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生的迷茫

更新: 2017年06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一九五一年一个冬天,寒冷的深夜里,贫困农村的一个小屋子里,一个瘦弱的小生命哭喊着来到了人世间,那就是我。听母亲说:在我前面,已经死去了几个孩子。我的母亲生过十二个孩子,只活下来六个。在那个贫困潦倒的日子,母亲决心把我养大。

十二岁之前,我的记忆中总是有病喝药,总是饿着肚子吃不饱,骨瘦如柴。十二岁之后我知道可以活下来了。因为总有病,上学晚,但是很愿意学习,母亲告诉我,你的哥哥、姐姐们因为家里太穷念不起书,现在日子好过一点,你只要愿意念,家里就供你念。

可是我的命真是苦啊,小学毕业刚要考中学,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老师和校长都变成了牛鬼蛇神,整天被批斗。全国上下乱成一片。渴求知识上進的我,觉的人生无望了,浑浑噩噩到了结婚的年龄,稀里糊涂嫁给了一个稀里糊涂的男人。从此我的命运又一次落到了万丈深渊。

丈夫是个大酒鬼,嗜酒如命,酒后打孩子骂老婆。后来酒精中毒,八年不能上班,整天在家里弄刀舞枪的耍酒疯吓唬我们,经常打骂着把我和两个孩子撵出家门,整天鸡飞狗跳、骂不绝声。周围的邻居都跟着叹息,不得安宁。

那时我的身心已承受到极点,脸丢尽了,心伤透了,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看到别人都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有恩爱可依赖的丈夫,我却是在恶鬼凶煞的地狱里度日。人生对我有何意义,我经常琢磨着怎么死能少些痛苦。看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受罪,心痛如刀绞,又不忍一死逃避,只能在痛苦中煎熬着。

丈夫四十八岁那年到底喝死了,四十五岁的我身心疲惫,犹如花甲之年,哀怨人生与无边苦难。虽然家里清静了,当时心里没有一点解脱的感觉。朋友们见我脸色特别难看,都劝说:他死了更好,没必要去想他。可是我的内心谁能理解,连我自己都不明白。在那二十四年漫长的煎熬中,无论怎么伤心,无论怎么难过,我从不和他针锋相对,认为他是一个不理智的人,无理可讲,我只能委曲求全。最难受的时候,就心里骂自己:没脸、没志气,为什么还跟他过,为什么就恨不起来他?很多朋友早就劝我跟他离婚:说你这日子没法过,你到底咋想的?都不理解我。可是这人生的迷茫,谁能知道?后来才明白了这一切。

一九九六年,冥冥中的我时来运转。说来奇怪,一个陌生的小伙子来到我家,他自我介绍后说:他是炼法轮功的,不知为什么,很想把这个性命双修的高德大法传给你,可能这就是缘份吧。他三天两头的来给我放师父讲法录像。当我定下心正式走入修炼时,明白了这就是我生命中等待的。

大法的法理浅显易懂,解开了我心中诸多的苦涩与不公,明白了自己一生为什么这么苦,事事不如意,为什么不离不弃那样的丈夫,吃尽人世间的苦,是为了消除偿还我生生世世所造下的业债。原来我的一生就是这样安排的呀!我终于走出了人生的迷茫。

师父说过“苦去甘来是真福”[1]。我不再怨天尤人,只想按照真、善、忍三个字去做个好人。我经过了那么多年的魔难,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以前总是想一死了结,也没有那样的心情去查病,只是觉的身体发沉,走路缓慢不敢快走,总是以车代步,炼功不长时间,我家的两个自行车都处理了,我真的是达到了无病一身轻。那时的我身心愉悦,是我一生最幸福快乐的时光。大法的法理让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去掉为私为我这些不好的心,在利益面前不动心。这个大法真是太正太正。

下面我说几件初期修炼后,自己在心性提高方面的几个小故事,师父教导我们要遵守国家法律、法纪,处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在九几年的时候,我知道很多住户都在偷电用,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修炼后没有多长时间,发现了自己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我立刻归正自己,不再随波逐流,这是我修炼后做的第一件事情。

一九九六年得法时,我是在自家做理烫发生意的,收税的人看我家情况特殊,(丈夫像个精神病人,我是个家属,没有收入)就照顾我,给免了税收。修炼大法后,心性得到了提高,我想丈夫已经去世了,我的生意毕竟也有一定的收入,现在我必须得去交税,当时心里非常的纯,想到了立刻就得去做,不然的话感觉这个功就没法炼了。收税的人看我主动上门交税,也很感动。奇妙的是那年我虽然交了税收,结果年总收入和前一年的总收入一分钱都不少,就是说我没有因为交了税影响经济收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做对了,既遵守了国家的法纪,又符合了“不失不得”[2]法轮大法的法理。

一次和一位朋友到银行取钱,营业员多给了五十元钱,当时我跟朋友说:“这个钱我肯定不能要,得退给她们。”那位朋友表示很理解。可是当我对服务人员说:“你这个钱给错了。”她却不高兴的说:“不可能,怎么会错呢?”我又说:“不是给少了,是给多了,我给你退钱。”这时她的表情很不自然,也没有任何感激的语言,只是伸过来一只手低声说了一句:给我。她做事的整个过程让人不可思议。我的那位朋友看在眼里,气不公的说:“你钱给多了人家退给你了,你还这样式的不感谢,人家要不给你退,你自己不得掏腰包自己赔吗?人家是炼法轮功的,别人谁给你退呀?”当时我心里没有什么抱怨,只是感觉现在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必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