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莫惠萍第三次遭冤狱折磨的经历

更新时间: 2017年06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莫惠萍,女,出租车司机,今年41岁,家住宁夏石嘴山市惠农区。

莫惠萍修炼前患有严重的偏头疼,每次发作时疼的就想把头撞到墙上,还有胃炎。一九九九年三月莫惠萍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的几个月后胃炎好了,偏头疼也再没犯过。通过不断的学法,她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沉浸在得法后的喜悦当中。

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莫惠萍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抓捕关押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六月被非法抓捕关押判刑三年半,其亲人和同学都曾遭受过迫害。

莫惠萍前两次坐冤狱遭迫害的情况请参阅明慧网《宁夏莫惠萍自述遭受的迫害》一文。

以下是莫惠萍自述第三次遭迫害的情况:

一、被非法抓捕拘留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我在吴忠市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吴忠市利通区民生街派出所副所长王涛等绑架、并当街殴打,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罗新平。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马明朗等人当天晚上把我和罗新平关到了吴忠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我和罗新平关在一个监号。

到第十四天时,吴忠市610来的两个男的问了我一些问题,包括:从拘留所出去后是否还炼法轮功?我说: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过了一阵,又来了一女两男自称是惠农区园艺镇派出所的,又问了一些问题。我没理他们,他们就走了。当天下午民生街派出所的四五个警察到拘留所监号把我拉到另一个房子要强行采指纹,我不配合。这些人就把我抬到警车上,又把罗新平推搡出来一起拉到警车上拉到了吴忠市看守所。我和罗新平被分别关押了。

二、在看守所绝食

到看守所,为抗议迫害,我开始绝食。绝食第四天,看守所所长杨平(他们叫大杨平)、姓王的指导员(都叫王导,女)、看守贾凤梅和杨娟、看守所医生马涛等一伙人将我从监号带到一间空房子,王导又叫来好几个在押的男嫌犯和我所在监号的监号长郑×梅。王导指挥这几个男的将我按倒在地,拿着管子强行往我嘴里塞。这些人有按头的、掰嘴的、压腿的,我咬紧牙关奋力反抗。王导又出招让用鞋子使劲打我的脚心,通过刺激迫使我张嘴。我心里一直默默地求大法师父保护,最终他们没有得逞。这些人又把我拉回监号了。

回到看守所,杨平、贾凤梅等人给关押人员说:给莫惠萍灌食是为了挽救她的生命。

绝食第五天驻所人员一男一女到监号假惺惺地说: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向上面反映,但你得吃饭。我依然没有放弃绝食。当天马涛带我到看守所医务室做心电图,罗新平也被带去做了心电图、量了血压。我碰到罗新平,得知她也绝食了。罗新平量的血压很高。

绝食到第七天时,马明朗等人来诱骗我说:罗新平已经吃饭了,我们已经把她放了。当天晚上我看到罗新平被人带出监号了。其实罗新平回家是因遭迫害血压高得很,看守所害怕了才给办的取保候审。

绝食第十天时,我已经意识模糊,虚弱地站不起来了。我被在押人员架到一间办公室,马明朗、宁夏公安厅的骆建等三人在这个办公室。我记得骆建还讽刺挖苦我一顿,后面发生什么就记不清了。

三、被强行输液、诱骗进食

骆建到看守所后的第二天一大早,贾凤梅带人到监号给我戴好脚镣、手铐,之后一个男嫌犯把我背到警车上,马涛等人跟着,把我送到吴忠市的一家小诊所抬到病床上,将手铐解开铐在床上输液。王导、贾凤梅、杨娟三人在那里看守。

