,虽然法一直在背,但在实修方面很差。好多时候把人一念中的观念当作了真正的自己,没有用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宰自己,所以才会把过关时间拖的这么长,层次提高才会这么慢,每天救的人这么少。我现在也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真的必须从一思一念上修好自己,才能走正、走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道路,才是真正的助师正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入圣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