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之年修大法 实修救人不懈怠

更新: 2017年07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七岁了,回头看我这一辈子,尝遍人间苦酸甜,历尽世上荣与辱。这辈子,让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是自己太傻,太糊涂,七十多岁才与大法结缘,搭上末班车;让我最喜悦的一件事,就是我终于有了师父,走上了随师正法、返本归真的神路。这里,我把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修大法柳暗花明

我曾患多种疾病:高血压,高压超过一百六十,经常头晕,严重时晕的天旋地转;糖尿病,靠注射胰岛素维持生命;最严重的是心脏病,二尖瓣关闭,一犯病就得上医院抢救。我还患有颈、腰椎骨质增生,膝关节骨刺,加上严重失眠,是医院的常住户,每天大把大把吃药,生活不能自理。病痛的折磨让我心灰意冷,生不如死,暗想,自己都七十多岁了,也起不了啥作用了,反而成了个累赘,让老伴和全家人一年到头为我忧心操劳,而不能正常的工作,开心的过日子。看着老伴的苦闷无奈和孩子们的忙碌担忧,我常常内心难过,这样活下去真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为了寻求精神解脱,我曾皈依佛教,天天烧香磕头,求佛祖保佑,也没能使我的痛苦绝望有丝毫减轻。期间,曾有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因受党文化的毒害太深,一直没有走入大法修炼的门。

二零一四年,我又犯了心脏病。这次病来的更厉害,家人把我送到区医院抢救。在抢救的六天里,竟连续犯病五次。主治医生皱眉摇头,没办法,又转到本市中心医院。转院后,病情暂时控制住了,但也只能靠输液、服药维持不死,我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在走投无路的时刻,求生的欲望,使我想到了法轮功,冥冥中我看到了一线希望。我想起,大法弟子曾经告诉我:危难之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试试吧,看看灵不灵。于是,我开始在心里默念这“九字吉言”,真是神奇,刚念了一小会儿,就不太难受了。我高兴的跟老伴说了这件事。我说:“医院治不好我的病,兴许法轮功能救我的命。我不住院了,我要学法轮功,咱回家吧。”老伴听了也同意,反正医院也治不好,不如回家炼功。当天就给我办了出院手续。

一回到家里,我就找出大法弟子送给我的宝书《转法轮》,让老伴读给我听。老伴翻开首页,我看着师父法像慈祥的笑容,感觉象曾见过似的,感觉非常亲切和温暖。老伴给读着,我一字一句认真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后肚子有点饿,想吃东西。那时候,我已经好多天没吃东西了,胃里胀胀的,没有一点食欲,没有饿的感觉。这时候想吃了。老伴高兴啊,立即为我煮了米粥,我一下吃了一碗,浑身热乎乎的,身上也不怎么疼了,也有精神了,有点力气了,自己能下床了。我不让老伴搀扶,自己试着上厕所去解手。已经多少天走不成路了,这一下能自己走着上厕所了,身上也舒服了,我心里那个惊喜呀,简直没法说了。

老伴亲眼看着我的神奇变化,惊呆了:“法轮功真神了!老伴,快给李老师磕头!”一句话提醒了我,我赶忙敬上香,打开宝书,面对师父法像,虔诚地叩拜师父:“师父,弟子谢谢您!从今以后,我要好好修炼大法,请师父收下我这个弟子吧。”

我走出家门,找到认识的大法老学员,学炼功动作,五套功法全部学会了。我每天坚持炼功,打坐,参加了学法小组,在老学员的带动下提高的很快。身体变化更大,血压、血糖稳定了,心脏病消失了,最明显的是脚、腿不疼了,能走路了,也能干家务活了,以前都是老伴伺候我,现在我来伺候他,给他洗衣做饭。

修大法以后,我的家人不用再为我的健康担心受累了,他们目睹了大法的神奇,超常,相信大法,感谢师父,支持我修炼。温馨的气氛荡漾在我们家里。

我老伴是个老警察,一辈子经历过邪党的各种政治运动和灌输洗脑,中毒很深。但从我修炼后的变化,他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主动了解真相,看《九评》,理解了大法,明白了真相。老伴支持我修炼,抢着干家务活,让我有时间多看书。还多次提醒我别误了去参加集体学法,提醒我别耽误了整点发正念。他不但支持我救人,自己还遇机会给人讲真相。

