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路走的正 师父赐给我一个好工作

更新: 2017年05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庆祝513明慧专稿)值此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弟子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将我从迷中捞起,又赐给我全新的一切。谢谢师父!同时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当时只有九岁,随母亲一起得法走入修炼,当时年龄小没有好好修炼心性和炼功,只是一直跟着看大法书。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学法时被吸入法中,就像自己一下被吸進大法书中的字里去了,这才真正动了修炼之念,实修自己。用真、善、忍衡量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更高尚的人。

下面我就把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与大家分享。

二零零九年我大学毕业面临就业问题,父亲想通过常人关系把我安排到石油系统或者是飞机场工作,我用法衡量,师父讲过:“炼功人他的一生是经过改变的”[1],“我说真正的炼功人就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了”[1]。工作本身并没有贵贱高低,只是找工作的过程一定要走正路,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从修炼那天开始就由师父管了,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提高心性,信师信法,正念面对一切,走正路。如果走常人的路,随着世风下滑,拉关系走后门,助长当今社会的不正之风,就是在亵渎修炼,既然选择了修大法,就把一切交给师父,请师父安排。师父讲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

老舅和老姨说我学习好能考上公务员,我也半信半疑,心想这条路是正路,总比托关系花钱好,更何况母亲因炼法轮功坚定信仰,曾七次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通缉、九死一生,如果不是师父慈悲我母亲早被迫害死了。母亲单位的一个同事说,我母亲还能活着这本身就证明法轮功的伟大和神奇,不管电视怎么说我们亲眼见证了。那时经济上只够供我上大学。母亲在被非法通缉时近三年没有工资,和同修阿姨合伙租房子做真相资料,当时省吃俭用每月生活费只花一百多元。直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母亲才恢复工作正常上班。我不能再让本来就没钱的父母再为我花钱找工作。最关键的是这样做不符合大法的要求。

二零零九年九月下旬我报考了本省公务员。舅舅拿出两千元让我去省城报名参加公务员考试培训班。奇怪的是,我要参加省考,可我买的复习资料都是国考的。

参加培训的时候,我遇到了我修炼多年来第一次放下生死的考验:一天,正在讲课的主讲老师突然开始诬蔑大法,我心中苦闷,想到上高中时也曾多次遇到老师在讲台上诬蔑大法,每次我都贪生怕死不敢站出来说出心里话,只能默默含泪发正念,内心充满愧疚,这次我不想再贪生怕死了。我突然想站起来告诉老师他说的不对,然而就在我动了这个正念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我被一团强大的“怕”的物质包裹住,压迫的我几乎抬不起头来几乎窒息,但是我还是站起来了,站起来的瞬间腿就像拖着千斤重担一样,我虽站起来了但终究没有开口说话,大家也许愣了一下吧,我就走出去了。

在走廊里我又哭了,思前想后,下课的时候我找到了那个老师,告诉他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他说的是不对的。他被谎言蒙蔽巧舌如簧,我说不过他,但是在那之后他再没在课堂上说过诬蔑大法的话,反而说人应该有信仰。我知道是师父消除了他被毒害的思想,使这个生命有了正念。那天说完之后我觉的我整个人都透明了,没有任何思想一样,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到家的,只知道从那以后我的修炼有了很大改观,怕心也轻多了。我体会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一个月后老姨夫打电话告诉我母亲说,国考今天报名就截止了,让我赶紧去报名。母亲又为我选了一个报考单位。但在当时我仍然觉的考公务员太难,没啥希望,没有信心。离开老舅家去参加考试的时候(老舅家在省城,我家是在县城),老舅看着我和我的母亲说:“大外甥女,你妈炼法轮功谁都知道,你要考上公务员,人家都会说你妈炼法轮功没白炼,都会说大法好,老舅也认同大法好。你要考不上,人家都说你妈炼法轮功把你耽误了。”

我高考时母亲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回,照顾不上我。这时我母亲看着我坚定的说:“姑娘,就凭你老舅说这话,咱们也得尽最大努力好好学。有没有信心?”我当时想,为了证实大法,让周围的人对大法升起正念,我当时非常坚定的说,“我会尽最大努力的!”

