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当时五十三岁的我拖着病体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尿毒症晚期了,我女儿的婆婆听说后,让我女儿把我接到她们那里学炼法轮功,就这样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

我到了她家,吃完饭在客厅恭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当听到师父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我吃了一惊,想:遇到神仙了,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

学炼五套功法的时候,总感觉好像有人在我身后用手指导我,回头却看不见人,心里很奇怪。更想不到的是,以前一天吃好几遍药也止不住痛,当天炼功的时候身体作响,响过之后一切正常,也不痛。我心里对师父说不出的感激,决心要修炼下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因为有月亮西照,屋里没灯也不黑,大约夜间十一点半,進来一位医生,身穿白大衣、头戴白帽子、手戴白手套,高大英俊、两眼有神,给我看腰,拍了两下说:“没事儿,你是我的真修弟子,学法吧。”说完就走了。我喊来女儿,告诉她:“刚才来一位医生给我看病,他说我是真修弟子。”女儿听了高兴的哭了:“爹你真幸运,那是师父啊!”

我在女儿家呆了三天学了法轮功的功法,我的病不治而愈,身体恢复很快。乡亲们知道我学了大法,都说是神仙功法,相继有二十来人走入修炼,我购买了录放机,供大伙炼功用。从此我家成了学法点。

修心

我修炼后感觉很难去的执著心,一个是妒嫉心,一个是不让人说的心。

先说说“妒嫉心”。我家兄弟三人,我排行老二。大哥是乡里的书记,后来调到市里矿产局当书记直到退休;三弟在村里当书记几十年,现在也退了休。就剩我什么职业也没有,庄稼汉一个。其实在青年时代我也有过好机会,那时公社(乡)几次想调我到党校,都被我大哥拦下了,他的理由是父母二位老人都八十多岁了,家里需要个好劳力料理家务。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愤愤不平,对大哥妒嫉又怨恨。

学法半个月,有一天在梦中,我来到一个地方,叫王道阎君庙。坐在正位的人手拿画书对我说:“你是李洪志的弟子,地狱里除了你的名。可你和你大哥的怨恨你得去掉。”他又说:“你大哥是大唐罗汉僧,连转三世都是官。你大哥上世也是地方官,坐四人抬的轿子。因你前世杀猪造很多业,要还,所以根据你业力大小,叫你大哥阻止你升官。这是我们的安排。这一次千万不要错过机会,不然你也返不回去。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吗?”我嘴上说明白了,可心里没过去。

师父在法中说:“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当了干部了。不管常人怎么想,那是常人的想法。在更高级的生命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只不过是按照特定的发展规律在发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1]我想我来到世上是来修炼的,要听师父的话,妒嫉心、怨恨心必须去掉。随着不断的学法修心,对大哥、对伤害我的人,我心里都不记恨了。

再说说“不让人说的心”。我这个人自我很强,听不了别人的意见,修炼后对师父讲的“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这个法理也没太往心里去,导致过关没过去,摔了跟头,掉了层次。

一年我在工地打更,夜间十一点半钟,老板一家开车来查岗,我手里正拿着小录音机小声听歌曲,老板见状严厉的说:“这里是工作,不是音乐场所。”我当时没说什么,心里憋口气。另一打更人刚喝了酒,被老板揪到办公室骂了一顿,他回来借着酒力对我出言不逊,这时的我忘了自己是修炼人,激烈的同他争辩。结果是我一怒之下,第二天愤愤不平的离开了工地。到家当天晚上,我梦到自己从很高的空间掉下来,掉到高山上一块用铲土机铲平的小平台上。

醒来悟到自己遇到矛盾不向内找,掉了层次,后悔的不行。学法的时候看到师父讲“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3]从此我注意大事小事用法衡量,不好的心发觉了,就修掉它。

以前我就怕在众人面前丢面子,可我儿子偏偏在人多的时候叫我难堪。随着心性的提高,这样的考验就越来越少了。

我生日那天凌晨,梦中我失了一块巨石磨石。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二姑爷借着酒劲对我说了些不在行的话,我心静如水,象没听见一样,面带笑容,他竟问我:“你为什么不生气?”我自己也纳闷儿:我怎么没生气呢?想来想去,可能是我这几天学了好几遍师父的《曼哈顿讲法》,师父讲的我都入了心,是师父帮我拿掉了那块“不让人说”的巨石。从此我心里很轻松,就象卸掉个大包袱。

洪扬大法

我村炼功人比较多,大家都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村里干部的工作很容易开展。村里开发新果园,发动群众每人挖几十个树坑栽果树,我们炼功人不挑不捡、不等不靠,任务很快完成并达到标准,乡干部来检查很满意,乡长评价说“哪里法轮功多,那里好开展工作”。

一九九六年至一九九九年间,我村炼功人接下了秋天修村路的任务。有一年,在路上铺好砟石很长时间了,水泥还没运来,我们就用手推车一车一车运沙子垫了五公里一米多宽的路面,干部们很感动,见到了大法修炼者的境界。

讲真相救人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村里干部明真相,几次出面保护我们炼功人,使我们免于遭难。为了让乡亲们都明白真相,我和同修们分工合作,贴传单、挂条幅,有时候警车灯光照到脸上,心想“看不见”,他们真就看不见。

几年下来,感觉当地讲得差不多了,我决定到别处去救人,就找建筑工地去打工,心里时刻想着救人,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人们都愿意跟我接触,给以后讲真相打下了基础。

有一年在某工地打工,工地监理是一位六十多岁从公安局退休的,我和他接触上后和他讲真相,从《九评共产党》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从八九年六四中共镇压无辜的学生,讲到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又讲贵州藏字石,他听得很入心,明白了真相,第二天带回来十口人的三退名单。

秋季一个夜晚,天气很冷,我在工地外无意中拾到六百元钱,当时我没回屋,一直在外面等着施主,约有半个时辰,一对夫妇来找钱,我把钱归还他们,那女人激动得掉下眼泪,拿出二百元给我做酬谢,我谢绝了,同他们讲了真相,两人都同意三退,还告诉我他们是警察。

去年,我到二女儿家的胶泥厂工作,帮女儿看厂护院、记账帮忙。因这里紧邻邪恶黑窝,还不止一个,恐惧时不时涌上心头,我想起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4],我没被吓住,开始的时候以第三人称讲,理智、智慧的讲,慢慢的怕心小多了。

往年厂子用水,得从后院提水过来,费力麻烦,我来后用管子把水接到前门口,大家吃用都方便。天气冷了,备几个暖水瓶供大伙使用。有时我也替工人洗洗衣服,做点力所能及的。大伙一致认为我是好人,值得信任,都愿意敞开心扉和我说话,我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认可。在师父的安排下,不断有新工人進来,往往是我讲完一伙工人,走了之后又来一伙。厂子效益也比往年强。

十几年的讲真相中,也遇到有骂人的、翻脸的、要举报构陷的,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平安的走过来了。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