一次,他在牌场打牌,有位大法弟子过去讲真相,一个牌友抵触,口出恶言。我老伴马上截住他的话,谈了自己的看法:“我看法轮功讲的都是真的,我相信,听听有好处,没坏处。”接着,他给牌友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让大家知道是中共在编造谎言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叫大家辨真假,别上当,保个平安,比啥都重要。

每逢节假日,孩子们要回来团聚,老伴都会在头天先斟酌一番,怎样给孩子们讲真相,讲啥内容,有时想得半夜还睡不着。

我儿子也在公安,一开始,他听信媒体谎言,不相信大法。我和老伴多次给他讲真相,他明白了大法是正的,中共是邪的,但还是怕我出去讲真相有危险,劝我别出去。儿媳很明白,说:“只要咱妈身体好,她想炼就炼,想讲就讲,她自己受益了,想让别人也受益,我支持。”儿子看一家人态度都这么明确,也不说什么了。

二、守正念业消身轻

学法后,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得按大法的标准真修实修,才是合格的大法弟子。因为得法太晚,我要奋起直追。在老弟子的带动下,我坚持每天晨炼五套功法,用大量时间学法,小组学法一次不缺,并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对照,事事对照。其间,身体曾出现几次病业关,都在正念中很快过去了。

一次是在刚得法不久。突然头晕的难受,坐不住,胸闷心悸,浑身瘫软。这突如其来的症状,把老伴吓坏了。我想,我修炼了,师父已经给我把身体净化了,我这不是病,再说,我有师父保护,什么事也不会有。我让老伴把我扶起来,靠着他坐着,让他给我读法。老伴读着,我认真听着,师父每句话都打到了我的脑子里,我感觉自己整个身心全都溶到法里去了,慈悲、祥和、美妙。读完一讲后,症状完全消失,又恢复到一身轻的状态。

经历第一次关,我修大法的信念更加坚定。到学法组谈了这个事,同修们都为我高兴。

第二次,我正炼第二套功法抱轮,腿上开始冒凉气,接着奇痒难忍,好象很多虫子从肉里往外拱,特别闹心,站不住,想坐下来。这时,师父的一句话打入我的脑子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把心一横:这点苦算什么,坚持下去,有师在,怕什么?此念一出,腿上忽然象有东西在转,一股柔和的热风往身上吹拂,非常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腿(腿上过去有骨刺)。调整了腿之后,又调整了胳膊,出现一只胳膊凉,一只胳膊热的感觉。做完四个抱轮动作,我浑身是汗,但全身轻松,胳膊、腿不疼了,走路更利索了。

三、修心性知错就改

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我知道了大法修炼主要是按“真、善、忍”的标准修自己的心性,在矛盾中、摔摔打打中升华。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1]过去当常人时,我自尊心很强,很要面子,听到一句不好听的,就能难受好几天。修大法后,知道不顺心的事能提高心性,遇到矛盾应该找自己,初步体会到了修炼的幸福玄妙。

有一次集体学法时,一个老学员突然板着脸问我:“你家为啥还供着观音菩萨像?你是真修吗?”听到她的责问,我一下子懵了。心想:都是修大法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说话?接受不了,当场和她争辩起来,互不相让,气的我哭起来了。其他同修都劝我,最后不欢而散。

回到家,老伴看我不高兴,问我怎么回事,我没告诉他,心里暗自生闷气。夜里睡觉,躺在床上还在想:你是个老学员,你不是鼓励我,帮助我,反而说话恁难听。越想越睡不着,干脆不睡了,学法吧。我把宝书《转法轮》翻到<第四讲>,眼睛一亮,悟到了。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我一下明白了,哎呀,原来是在让我提高心性啊!自己悟性差,把提高心性的机会丢掉了,还生同修的气,真是太不应该了。法理明了,心里立刻就轻松了。

