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事不是小事

更新: 2017年06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在近一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深深体悟到,修炼过程中的每一件事的每一步的结果都是自己心性修炼状态的表现,有在法上的,有不在法上的。经常看看自己在修炼过程中做过事的每一步的结果,不在法上的就可以及时归正到法上来,在法上的继续精進。

一、为什么第二次邮寄诉江状

我的诉江状是去年七月一日邮政快递寄出的,两个多月也没收到两高回签。几次查询都是滞留在北京航空邮检中心。起初我想,这是怎么回事,一问同修才知道七月的很多诉江快递滞留了,但也有签收的,也就没怎么在意。两个多月都过去了,还是没反应。从修炼角度看,我觉的有问题,一定是我修炼中有问题。

我尽量回忆整个诉江过程中的每一步。终于找到了。在第一次学法小组议诉江事时,看到有同修在知道了要用真名和真实住址后生出些怕心,我当时也没想,脱口就说,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几十万、几百万大法弟子都控告江泽民,他们(指两高的人)忙不过来,谁看哪,没人看。当时我们都乐了。回忆到这儿,我惊醒,我的诉江快递滞留、没人看,是我自己说的没人看,不就没人看了吗?!是我没有站在正法上控告江泽民,而是在用常人的思想观念做诉江的事,我的诉江状就不能震慑邪恶,不能起到助师正法的作用,多大的漏啊。我的诉江状是震慑邪恶的,除恶的,是助师正法的。我重新做了诉江状,发了正念,求师尊加持,把诉江状从邮局快递两高。当第三天上午收到签收通知时,我归正了我的不正,真正感到了身轻,心轻,我低下头,双手合十,谢谢师尊!

二、我告诉他,现在不合适

我们几个同修,来自不同地区,隔两、三个月会在一起讲讲自己的修炼体会。有一次,我们几个中多了个生面孔同修,他讲了些南方同修开法会的情况,有些修炼故事和体会叫人感动。最后他说,我们这儿也准备开法会,他已经和几个片区的同修联系了(和我们中的人某某也谈过了),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大一点的地方,看看我们有没有地方,提到几处都不太合适。当时我也没想什么,只觉的开法会是好事,就说我有一个地方,讲了一下情况,他觉的可以去看看。

我和他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公交(平常就到了)才过了三分之二的路程,有一个人很像他,下了车,我误认为他,赶快叫快上来,还没到呢。那人看我发愣,他在车后过道站着喊,我在这儿。到了地方,我用钥匙怎么也打不开门洞大门,我歉意的说,不知怎么的打不开,進不去,就这儿。他说,我记住这地方。这一路比平时时间长的多,而且得知他想开四十多人的法会。

晚上回到家,我一直纳闷,四十多人的法会,这么大,合适吗?这时我才认真想今天发生的事,我们这地方同修不多,可不能出任何差错,要保护同修,正法需要人手。又一想,开法会这么大的事,要出一点差错,我可担当不起,我在这是挂了名的,我这地方安全吗?想了很多,我的私心也冒出来了,一头雾水。这个法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开始怀疑,师父说过,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师父拨开了我的迷雾,明慧上的文章也没谈到大陆上各地开大型法会的事呀,大陆法会每年一次都是在网上开,师父看着得呢,而且明慧经常提到遍地开花的小资料点,小花、小花,要小,怎么要大呢?马上觉的大型法会有问题,不符合目前正法修炼的实际情况,不符合大法要求。半晚没睡,想师父的讲法,想本地区的同修情况,想坐车时看错人,進门钥匙打不开门,越想越觉的这个法会不能开,终于决定要告诉他我的想法。第二天,我简单的说了一下我的想法,最后告诉他,现在开不合适。

第三天传出,他被抓了,与他有关的人也先后有被抓的,他在早些时候开的法会,参加的同修也有被抓的。后来才知道,他是做生意的,他在大法弟子中有做生意的目地。我惊出一身冷汗。

这个事的前后整个过程,每一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我思想中重复出现,迫使我理智的思考。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要修的无私无我,可现在世人完全是为私为我,特别在大陆这样的环境中修炼,就显得只想他人的大法弟子思想单纯,不防人,容易相信人,容易被人骗,这是用常人的思想想。作为大法弟子,如果思想时时都在法上,在修炼过程中的每件事中的每一步都站在法上考虑,完全无私无我,就能跳过常人的那点小伎俩。比如在上述的事件中,在车上认错了人,如果当时能想到这和我修炼有关,信师信法,想到是师父的点化,就会怀疑那人(本来就不认识那人),放下人的面子,直言相告,事情就有可能终止;当门洞门打不开时,如果当时能想到这和我修炼有关,信师信法,想到是师父的点化,就可能做出理智的决定,终止事情继续,不用第二天再告诉他自己的想法和决定。

修炼是严肃的,修炼过程中做的每一件事中的每一步,都要重视起来,而且只有去掉人的思想或观念,才能在法上思考问题,才能真正的理智起来,才能跳出常人认为的,思想单纯,不防人,容易相信人,容易被人骗的思想观念。作为大法弟子,我要时时记住:我有师父在管,师父在看着我呢,我要按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做,我的修炼路才会走正。

三、真相讲到位,救了他人,也保护了自己

真相讲到位,救了他人,也能保护自己,这是我经历的体会。

从去年诉江后,很多参加诉江的同修被所谓的回访,其实是旧势力又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的安排,大法弟子不能承认这种回访。我诉江了,旧势力安排的所谓回访,我不承认,未能得逞。事情是这样的。

早在诉江之前我就搬到了离单位乘车要两小时的地方。在此之前,我给所谓管法轮功的有关人员讲了法轮功真相,给过真相资料看,也做了三退。他去过台湾,对大法的真相很清楚,他知道法轮功好,很认同大法。

在上述第二件事后,片区的国保大队和六一零一行几人气势凌人去他那,要求单位公安、社区找我,都被他巧妙地给回绝了。他说,人家那么好的一个人(说了我的很多好处,这些年我单位的有关人员和公安人员都在尽力保护我),她不愿见你们,都搬出去住了,住哪儿我们也不知道。到社区,谁都说不知道我人在哪。随后,他给我打电话,说,最近不要回来,国保大队和六一零找你,之后我见了他,了解了具体情况。

后来所谓的诉江回访,每次到他那就更没下文了。我修炼了十九年,完全是闭着修的,这两件事的经历却叫我清清楚楚看到了师尊的慈悲。这名公安明白了真相,不迫害大法弟子,不犯罪,他得救了,同时他不推波助澜,说了公正的话,直接保护了大法弟子——我,这也使我看到了,真正受迫害的是那些直接受蒙骗迫害大法弟子的世人,他们最可怜,最应该明真相、得救得度,因此,大法弟子真的不能懈怠,要抓紧时间讲真相,多救人。

结语

近些年,我一直做着三件事,不敢懈怠。基本上是上午学法,下午做救人的事或其它有关大法的事,一天总觉的时间不够用。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发真相资料,邮寄真相信,我的小花一直开着,除了我自己用外,也给学法小组的同修提供部份资料,一天很忙,但很充实很快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