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警察“敲门”骚扰 法轮功学员慈悲劝善

更新: 2017年06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七年三至五月,全国各地出现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的情况,据悉,警察内部称之为“敲门行动”,借口是为中共邪党召开十九大“维稳”。四川泸州市江阳区、龙马潭区、纳溪区、泸县、叙永等地发生的“敲门”骚扰事件中,有的警察、社区干部公开违法,强闯民宅抢走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籍等东西;撕对联,公开毁坏私人财物;威胁恐吓搞株连,胁迫法轮功学员签字表态不炼法轮功;泸县玄滩镇甚至发生胁迫常人签名表态不炼法轮功的咄咄怪事。

不过此次“敲门”骚扰行动,也显露出迫害日益式微,大多数执行“敲门”骚扰的警察、社区干部则走走过场,或打个电话了事,走个形式应付;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大都堂堂正正证实大法好,抵制迫害,并善劝参与迫害的人停止作恶。

一、闯民宅抢东西、撕对联

二零一七年的“敲门”骚扰中,一些执法人员为继续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旨意而公开违法,强闯民宅、抢劫、故意毁坏私人财物,公开触犯与违反中国刑法第245条;第397条;刑法第263条;第267条;第270条;第275 条。

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天,泸州市江阳区蓝田重湾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中只有儿媳妇一人在家,一伙人闯进屋中,自称是公安局的,没有出示证件,没有告知执行什么公务,直奔法轮功学员卧室,抢走法轮功师父的像,抢走了几本大法书籍,没留下清单,扬长而去。

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江阳区矿场镇一名七十四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家中闯进几名警察,有镇派出所的,有区里面的便衣。当时只有法轮功学员的儿媳妇在家。来人没出示工作证,也没说明来意,进门就抄家。这位法轮功学员回家一看,师父的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被搜出来堆放在桌子上。该法轮功学员立即制止说:不准动我的东西!他们一人来应付老太太,其余人继续抄家翻东西。

老太太不准他们把东西拿走,他们不听,叫他们留下《转法轮》,他们不肯。还哄骗说,我们拿去看看,没有问题就给你送回来。他们把播放器还给老太太,还假惺惺的说,你拿去炼吧,照着上面的炼。第二天老太太炼功才发现播放器里面的卡被盗走,老太太气得大哭。

江阳区蓝田镇重湾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有的社区人员与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家门就命令其家人打开法轮功学员的卧室,因法轮功学员不在家,家人没有钥匙,非法搜查未遂。

社区人员与警察十一人以“来看看你”,“来耍一会儿”为借口欲闯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门,该法轮功学员坚决拒绝他们进屋,不给他们开门,还奉劝他们:请你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伙人走时撕掉了法轮功学员门上的对联,故意毁坏私人财物。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蓝田牛市坎社区两名社区干部,带领四个没有佩戴执法标志的警察欲闯一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该法轮功学员买菜回来在楼下碰着了他们。他们提出要到该法轮功学员家中“坐坐”,法轮功学员问找她什么事,他们回答“搞创卫”。法轮功学员见他们把她家门上的对联撕下来揉成一团捏在手里,违法毁坏私人财物,就问:我家贴的对联与你们搞创卫有什么关系吗?社区干部凑上来故作神秘的问:你还在炼法轮功没有?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的告诉他:“在炼。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炼,我要永远炼下去。”有人又问:那么你拿共产党的钱没有?法轮功学员回答说:“我得到的钱是我辛勤工作劳动所得;我的退休金也是我工作几十年的劳动所得。”然后这名法轮功学员严辞告诉他们:“你们撕我的对联,你知道你作了多大的孽吗?”