再学法时,我见到那位同修,想道歉。还没等我开口,同修却先向我道歉:“姐,那天真是我不对,不该对你那样说话。”我微笑着告诉她:“我老伴没修大法,他皈依了,把观音像摆到家里了。我要给他扔了,他会反感,误解。我已经按师父说的,清理了佛像上不好的东西,请师父为佛像开了光。我已经明白了,你说我是为我好,怕我走偏了。我生气、辩解,是执着心,我要修去它。”一场误会化解了,我也从中得到了提高,不能被别人说的执着心减弱了。真得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在与家人相处时,我也注意修自己。有这么一件事:我孙媳妇利益心较重,平时很会算计,过节看望爷奶,总是带来一些过期处理的饮料和食品,家里没人愿意喝,没谁敢吃。我想:东西扔掉了,孙媳妇白白花了钱,太可惜了。在端午节前,她带着买的过期的松花蛋等东西来了,我对她说:“以后你别买这些东西了,又花钱,还不好,你买块烤红薯我都高兴。”孙媳妇听了立刻就变脸了,说我嫌她买的东西不好,大闹一场,哭着喊着没完没了。

我悟到,这是心性考验来了,我是炼功人,要按师父说的做,找自己的不对,高标准要求自己。于是,我诚恳的向她道歉:“孩子,别生气了,是奶奶错了,你花钱买东西,来孝敬爷爷奶奶,是你的一片心意,我不该那样说话,奶奶伤害了你,奶奶给你赔不是。”她看我真诚的道歉,就不再闹了,回去了。

一直在旁边不知所措的老伴,看到即将爆发的家庭冲突一下子烟消云散,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高兴的对我说:“老伴,谢谢你!为了家庭和睦,你这当奶奶的向晚辈认错,委屈你了。”从此以后,老伴对大法更加相信、敬重了。

四、兑誓约救度世人

学师父在各地讲法,我知道了正法已近尾声。。我把宝书《转法轮》翻到〈第四讲〉,眼睛一亮班车,我要更加努力修炼,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上正法進程。看到老学员天天忙着发资料、劝三退,利用一切机会救人,忙的不可开交,我坐不住了,让老伴带着我发资料。然后,先在熟人中劝三退。过去的老邻居,老同事听了真相,都相信我讲的,纷纷表态退党团队,他们说:“我们认识大半辈子了,知道你的为人,都是为我们好。共产党坏事干绝,早晚要完蛋,咱不能给它当垫背的,退!”

在熟人中讲真相做的比较顺利,更增加了我救人的信心。接着,我开始走出去给陌生人讲真相,并与同修经常交流,慢慢由胆胆突突的讲,变成堂堂正正的讲,由不会讲到能自如的讲,效果越来越好。每当看到有缘人明白真相后的喜悦,我深深感受到大法弟子在大劫前慈悲救人的紧迫、幸福和神圣。

一天,我骑三轮车和同修结伴救人。走到沙河南岸,把三轮车停在人行道旁边。刚往那一站,只见一个小伙子开着一辆白色轿车、打着手机向我站的方向冲过来,那轿车越过道牙,撞向三轮车。三轮车顶着我的腰,把我撞出好远,摔倒在地上。小伙子赶紧刹车,从车上跳下来扶我,以为闯下大祸了,脸吓得发白。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活动一下,什么事都没有,三轮车也好好的。可那小伙子的轿车前脸擦伤,倒车镜撞掉,连着电线耷拉着。我心里很明白,是师父法身保护了我。小伙子吓坏了,哆嗦着嘴问我:“大姨,碍事不碍事?”我说:“不碍事,你走吧。”小伙子愣住了,激动的说了一句:“我可遇到好人了”。我说:“孩子,我是修炼大法的,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然后,我给他讲了真相,他也听明白了。他是信耶稣的,虽然当时没表态三退,但是他说,经历了这件事,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大法弟子的风范,以后不再相信电视上的谎言了。

耄耋之年得大法,我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幸福和荣耀。我要珍惜师父给予的一切,当师父的好弟子,助师正法,在危难来前,抓紧抢人、救人,让法船满载,让师父高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