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法轮大法 一家人都受益

更新: 2018年1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前,名利情、妒嫉心都很重,身体患有各种疾病:两腿水肿,走路没劲,背疼的睡觉时只能躺一个多小时,然后就只能坐着睡。由于长期睡不好觉,导致我脾气越来越不好。有一天晚上半夜三更,我睡不着觉,心烦意乱,看见丈夫和儿子睡的香甜的样子,我就冲他们大叫,见他们没动静,我端了盆凉水把他们的被子浇透了。他们很怕我,即使这样也不敢惹我,像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多次,过后我也后悔,活的真是好苦好累。

一九九六年底,我有幸遇到一位大法弟子,她给我介绍了法轮功,第二天我就去了炼功点。炼功时我感觉后背暖暖的,舒服极了,心里也莫名的感觉美滋滋的。我微微睁开眼睛,看见满天都变成桔红色,连我周围都这样。炼完功后,感觉身体轻松,全身疾病缓解了许多,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状态,我立即请回了大法书。

后来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我用大法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很快我变了,性格内向的我变的开朗,笑容满面,不知不觉牙痛病、遗传性鼻窦炎好了,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

丈夫和儿子看到我的变化,从各方面都支持大法,维护大法,支持我修炼,也都得到了善报。我沐浴在法光里,很多人也跟着受益,下面简单的列举几个例子:

师父赐给了我一双眼睛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早上醒来,我的左眼痒的厉害,手不断的揉,肿的像鸡蛋大小,丈夫强迫我到医院检查。几个有名的专家诊断为虹膜炎,眼底已腐烂,并且说来晚了,得马上住院手术,立即把左眼球摘掉,切掉神经,保护右眼睛。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半天才回过神来,急忙问大夫,以后我的眼睛还能不能看书,大夫失望的摇头说,如果手术成功的话,右眼睛只能看点亮光,以后你就靠用这点亮伴随你的后半生了,看书是不可能了,如果手术失败,就双目失明。

丈夫排队办住院手续,我坐在一边椅子上,心情烦躁,惶恐不安,心想这马上就没眼睛了,但马上冷静下来,好象有种力量让我马上离开这里,我站起身来,不顾一切,左手捂着眼睛,右手推开人群,快步走出医院大门,找了一辆出租车回家了。刚到家丈夫随后赶来,拽着我要我马上回医院住院做手术。我拼命扒着门框说死也不去医院。丈夫打电话叫来娘家、婆家二十多人来劝我。亲人们看了我的眼睛和医院的诊断结果,都震惊了,哭着闹着让我去医院做手术。我心里明白医院治不好我的眼睛,只有求师父和大法,别无选择。

我说服了家人及亲朋好友,就在家学法炼功。可是丈夫仍然坚持去医院做手术,一连几天都闹腾着不停。这时娘家嫂子说:今天是星期天,又是初一,没有好大夫,再说她眼睛已经都这样了,不是说手术成功也和双眼瞎差不多吗?她已决定不去医院,你这么闹对她有什么好处?眼睛最怕上火。我想这是师父借她的嘴说话,我立刻对丈夫说:这是在消业,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这么吧,给我两天时间在家学法炼功,你不要管我,到星期一如果我的眼睛好转,就不去医院,如果不好转,我立马跟你去医院做手术。丈夫无奈只能这样,并且说:如果你要炼功炼好了,我也炼功。

于是我静下心来,双手捧起宝书《转法轮》,左眼睁不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用右眼很是费力,我就叫我侄女读给我听,听的出侄女是含着泪一句一句的读,越读越不成句子,哭一会儿,读一会儿。我停下说:你们不能这样,要想我的眼睛好起来,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的眼睛就能出现神奇,你们都配合我,这是真正的佛法啊。

大家都心情平静下来,我听着听着,感觉眼球在转,很舒服,不难受了。晚上安静下来后,我好像觉的有好多话要跟师父说,于是我捧起《转法轮》放在桌子上,双腿跪下,对师父说: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赐给我两只眼睛吧,我才四十三岁,以后的路很长。然后我双盘打坐,很难受时我就心里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一觉醒来,顿感头脑清晰,左眼睁开了个小缝,也不流泪了。到炼功点炼功时,当炼第一套功法中的“罗汉背山”[2]时,身体飘了起来,大概一尺多高,睁眼看见同修们的头顶排的整整齐齐,炼到第二套功法两侧抱轮时,感觉有人在扶我的胳膊给我纠正动作,我心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学法时,我明白了得病是因为业力造成的,因此不断提高心性。

半个多月后眼睛完好如初,家人和亲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许多人都请了大法书。二十多天后,左眼出现反复,红肿了十天左右,以后反复过几次,丈夫仍然有想让我去医院的想法,我就不断的向内找:是啊,我体贴丈夫了吗?我那顽固的自我,什么都我说了算,没理也得让丈夫认了错才算完。不失不得啊!明白法理后,丈夫再也没提过上医院的事,眼睛也不再犯了,而且身体其它疾病也不治而愈了,修炼将近二十年,没住过一次医院,没有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