回到家中我一边学法一边复习一边讲真相,我惊奇的发现我努力的学法、修炼心性、努力讲真相,常人的知识竟能“无师自通”,以至于最后竟然把很多考题都押上了。母亲却严肃的对我说,“不是无师自通,千万不要有证实自己的心,是我们的路走正了,是法轮大法开启了你的智慧,是师父给你的智慧。”

我马上归正自己,谦卑的同化大法。十一月末先考笔试,年初网上发表成绩。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国考笔试分数竟然考取了第一名,从报考到考试仅一个多月复习时间啊。我深深的知道这是慈悲伟大师父的恩赐。

笔试之后是面试。人心的考验又开始了。老舅和舅妈都说我们必须要花钱才能通过面试,还说最少十万元。还给我们举例子去年的第一名就被刷掉了。我和母亲在法上交流,师父说:“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们不要考虑面试的人是谁、他公不公平,不要考虑竞争的人是谁,他花不花钱。我们只是用正念对待他们。我们是修炼人,我们只要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凭自己的努力,公平竞争,剩下的就随其自然。而且我和母亲同修认识到,我和普通考生不同,我幸运就幸运在有大法师父管,只要走正我们的修炼路就一定能走通,因为我们这条路是最正的。我和母亲都很有正念,都深知笔试的第一名就是师父赐给的。

我和母亲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老舅不要再提钱的事情。果然老舅马上就改口了,说孩子这么优秀,复习仅一个多月就考第一名是不需要拿钱的。虽然决定不拿钱,但是人心还是出现反复。尤其是母亲,出现几次反复,一会儿想拿钱,又觉的推波助流不符合大法,一会儿觉的应该公平竞争顺其自然,按大法要求走正路……学法,我和母亲信师信法,放弃人的想法,坚如磐石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面试在吉林省长春市。母亲和父亲陪我一起去的。面试回来的当晚,母亲说她做了一个梦,梦境非常清晰:傍晚时候,母亲在小时候的自家院子里玩儿,天上来了一匹枣红马在院子上空盘旋,母亲看见了就想:这匹马好像在找谁,就召唤一起玩的都進屋,我母亲是最后一个進屋的,恰巧这匹马在地门缝扔進一把扇子,母亲打开一看,扇子变成了一件淡绿色的衣服,说是给我母亲的女儿的……然后母亲就醒了。

母亲把她的梦说给我听,我就说:“我的工作是师父赐给的。”面试之后近半个月成绩在网上发表,时间正好是傍晚,我的总成绩是第二名。

师父把我安排去了那个人人称赞、一致认为最好的城市。那个城市破例还需要再多要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现在的丈夫。他由原来被谎言蒙蔽,到明白真相,到现在已正式走入修炼。

感谢师尊在修炼路上对我的慈悲救度与保护,感谢师尊赐给我的一切,尤其在当今中国大陆大学生就业十分艰难的困境中,别人都说花五十万都买不来的工作,我却顺利的考上了。感谢师尊给了我这份工作,使我与母亲周围很多的人都对大法从新升起了正念,明白了大法真相而得救,退出了中共邪恶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这里面包括母亲单位负责安全保卫的同事。当时迫害开始时,他没少出坏主意参与迫害,母亲单位的同事都不让母亲去救他,说:“他最坏,你管他干啥!”这次母亲给他讲真相他全听進去了,同时退出了邪党、团、队,并两次双手抱拳感谢母亲救他,并恳请我母亲原谅他,不要记恨他过去的所作所为。他回家后给他妻子、女儿讲真相,他妻子和女儿也做了“三退”。这真是众生明真相后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和所做的明智选择。

老舅这次彻底明白了善恶有报的天理,也认同了大法,他和我父亲说:“我姐炼法轮功没白炼,那些年蹲监坐狱、吃苦遭罪,福报给孩子了。”并说:“我姐炼法轮功就是个人信仰,身体好了,精神面貌好了。我佩服我姐在那么大的压力下坚持信仰,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种坚持,这种意志力,只有法轮功能做到。”

法轮大法的恩泽光耀寰宇,福泽众生。真是师恩浩荡啊!弟子跪谢师尊救度之恩。弟子无以回报,只有修好自己,多救人。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