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哈尔滨传法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得法前我满身是病: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风湿病、肩周炎、脑震荡后遗症,眼睛也有病,到处求医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医生对我丈夫说我很危险。我因心脏病出现休克现象,一次比一次重,休克后就抽,整天躺在炕上,一天只能坐几分钟。

邻居嫂子来看我,对我丈夫说哈尔滨来了一个气功大师能治百病,要在那里教功,过两天她也去。那时孩子上学,丈夫走不了,我们两家处的很好,我就求这位嫂子带我去。嫂子一路辛苦,对我处处关心,精心照顾,我顺利到达了哈尔滨。

学习班于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在哈尔滨冰球馆举办。馆内四面坐满了几千人,过道上也站满了人,外面还有很多人没進来。师父来到讲台时,我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师父那慈悲祥和的面容,用语言真是无法表达,我就感觉像见到最亲最亲的亲人了,高兴的热泪盈眶。

来的人太多,无法進到馆内,师父对着麦克风说:外边没進来的人,别担心,什么都照样得。第一堂课,师父讲师父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我聚精会神认真的听师父讲的每一句法,字字句句都打在我脑海里。我看到师父讲法时头上有五颜六色的佛光发到全场每个学员身上。我立刻感到全身轻松,我的病就这样瞬间不翼而飞。在回旅店的路上就感觉走路生风,轻飘飘的了。

第四天我和学员们去太阳岛公园,往返三十多里路,没有累的感觉,像从来没病一样。大法祛病健身太快,太神奇,太不可思议,这是我亲身经历。若是听别人说我还未必能相信。我那样一个多病的身体,师父的佛光照到我身上一刹那就百病全无!我太幸运了,太幸福了!做梦也想不到的天大的好事落到我头上了!我的健康身体是师父给的,我只有百分之百的听师父的话,师父让做什么就做好什么。

真是缘份所致,在太阳岛我们有幸见到了师父,大家特别高兴,都说想和师父照像,可谁也不好意思和师父说。我说:“我去说。”我走到师父面前说:“师父,我们都是走了三千多里路来学法轮功的,我们想和师父照像留个纪念。”师父笑了,说:“那就站好吧。”师父让随行的工作人员照了像,师父在中间,学员在两边。这照片异常珍贵,经历了邪恶的疯狂迫害,我一直珍藏至今。

冰球馆毕竟场地有限,满足不了更多的当地人听法的要求。师父安排在一个大俱乐部给当地人讲一次法,师父告诉在座参加班的学员不要去,要把位置让给当地没机会参加班的人。可是我们求法心切,没听师父的话,我们地区的学员都去了。当时师父给全体学员净化身体。师父说:以前参加过班的学员你们的身体没有病了,你想一下你家里的一个人有什么病,你回去看他病就好了。

我就想我十一岁的儿子每天睡觉早上醒来都大汗淋漓,褥子都湿透了,孩子面容消瘦,脸色苍白,医生说是贫血。可到哪儿治也没治好。我就想儿子的贫血病。等到学法班结束时回到家里,第二天早上起床一看:儿子的褥子、被子全都干干的。儿子的病没了!从此孩子渐渐的胖了,脸上也红润了。大法的神奇使我热血沸腾,师父的大恩大德,无以言表,无以为报。

从学习班回来我像换了一个人:身体好了,脾气、心性也变了。

结婚时婆婆家没为我花什么钱。为此我心里不平衡,总是和丈夫唠叨个没完,说他们家不好,结婚前老公公答应给买这个买那个,说我要啥给啥,结婚时,什么也没给。我对婆家产生怨恨,不登婆家门,也不准丈夫登婆家门。从学习班回来,我买最好的点心给婆婆吃,还给婆婆买衣服。婆婆很吃惊。我告诉婆婆:我学法轮功了,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我以前错了。我说,公公一个人挣钱,维持全家八口人生活,又娶大嫂又娶二嫂,实在困难,我还跟着争,确实不对劲,还请老人谅解。

从那以后我对婆婆越来越好,婆婆很感动,经常背着其他媳妇给我钱,还说:给她们花钱了,就没给你花钱,对不起你。我不要,婆婆就哭。我只好拿了,过几天我再加倍给送去。婆婆逢人就说:这个媳妇孝顺,通情达理。婆家人对我的看法也根本转变了。大伯哥伸出大拇指称赞我:“你真是好样的!”

我身心的巨大变化,缘于法轮大法。是大法再造了我,我是在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