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内找中闯过病业关

更新: 2017年05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我叫紫云,二零零五年在台湾基隆得法。二零一五年,在基隆开的店结束后,回台北板桥,在炼功点认识了A同修,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让A同修教会我用电脑,让我能在平台上打电话、讲真相、传彩信。今天想跟同修交流我过病业关的经历。

这次病业关真是来势凶猛,记的那天星期五,带爸爸去洗肾,在洗肾中心,等着等着我就睡着了,感觉很冷,醒过来看看时间,老爸也快洗好了。我在回家的路上,感觉身体不舒服,喉咙痒痒的一直想咳。

回到家,帮爸爸处理好,让他上床休息,我赶快发正念,虽然很累很想休息,但是身体开始发烧、咳嗽还喘,咳的我无法躺下睡觉,整晚我就坐在椅子上发正念、炼功。状况还是没变,好像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了,还伴随着气喘,要很用力很喘的吸气,还有另外一种声音跑出来,“咻咻咻”的那种喘,很恐怖、很不舒服。

终于到了天亮,弟媳下来照顾爸爸,换我上楼休息。要爬上五楼住家,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我喘的上气不接下气,感觉好像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断气了。好不容易到了五楼,赶快冲到房里发正念,之后状态缓和些。

先生看我咳的厉害,就问:“是不是昨晚照顾爸爸着凉感冒啦?还不轻喔!”叫我把早餐吃一吃,赶快去睡觉。我说没胃口吃不下。我尽量不让他知道我的状况,其实我正在发烧,还烧的厉害,连小便都是热烫烫的,剧烈的咳、喘、还吐,连喝水都喝不進去。虽然不想让他了解我的情况,但先生看我跑到浴室里关起门来咳,声音还是传出来了,就说:“你还是去让胡医师看看吧?!”

他知道我是炼功人,就说:“你爸妈不都是在胡医师那儿看病吗?你也去让他看看。”人在痛苦的生死一瞬间,那个常人心、常人的想法都会出现。之前带妈妈去到胡医师那看病,胡医师教我,如果妈妈很喘时,可以按哪个穴,她就不会那么喘。事后,妈妈吃了药,就没再喘了,我也忘了是要按哪个穴位。现在又想起来,冲动的想打电话问问胡医师,按哪个穴可以缓解喘气呢?

转念又一想:我是个炼功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怎么能用常人的那种方法呢?!那我不是掉到常人的层次中了吗?不行,我不能那样做。心里赶快否定它,求师父:请师父加持,求师父加持弟子,让我过这一关,我一定要过。

我端坐在床上,开始发正念清理自己。脑袋里边啊,真是胡思乱想,翻江倒海的,根本静不下来,一会儿想,如果我就这样离世,我的一些贵重物品藏哪儿,放哪儿,都没人知道。在身心痛苦脆弱时,怕心也跑出来了:我会不会喘不过气,就这样死了?另一个声音告诉我:你是大法弟子,还有很多众生等着你去讲真相救度,你要坚定信师信法,一切师父都自有安排,你一定能过这一关,师父在《洪吟二》中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只要你想过就能过!

心想只要我横下这条心,没有过不去的关。开始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里所有不好的物质和自己的业力,还有伤害我身体的邪恶生命、邪恶因素。发完一次又一次的正念,直到我能不用再张着嘴巴呼吸,鼻塞也比较缓和了。

心里想着,我一定要吃点东西,别让旧势力得逞,求师父让我能吃的下。就这样,我强行让自己吃了一个蛋,喝点牛奶,然后又回房间发正念、学法、炼功,整天就是这样炼一套功、发一次正念、学一段法,到了晚上,渐渐没那么咳,喘也比较缓和了,还可以吃一点饭菜。

同修问我,“星期日要去台北十大区学法吗?”我说我在过关中,没力气出门,自己在家学。同修也叫我要多发正念,清理自己,同时说:“你一定可以的,加油!”晚上我还是不能躺着睡觉,因为躺下,好像就无法呼吸,就这样,用枕头靠着墙休息,小睡一下,醒了,再发正念,发完正念,舒服些了,再睡。在这次的过关中,自己也一直在向内找,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我一定哪里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

回想起那天带老爸去洗肾中心回来,刚進家门,小妹就急呼呼的指使我说:“菜我都拿出来了,你赶快去煮。”我本来心里想:身体这么不舒服,就不要煮晚饭了,回她一句:“我不要煮,可以吗?”口气还很不好。想想自己还有这么多的执着没放下:争斗心、抱怨心、私心、显示心,还有名、利、情等等……

心里向师父认错,坚定一念,没做好的,自己要改,没做到“先他后我”还谈什么修炼?一早起来,赶快给小妹传讯息说:“对不起,自己没修好。”我整天还是持续做好三件事,在发正念中,吐出很多黏稠稠的绿色的痰,卫生纸用了好几包,感受到那业力在一层一层的消。

到了星期一,我已经能下楼了,虽然还会咳,但已没那么喘了。我也一直都是坚持到外面炼功。师父说:“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2]

晚上,我给A同修传了讯息,星期二会去基隆和同修学法、交流。早上炼功回来,我已经好很多了。久久才咳一次,我知道我已经过关了,感谢师父!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一点修炼体会,因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