这副对联的横批是“真善忍”,上联是“明真言送吉祥”;下联是“真善忍进万家”。该法轮功学员定下心来准备与他们好好谈谈,想问他们为何那么惧怕“真善忍”?“真善忍”哪里不好?谁知他们违法心虚,急急忙忙就溜了。

二、株连迫害 胁迫常人

二零一七年的“敲门”骚扰中,一些社区、派出所为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名表态不炼法轮功,大搞株连迫害。

四月十五日,泸县云锦镇派出所所长由冯石塔村正、副主任带领,去骚扰该村一位七十岁左右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问她还在炼法轮功没有?说,签个字表态不炼了,下一代、再下一代当兵、当公务员都没问题了,不受影响了。这位老太太在威胁利诱下不动心,不仅表态要炼法轮功,还说:不能当兵、当官,就种地。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泸县云锦镇湾头村原村长,带领派出所和其它单位的共五人依次“敲门”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他们对一姓周的法轮功学员说,签个字表态不炼了,“帽子”就给你揭了,以后对孩子、孙子都没有影响了。该法轮功学员不为所动,没有理睬他们。

这个恐吓、利诱的株连迫害手段对法轮功学员不管用,可是强加到常人身上,强加到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家人身上,那可是具有强大杀伤力的,会对常人造成重大的伤害。

四月二十六上午,叙永县南城社区片警、书记等三人执行“敲门行动”,到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商金腾家骚扰,进门就问:你还在炼法轮功吗?回答:炼!他们就说:你会影响你儿子在学校的晋级,这是教委说的。如果你今天签字不炼了,消除了你炼法轮功的名,就可以恢复你儿子的晋级。商金腾的儿子是教师,长期受株连迫害,多次遭教委恐吓。因亲人修炼法轮功,十八年来他一直在恐惧与高压中煎熬,度日如年。这时,他从屋里出来,说:我来签。这样,商金腾的儿子在株连迫害的威逼下,被迫配合,助恶为虐,违心的做了不该做的事。

在泸县玄滩镇还发生了一起常人被胁迫签名表态的事。

二零一七年三月中旬的一天,泸县玄滩镇东街社区唐燕、镇综治办的杨建,找到一位姓王的女士,要她签字不炼法轮功。王女士说:我又没炼法轮功,签什么字呀?来人说:我们都知道你没炼法轮功,不知道上面怎么把你的名字整上去了?既然你说你没炼法轮功,那你就签个字说你没炼。这样,国安就把名字给你除了,以后就不来找你了。你要是不签字,要牵涉你的儿子、子孙。王女士的儿子在国家单位上班,刚晋升晋级。没有背景的小小老百姓要跻身国家单位求生存是很不容易的。王女士一听要影响儿子儿孙,被迫签了这个字。

紧接着唐燕、杨建又胁迫王女士的丈夫签字,意思是要他保证、并监督王女士不再炼法轮功。王女士的丈夫可不是那么好欺骗的,他说,她炼都没炼法轮功,她本人签字表明没炼就行了嘛,怎么还要我签字?我为什么要签字呢?你这不是在整人吗?王女士的丈夫拒绝签字,社区、综治办的连环迫害没有得逞。

王女士虽然在恐惧中签了字,心里好懊恼,而且她想到,如果那些人再搞出什么名堂来纠缠不休,威胁到儿子的前途怎么办呢?王女士忧心至极,越想越气,越想越害怕,吃不下,睡不着,夫妻俩精神紧张,心烦意乱,非常痛苦。对泸县玄滩镇政府综治办与东街社区为达到签字凑数的目的,恐吓株连,其行为性质恶劣,手段卑鄙。王女士说,哪怕花钱打官司我也要告他们。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株连政策非常邪恶,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家人所造成的精神压力和痛苦,难以想象。

如,二零一六年七月前后,泸州茜草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因依法诉江遭到骚扰,茜草金沙社区七、八个人骚扰一名法轮功学员,追问其家庭成员的情况,连一岁的小孙子的名字都要追问,并威胁说,“要查三代!”常人哪里禁得起这般恐吓?该学员的儿媳吓得丧失理智,扑上去掐住婆母的脖子,幸而被人制止,差点闹出人命。

又如,迫害之初,茜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610”(专门为江泽民实施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就停了她儿子的工作,以此要挟她本人签字、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否则就一直不恢复她儿子的工作。老太太的儿子在政府机关工作,为了儿子她违心的签了字,表了态。二零一五年老太太依法诉江,她的儿子因母亲诉江被单位罚款一千五百元钱,钱从工资中扣除没有收据,没有对本人说明理由。儿子遭遇迫害不敢吱声,只得默默忍着。

三、法轮功学员正念抵制迫害

二零一七年所谓“敲门行动”,在我们泸州地区波及到了市区、县区、各乡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被问到还在炼法轮功没有,大都直接回答,炼!怎么不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不炼?

