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讲真相并不难

更新: 2017年05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学员,在修炼前身上就有不好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体也不好,整天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还有产后风、肩周炎、头疼等,修炼后这些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了,尤其是身上不好的那个东西,师父也给我清理了。自从我修炼后,我丈夫的活也越来越好,女儿也神奇般的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我们全家都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中。

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集体修炼的环境被破坏了,只能自己在家炼。到了二零零零年,一个同修给我送来了七八十份真相资料,让我送,我当时法理不清,还合计是不是搞政治,后来通过学法,悟到是讲真相救人,从那以后我就开始送资料。

刚开始送时有怕心,我晚上九点半下班回来,天也很黑,往楼栋里送资料有点怕,就想送不送呢?送,就这么一想,就感到前面一堵墙倒了。从那以后就出去送资料、贴真相粘贴,和同修配合挂条幅,证实大法,让世人知道大法的美好。

到了二零零四年《九评》出来后,通过学法才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需要讲真相劝三退。一开始不知道怎么讲,心里很急,就把《九评》给同事看,同事看完后就问我说,怎么还得退党,我说是呀,后来我就给她劝退了。那以后我就开始和家人讲,同事讲,那时怕心少,心里只想救人,只要有机会我就讲。

我家还有一个小卖店,我上班时母亲替我看管,下班后我看,一点一点的就在店里给邻居讲,还有邻居的朋友讲。记的有一个顾客每天都开车来接我家楼上的邻居,每天早上都来我店里买包烟,我有些顾虑,就一直没讲,后来一想不对,这也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下次他再来买烟时我就给他讲了真相,他很认同,并作了三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

还有一个人,来了我店里三、四次,每次来都在店里喝酒,他说他就爱喝酒,在和他聊天时,知道他哥是我们周边地区的派出所所长,就有了怕心、顾虑心,那时迫害很严重,寻思讲不讲呢?后来一想还是讲,他听完真相后,哭了说:老妹,我知道你讲的都是为我好,我明天把户口本拿来你用真名给我退了吧!后来也给他退了,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来过。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

到二零一四年,在我家附近找了一个学法小组,在小组结识了一位同修,知道同修有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心,我也有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心,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和同修开始走出去。我们一开始配合,面对面送台历、福字和对联。记的有一次和同修挂树挂,那天天气特别冷,我俩都没戴手套,手都冻僵了,挂完后我俩回家时冻的大腿全都紫了,到半夜发正念时都没缓过来,但心里非常高兴,再冷、再苦、再累也动摇不了我们救人的心。

诉江后,我们就开始配合贴诉江大展板,开始贴时冬天天太冷,浆糊刚刷上就冻了,贴的很费劲,同修姐姐就自己做个保温桶,将浆糊放在里面,贴时还是不行,我就想怎么办呢?师父给我智慧,我们就骑三轮车贴展板,我就和同修姐姐商量,我骑车,后面车厢放个大木板,姐姐将大展板放在木板上刷,刷完后我俩就一起贴,这样效果非常好。我们就大量贴,年三十晚上,我和同修姐姐一起出去帖了二十多张大展板,还有小真相贴,回来时,三轮车就象有人推的一样,飞快的回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呢。

以后我俩就开始了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一开始也不会讲,走了半天也讲不了一个,看见世人在我们面前走,就是不好意思张嘴,有爱面子的心,后来师父给我们安排了一个讲真相好的同修上我家,单独带我们俩出去几回。我俩就先学会怎么和人搭话,慢慢的我俩就会讲了。

我俩就在超市,菜市,大街小巷都去讲。一天下午两个多小时我俩讲退了十二个,我俩都很高兴,从那以后我和同修姐姐一有时间就出去讲,在出去前就先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每次出去都有有缘人。现在我们俩个也都可以单独去讲。

讲真相真的象云游一样,遇到各种人。记的有一次,我在外面干活,对面过来一个男的,腿有点瘸,我和他搭话,问他腿怎么了,他说骑摩托车摔的,一直没治好,一问他还是个邪党党员,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当时他的眼神也很邪,他说我这一辈子就爱吃喝嫖,我说现在的人就是这样,他说你这事好几个人跟我说了,你知道我原先是干什么的吗?你不怕我抓你?我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退休之前在公安局专管你们的。当时心里一动,我就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就说公安局的怎么了,公安局里也有好人,也得得救,现在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都被抓起来了,江泽民都被告上了法庭,谁还管这事,我告诉你只是为你好,灾难来时,希望你能躲过这场灾难,希望你平安,我就给你起个叫“安康”给你退了吧,真心希望你平安健康。没事,你就念“法轮大法好”,你的腿慢慢会好的,他看了看我说“行”。这时他的眼神也变了,临走时对我说,老妹你真是个好人。

象这样的事还很多,在这就不写了。我悟到讲真相也是个提高的过程,别人说好说坏都不动心,讲一个就让他明白,现在听完真相的都谢谢我们。走出去讲真相并不难,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在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今后我还要修好自己,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