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安逸心 抓紧救人

更新: 2017年05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去年因外孙上了一年级,我结束了七年的南漂生活,回到了原籍山东。思想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歇歇”的念头,感觉在外这几年带小孩做家务,学法炼功,整天忙忙碌碌,现在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了。

以前,凌晨三点多我就起来炼功直到六点多,发完正念就开始忙家务。回到老家后,凌晨就不想起床炼功了,直到五点五十分才起来发正念炼功,学法也推到了下午,晚上还看点电视,有空就走亲串友逛商场,给自己彻底放了一个长假。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去参加高考,思想感到自己学习不错,可是拿到外语试卷时,一看题全是似是而非的,看到别人在顺利的答题,我急了一身汗,心想这可坏了,这些题怎么都好像没学过?当我急醒了时,才知道原来是个梦,觉的有些好笑,七十多岁的人怎么还去考试?没当个事就又睡了。

第二天我去理发回来,看到公交车刚刚开过来,就急匆匆的跑了过去,刚到车门口,感到腿一下打曲疼了一下,就急忙上车了,一坐下,腿就开始痛,我一边按腿一边看着站牌,突然发现我坐错了车,只好在下一站下了车往回返,一瘸一拐的好不容易又回到了原站换上车。下车时,腿痛的几乎不敢走了,只好拖着腿忍痛回了家。

由于腿痛,无法出门,我就在床上学法,但因当时自己状态不好,学法也不入心,还时不时的犯困,发正念时精力也集中不起来,还时常倒掌,自己还认为这是累的。

令人奇怪的是,连续三天我都做梦参加升学考试,并且外语总是没有完全会的一道题,特别是第三天,晚上梦中还在问自己,以前我的外语不是很好吗?为什么现在什么也不会了?仔细一想,马上明白了,这学期上外语我单词一课也没背,怎么能会呢?以前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得赶快补一补,否则下次还考不上,并下决心赶快补上。这个想法在我醒后,记忆特别清楚,连续三天,竟是同样的梦,并且记忆特别清楚。使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师尊在点化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反复思考着外语、外语,我明白了:外,是让我走出去,语是让讲真相救人。

正在这时,师父的新经文《提醒》传来了,我反复读着:“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对照自己,我认识到了助师正法就要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我的腿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问题?这是自己修炼中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自己的安逸心,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忘记了自己助师正法的使命。

师父还说:“大法弟子越到比较宽松的环境的时候,越要注意自己的修炼,因为它越容易表现出你察觉不到的那些执着、越容易增强执着。千万注意。到什么情况下,都要注意修自己。从始到终都能保持着如初的那种心”[1]。我浑身一震,刚得法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一九九八年我刚得法不到半年,师父就把折磨我多年的心脏病、肾炎、胸膜炎、间质性肺炎等多种顽疾治愈。使我从一个药罐子变成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成了家中的主要劳动力,师尊的救命之恩,我无以言表。为了报答师尊的大恩大德,我下决心永远跟师父好好修炼。

就在我刚得法一年多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头利用手中的权力,指挥邪恶势力对法轮功進行疯狂的迫害,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个个不同名目的“学习班”对大法修炼者進行洗脑、监禁、酷刑。尽管邪恶利用造谣、欺骗、谎言等卑劣的手段,对大法对师尊進行污蔑、攻击……但是广大法轮功修炼者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法轮大法和师父是正的,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此让我写检查,我就写得法受益的事实,证明大法修炼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以我是干部身份逼我写不修炼保证书时,我就质问他们在我生病住院时你们谁给我送过一次饭?陪过一次床?那时你们谁想到我是干部了?并告诉他们我现在什么都可以不要,就想要一个好的身体,当他们说要去组织部处理我时,我告诉他们:我任职期间没吃过外边一粒米,身正不怕影子斜,请你们好自为之,不要引火烧身。我奋力抗争,他们只好放弃了对我的一次不正当的要求。从此,单位涉及到法轮功的大会、小会都不再要求我参加。

后来为了讲清真相,为法轮功洗清冤案,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我积极参加了发传单、讲真相。记的那时我这个五十多岁的人外出发传单从来不觉的累,骑自行车出去就像有人推着,跑的特别快。发完真相资料,回家炼功、学法、做家务有用不完的劲儿。后来因家庭需要我去外地女儿家看小孩,也从未间断炼功学法,自己写真相币去买菜,利用聊天让朋友记住,并常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可是随着正法的快速推進,邪恶清除的越来越少了,我却生起了安逸心。回到原籍,不是按照师父要求的抓紧时间救人,而是以“歇歇”为借口,想舒舒服服的过常人生活,所以一直没有走出来,以至出现病业状态,学法犯困,发正念倒掌,自己还不醒悟。师尊才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再的点化。我扪心自问,当初刚得法时的激情哪里去了?助师正法的决心哪里去了?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时候,为了感恩大法,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放下生死维护大法的勇气哪里去了?

我反复背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晚上我开始长时间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干扰我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第二天我忍着痛发着正念,几十份材料很快就送到了有缘人的手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这个差点掉队的弟子,在为我铺好了路,我只有加倍努力来报答师恩!现在我已经坚持半年了,我的腿在不知不觉中也好了!

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只有真正做到修炼如初做好三件事走好助师正法的每一步才是对师尊最好的报答。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