龙马潭区罗汉场社区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社区叫去,社区杨主任说:你没炼法轮功了,你是已经转化了的,你在表上签个字。该法轮功学员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炼法轮功了?我一直在炼,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我原来腿肿起走路都走不得,每天输液吃药,中药西药长期不断。我炼法轮功身体完全好了,我怎么不炼呢?我不签字。”社区主任叫人给她拍照,登记手机号,她一律不配合。

在纳溪区,多名法轮功学员受到骚扰。有的电话骚扰;有的进屋就照相。法轮功学员对进屋就照相的人说,你们这样做是错误的,照相的人转身就溜。一位法轮功学员是退休干部,见来人进门就照相,于是就对丈夫说:快拿相机来,我们也给他们照相,不然我们以后找不到他们,不知是谁来过。来人立刻停止了作恶,走了。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六点左右,泸县云锦镇湾头村的一农家院坝里,一位女法轮功学员正在喂鸡,原村长、派出所和其他单位的共五个人来对她说:上边来了文件,叫我们走访一下,看你们还在炼法轮功没有?该法轮功学员说:你们是谁?把证件拿给我看一下,我才回答你。现在骗子多得很,哪个敢相信你?他们无人出示证件。

他们要她进屋谈谈。她说:我的活儿多得很,没时间。说着就挑着东西往石坝上走。他们几个就转到她屋门外,看到门上贴的对联,就用相机拍照。该法轮功学员严厉的制止他们拍照。他们又问对联上说的是啥意思?她回答:是教人做好人的。他们又过来在石坝上把她拦住,追问对联的来历,并威胁道:你不说实话,看我把你抓来关起。关起来你就晓得说实话了。法轮功学员义正词严的说:你凭什么抓我?我又没做坏事!说着一边往前走。他们没法拦她,对联至今完好的贴着。

湾头村还有一位姓姓马的法轮功学员,来的人追问门上的对联“佛光普照”是啥意思?她回答说:现在信佛的人多得很,你们不也信佛嘛?哪个不想求神佛的保佑?他们本想揪住点什么辫子搞出点什么名堂来,但是法轮功学员念正、理正,智慧的回答使他们无话可说,谁也没动那对联,就走了。

在湾头村还有一户人家是炼法轮功的,当镇上的人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在田里干活。他说:你们不来找我,我还正想来找你们呢。那年你们把我弄去关了近一个月,没有任何手续,这不是知法犯法吗?你们这次来找我,有证件没有?没有的话什么都免谈,我可以不回答你们任何问题。来人没人出示任何证件,只好不了了之。

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反迫害

四月十日左右,龙马潭区红星社区的王主任与徐姓警察到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中,徐警察拿出一份表,说明表上的内容:法轮功是什么组织,签了名表态悔过,社区就除名。

这名法轮功学员知道了他们的来意,就说,既然你们来到我家里,就请听我说几句:“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社区人员、警察四个人合伙把我绑架到社区去,又关进纳溪看守所。当时家里钥匙在我身上,绑架、关押了我,还不准我与家人联系。

修炼法轮功前我的健康、心性情况是什么样,你问我的丈夫就晓得;修炼后我身心受益,我又变成了什么样的人,你问我丈夫,他最清楚。

我们修炼真、善、忍是在做好人,你社区要除我的名?除什么名?只有我们师父才能给我们从地狱里除名。我不需要你们除名,你们也除不了我的名。你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你看现在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王立军,以贪腐形式落马,实际是迫害了法轮功遭恶报了。这个名我不得给你签。你要认为法轮功是某教,就拿出法律依据来。”