输液时,王导几人让我喝水,并抱怨说:你这样做,害得我们回不了家,我们家里还有孩子,你也为我们想想。我内心十分纠结,犹豫之中她们拿来水我就喝了。

从早上9点输到晚上10点,她们把我又送回看守所,医院还给开了药。药我倒了,犯人看见诬告后,贾凤梅骂我:给你输液买药都花了多少钱,你还不喝等等。

那时我想:罗新平吃饭后回家了,我得吃点饭回家时才能走得动。当晚贾凤梅等人又拿来东西让我吃,我就强忍着恶心吃了些馒头。此后,我正常进食等待着放我回家。

四、麻醉后鼻饲

几天后,他们没有放我,吴忠市国保的人竟然给我送来逮捕证。我看这些人说的全是谎话,我又一次开始绝食。

这次绝食的第四天,杨平威胁让我吃饭,我不吃。杨平派人给我戴上手铐脚镣,伙同马涛、杨娟、看守所司机一伙再次把我拉到吴忠市一家小医院。到医院,还是用手铐将我铐在床上,一个女医生给我插管子我反抗。杨平像恶魔一样疯狂地扯拽我的头发,头发一绺绺掉了,其他几人按着头使劲把管子往我鼻子里捅。这样反复捅了多次,把我的鼻孔捅烂了(后来发炎流脓),全身都是血。这样强行灌了几个小时,最终还是没灌成,又把我又拉回了看守所。

第二天,杨平再次派人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杨平带着几个人将我拉到吴忠市第一人民医院。到医院后将我按到病床上,打了全麻。我失去知觉后,他们给我强行插上了鼻饲管。怕我醒来后拽掉,杨平指使医生把鼻饲管用针线缝到鼻子上。一咽吐沫喉咙就疼,一碰鼻饲管疼得撕心裂肺。

他们又把我拉回看守所监号,将我放在床上平躺着,用两只铐子将两手分别铐在床的两侧,脚镣用东西固定在床尾,我一点都动不了了。杨平让嫌犯从鼻饲管里打牛奶,后来我听说牛奶里面加了药。

我被固定在床上后,杨平将看守所所有在押女嫌犯大约七八十人,按照监号顺序轮流带到床前“参观”。杨平指着我恶狠狠地对那些人说:这就是绝食的后果与下场!

我被这样固定着迫害了七天,每天只让上两次厕所。第八天,我实在承受不住了,只得向杨平低头认错,他们才把我放开。

五、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吴忠市利通区法院给我非法开庭。

法庭内坐着四、五十个我根本不认识的旁听“群众”,我的亲友只有几个。开庭时,我和家人聘请的律师发言时多次被法官杜卫军打断,杜卫军还叫嚣要将律师逐出法庭。公诉人马玲燕对律师的辩护无言以对时竟然气急败坏地说:散发宣传品就是破坏法律实施。庭审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没有宣布结果。后来诬判四年,我立即上诉了。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吴忠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家人再次给我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宁夏610、吴忠市610人员故伎重演再次安排社会上的几十个人占据法庭的座位,我的几个家人被法警无理驱赶到最后一排剩余的几个座位上。

我和弟媳妇及聘请的北京律师当庭做了无罪辩护。当律师指出法院依据“两高”通知给法轮功学员定罪本身就是非法的时,公诉人狡辩说:我们的法律依据就是“两高”的通知。

我和弟媳妇辩护发言时,法官艾进春多次无理阻挠。最后我说:希望法官作出明智的选择!艾进春一下魔性大发,恶语相向攻击我。

经历两次开庭后,我被两级法院枉法判刑四年。

六、在宁夏女子监狱遭“熬鹰”、“坐小凳子”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吴忠市看守所恶警把我劫持到宁夏女子监狱一监区,监区长是王琴、副监区长范红(我此前被判刑时她就在监区)。前二十天我被关在其他监舍。当时攻坚组的黑屋子里关的是法轮功学员陈淑琴。陈淑琴走了以后就把我关到里面了。

在黑屋子里,吸毒贩毒犯刘毛梅、杀人犯刘敏、贪污犯赵小雪、贩毒犯马娟、谢小霞五个包夹寸步不离迫害我。主要的迫害方式:

1、 关在黑屋子不让见人

严管监舍的墙上挂着辱骂师父的条幅,厚厚的窗帘整天拉着,屋里黑黑的,除了每天可以上三趟厕所外,不让出这个门半步。我上厕所时其他犯人都不让出监室(不让我见人)。饭菜由几个包夹给打来,不管多少必须吃完。

2、“熬鹰”、“坐小凳子”、逼迫看光盘、毒打

监狱堂而皇之地规定:晚上10点钟所有关押人员必须睡觉,但关在严管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遭“熬鹰”。进到严管监室后,包夹逼迫坐在小塑料凳上看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光盘,我低头不看。她们就用拳头捣我,逼迫抬头坐好。晚上,我还是被强迫坐在小凳子上,她们轮番看着,不让睡觉。我不坐,她们就把我拉倒在地上,刘毛梅用拳头狠狠捣我的脸,用脚在身上乱踢。其他四个人在旁边把我按住,让刘毛梅打我。我大声喊:打人了!她们几个一起上来把我按倒捂住嘴。我奋力挣扎,她们把我拉扯起来,轮番拽着我的领子,只要我一闭眼睛,刘毛梅就用带喷嘴的瓶子往我的眼睛里喷水。