至此,叩谢师父,是伟大的师父赐给了我一双眼睛,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丈夫的腰痛病不治而愈

自从我修炼以来,丈夫从各方面都支持。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疯狂迫害后,他从家中拿出两万块钱给同修,支持我和同修上访;学法小组一直在我家,大小型交流会很多都是在我家开,他在外面站岗放哨;流离失所的同修在我家住时,他都热情招待,从不计较个人得失。

丈夫患有腰痛病,严重时站着最多十多分钟,经多方医治,不见其效。二零一零年到医院诊治,诊断为腰痛椎管狭窄,医生建议做手术。儿子从北京请来专家医治,丈夫让我收拾东西准备住院做手术。我说我不同意手术,他们保证能做成功吗?丈夫说谁能保证?我说:“大法能保证,你也见证了我的身体神奇变化”。丈夫生气的说:“你不伺候我,我找保姆”。气冲冲的走了,我立即发正念,求师父救救我丈夫,不能手术。

大概两个小时后,丈夫象没事一样拎包回来了,见我就说:“你是不是给我发正念了?”他说经专家建议保守治疗,说腰部手术要求技术高,如果手术不成功,会终身瘫痪。我说:“你转了一大圈,还是学法炼功吧”。丈夫说也只能这样。从此丈夫捧起《转法轮》每天学一讲,其它时间看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有时还炼功,半个多月后,他的腰痛不治而愈,连其它疾病也不翼而飞了,一直到现在身体都很好。只是因害怕邪党迫害,至今没正式走入大法修炼。

师父救了我儿子的命

有一回我儿子去游泳池游泳,游泳池有标志,儿子觉的自己水性好,就一直往前游,越游越往下沉,还喝了几口水,他心想完了,忽然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顿时感到身体往上飘,一连念了几遍“法轮大法好”,身体飘上来了。

儿子游到岸边,抚着栏杆,连声说谢谢师父救了我,谢谢师父救了我。像类似这样有惊无险的事发生过几次,在此我叩谢伟大的师父。

我的儿子是个孝子,被邪党人员多次骚扰,他没说过一次埋怨的话,还经常鼓励我实修。他有时也看大法书,明白一些法理。

母亲的神奇故事

母亲六十二岁时得了一场大病,胆结石手术失败,连续两次住院,卧床近两年,医生多次下病危书,说就是死不了也是植物人。母亲一生做善事,用土方救过许多人命,出院后,竟奇迹般活了过来。母亲非常认同大法。二零零一年,我在娘家遭邪恶绑架,母亲向在场的警察说:“看你们谁敢动动我的女儿,我的女儿炼功做好人,违犯了哪条法律?”

二零零四至二零零六年,母亲曾几次住院,医生下病危书,我让她听师父讲法,念法轮大法好,母亲几次出现奇迹。母亲八十八岁高龄才安详离世。

妹妹家的神奇故事

妹妹一家人都看过大法书,妹妹有时和我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在多种场合证实大法。自从江鬼发动迫害以来,我曾多次被骚扰,妹妹多次保护大法书、真相资料和耗材。

二零一一年,正值收秋,外甥女帮大人往房顶拎玉米,一不小心从房顶上掉下来了,房顶离地面四、五米高,水泥地面,就听孩子喊妈妈,家人都惊呆了。妹妹立即念“法轮大法好”,让孩子也快念“法轮大法好”,叫全家人都念“法轮大法好”,对孩子说你三姨是炼法轮功的,一定没事的,别怕。外甥女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哪儿都没伤着,全家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妹夫在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晚上,背痛的厉害,去医院救治,路上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医院诊断为突发性心脏病,需做心脏搭桥手术,因病情严重,医生建议去北京诊治。在去北京的路上,妹夫一直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到了北京医院还念。医生说念吧,只要能减轻疼痛就念。主治医生让马上准备十五万块钱,等主任签字后就立即手术。当时主任不在医院,妹妹就给我打电话说明情况,我说他们说了不算,得我们说了算,快念“法轮大法好”,三天就回家。正好第三天主任上班,建议保守治疗,说是病情严重,怕下不了手术台,观察几天再做决定。妹夫要求出院,就回家学法炼功,二十多天后,心脏病好了,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一次也没犯过。但因邪党迫害害怕,也没正式走入大法修炼。

六、侄子的心脏病不治而愈

我的娘家侄子很认同大法,有时还看《转法轮》,在各种场合证实大法,有时开车拉着我和同修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去年三月十六日,背痛去医院,被诊断为心脏病,需做心脏搭桥手术,赶紧托关系找北京专家。下午五点半要做手术了,我儿子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我,我放下电话就往医院赶,看到侄子家人们有的还在抹眼泪,我见到侄子就说:“你快念‘法轮大法好’,一定没事的。”

我也给在场的人说:“你们都念‘法轮大法好’。”因为娘家人大部份都明白真相,认同大法,大家都开始念。这时候护士过来把侄子推進手术室。

大概五分钟后,护士出来了,说动脉不堵塞了,不用做手术了。大家一听高兴的哭了,抱着我哭。直到现在侄子的身体哪都挺好。侄子媳妇还后悔白白的在医院扔了一万多的检查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