社区干部与警察没话可说,就胁迫该法轮功学员的丈夫签名。他们或许以为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还象以往那样,由于恐惧会站在他们一边,乖乖的配合迫害。可他们万没想到,该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在权势的高压下拒绝签名。

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很多都越来越明白真相,逐步在摆脱恐惧,从被迫害的阴影中走出来。有的因有了反迫害的正念,还得到了福报。

四月十五日,泸县云锦镇派出所所长与冯石塔村正、副主任去骚扰该村一位七十岁左右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一进门就问她还在炼没有?并诱劝她说,签个字表个态不炼了,以免影响下一代、再下一代当兵、当公务员等等。这位老太太在威胁利诱下不动心,还给他们讲真相,谈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残酷等。一提劳教所的迫害,村干部、派出所所长就急忙打断,不让说。

用强权去欺凌一个常人百姓,在中共邪党的暴政下,那是常有的事,是轻而易举的事。村干部、派出所所长满有把握的认为,法轮功学员他们对付不了,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没有掌控不了的。于是他们就说,劳教所的事不要再提了。你还很顽固,把你丈夫喊回来做你的工作。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回来了,其丈夫却说:她炼她的,又没干坏事,有啥子了不起的嘛?她以前很多病都是炼功炼好了的。村干部与派出所所长如挨了当头一棒。想随意操控、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参与迫害这一招失效了,这是他们没想到的。于是他们没趣的走了。

正当这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时,她儿子骨质增生发作,不能工作,正好回家躺在屋里休息。这个儿子以前对母亲在严酷的高压下不放弃修炼不理解,后来明白了真相。这时他听见外面的动静,本想翻身起来冲出去与来人论理一番。无奈腰疼得不能动,只好在床上默默的骂着。等来的人一走,他母亲就听到他接连不断的惊呼:怪了,怪了!原来他疼得那么厉害的腰,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就不疼了。他母亲知道了他刚才的思想情况,就对他说,你心里有了维护大法的正念,师父帮你了,你得到福报了。于是这儿子高高兴兴工作去了。

五、法轮功学员慈悲劝善

各社区干部、派出所警察,多以“关心老人”、“入户登记”、“来看看你”等幌子“敲门”骚扰。有些人还在迷中不明真相,还被操控着死心塌地的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有的只是无可奈何的,被动的在参与。法轮功学员深知他们的处境与未来面临的危险,所以在抵制他们的违法行为的同时,也给他们讲真相,慈悲劝善。

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一位法轮功学员得知江阳区南城派出所的人要到她家里来“关心”,便烧好茶水等待。十点左右,南城派出所的、社区的两人一进屋就每间屋看。很可能在暗中摄像、拍照。法轮功学员客气的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是错误的。举个例子,你一开门,有人进屋就每间屋窜、拍照,你可能会报警吧?你来到我家我就当你是一家人。你们要工作要吃饭,我不恨你,不怨你,不为难你,这也是上头逼的。