这期间几个包夹折磨得我受不了了,我要求见狱警,包夹恶毒地辱骂我。我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不但不听,刘毛梅还拿起《转法轮》使劲打我的脸,还用脚后跟使劲踩我的脚背,我的脚长时间肿得像面包。

3、逼迫写“心得体会”、“思想汇报”、罚站、毒打、浇凉水

包夹逼迫每天写一篇所谓看录像后的心得体会,每周写一份思想汇报,写的满意,一天让睡两三个小时,还得保持她们要求的睡姿。只要没有达到要求,不写“五书”,就逼迫我站十几个小时。这期间我的腿一直是肿胀的,腰疼得厉害站不住。我站的不直或站着打个盹,包夹就捣我,用手掐、拧胳膊。有时,半夜三更的,我实在熬不住打了个盹,包夹就拿着提前接好的冷水,不停地用杯子从头上浇,大冬天冻得发抖,棉衣湿透了,只能用体温慢慢焐干。

4、毒打、辱骂

有一天我说:这些光盘里都是骗人的谎言,法轮功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香港、澳门都是公开炼的。刘毛梅听了,不让我说,上蹿下跳疯狂地用拳头打我的脸、谩骂师父,拿起《转法轮》扇我的脸。我说: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她躺在床上说:我等着,看我是不是会遭报应。当天晚上她站在我跟前说:你们师父怎么没来报应我,我不是好好地吗?

此后,刘毛梅不让我上厕所,几天后,我绝食抵制,她们才允许了。

后来我承受不住,就写了“心得体会”及“思想汇报”,刘毛梅看了不满意,就用拳头捣我的脸、鼻子。每天写的不符合刘毛梅的心意,刘毛梅就打我,好多次刘毛梅把我鼻子打烂,流得满身满地是血。有时候我睡着了,不经意间把胳膊搭在头上(她们认为是在炼功),她们就把我从床上猛地拽起来,几个人轮番不分白昼盯着,不让合眼。

5、长时间折磨生不如死

这些邪恶的包夹长时间迫害,致使我身体越来越虚弱,腰疼、腿肿、臀部肿了烂了、黑紫结痂了,意识越来越模糊。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不知道白天黑夜,整天懵懵懂懂的,就象呆在地狱里。我实在承受不住违心地“转化”了。

6、干奴工

我“转化”后,她们开始让自己打饭,上午学习,下午干奴工。给宁夏厚生记食品厂加工蚕豆,剥豆皮时经常用牙咬皮。监区所有人都参与干奴工剥豆皮,包括艾滋病、肝炎、梅毒犯人都在干,没有任何防护。给内蒙古的一个单位分装碱面子,大包装分成小袋,地面很肮脏。往内蒙古发货。还剪辣子蒂。

干奴工后,我才知道迫害我的五个包夹是在狱警的教唆下干的,而且对我的迫害是在全程监控下实施的。我见到罗新平也被劫持到监狱了。

六、冤狱期满被逼迫采指纹、写“保证书”

冤狱期满我回家时,狱警骗我说有人接你呢!到监狱门口看见我家所在地惠农区园艺派出所的三个人开警车来“接”我。我要跟我姐回家。这三个人说:要给办个手续才能走。而且要把我劫持到他们派出所。我姐质问他们:她已经刑满释放,还办什么手续?这些人说:那就不去惠农了,到银固公路派出所一趟。结果这几个人把我又劫持到银川市银固路派出所采了指纹逼迫写了“保证书”后才放我回家。

结语

回家后,我得知,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610”头子周永康、李东生等人已经遭报应入狱,已有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给高检高院邮寄了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诉状,江泽民的罪恶必将被清算。善恶必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我希望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要再相信谎言,赶快了解法轮功真相,为自己赢得未来!

我此次遭迫害的情况请参阅明慧网《宁夏法院非法开庭 610操控公检法作恶》、《二审开庭陷害莫惠萍 宁夏610继续践踏法律》等文章。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