他们最“关心”的还是房主人炼不炼法轮功。于是这位法轮功学员就说,请你们坐下听我慢慢谈。她说:“我年近八十了。我五十岁退休,啥子病都有,省里、市里各大医院都医不好,一只眼睛几乎失明。丈夫、儿女终日为我担忧。儿女们要上班,家里还有有很小的孩子,我拖累了一大家人,心里很难受。身体的痛苦,疾病无法治愈的压力,真是生不如死,我自杀被丈夫发现。”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他们说,你炼其它功嘛,你信佛教嘛,信基督教嘛。法轮功学员说:“太极拳我练过,什么气功都学过,但是什么作用也没有。法轮功好的很,一炼功全身的疾病都好了。我们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重德向善哪里不好?我在电业部门工作,电业部门哪个不偷电?单位的什么东西看得起就往家里拿。在世风日下的社会里,我不知道人应该如何重德,为何要重德?修炼了法轮功,我知道了该如何重德做好人。我自觉的把电表校正过来,贪、占单位的东西也退回去了。我们修炼就是修这颗心。你看,你们当警察的,到处去抓小偷,抓违法乱纪的,关进去放出来还犯错,还干坏事。因为他心没有改变,没有道德的约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错?错在哪儿?我们修炼人有大法,能自觉的改变自己不好的人心。”她还说:“我们是明明白白的受迫害。你们最苦,你们是暗地受迫害。九九年江泽民一个命令下来,你们这些公检法司、社区人员就被指使来迫害法轮功。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啊!你们是不是在被指使着犯错、犯罪呢?罪在江泽民。你们千万不要对法轮功怎么样,能够避免迫害就避免,实在无法避免,你们一定在心中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最后他们客气的告辞。

四月中旬,南城派出所、三星街社区一行三人以入户登记为借口骚扰一名法轮功学员,他们要了解其家庭情况,要登记电话号码,该法轮功学员说,这些是我个人的生活,我可以不告诉你。于是向他们讲天安门自焚造假;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迫害运动是江泽民个人泄私愤搞出来的。还向他们揭露中共利用劳教所对信仰的残酷迫害。一个警察告辞时解释道:这是我们的工作。法轮功学员双手合十胸前,真诚的告诫他们,即便是工作,也要多了解真相,分清是非善恶。

江阳区大山坪派出所一名警察电话通知罗汉场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去签名,说她是被“挂”起来的,须写个材料,签个字才能取下来。法轮功学员说,啥子叫“挂”起?什么“挂”起或不“挂”起的,与我无关。你们知道吗?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王立军这些江泽民培养的大贪官落马,实际上他们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了。天安门自焚完全是假的……她还说:你呢最好不要来找我。我以前一身的病,是个老病号,医学院几进几出。我的工资几十块钱还不够我的药费。36块钱一瓶的氨基酸,一个月的工资就输一瓶氨基酸就没了。什么都吃不下,一天二两米我都吞不了,走路弯腰驼背,气喘吁吁的。修炼法轮功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们既做好人,又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我没得错的。电话里谈了好一阵子,警察说:“我没有说你有错。”

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下楼刚出街就碰到江阳区石马沟社区书记、大山平派出所的警察好几个人欲上门找她。姓罗的警察说:“你如果外出要给我们说一声。”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是违法的,警察知法犯法,这不是还在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吗?于是,该法轮功学员就善劝他们:“江魔头狗急跳墙了,又叫你们跟着跳。你们不要跟着他跳,不要围着他转,到头来不会有好结果。”

他们又问及她儿子的情况,还说要到她家里来找她的丈夫谈(想绑架家属参与迫害)。这位法轮功学员为了挽救他们,能有机会、有时间面对面给他们讲真相,就说,欢迎你们来。

结语

从今年的“敲门”骚扰来看,泸州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证实大法,维护大法都做得堂堂正正,对“敲门”骚扰的人讲真相、劝善,体现了大法弟子修出来的慈悲;更多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觉醒,在站出来反迫害;社区干部、警察还敢顶风违法强闯民宅、抢东西的,威胁、恐吓强迫签字的已经不是普遍的了;有的态度和缓,能静心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有的打个电话随便问问在家没有就完事;有的村干部打个照面,看人在家,说句话转身就走;有的说,不要怕,不是来干扰,只是过问一下;有的说,好就在家炼吧……由此可见,人们在明白真相,在分清善恶。中共邪党江泽民要想再象九九年七二零那样掀起迫害的狂潮已经不可能了。继续维持这场迫害对邪恶来说,已经力不从心了,这场迫害即将结束。所谓的“敲门行动”,只不过是江泽民余孽的回光返照,苟延残喘而已。现在还在迷中继续迫害的人,应该清醒了。正如法轮功学员所说,江泽民狗急跳墙,你们不要跟着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