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更新时间: 2017年07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我是一名医生,每当朋友与我探讨当今人们被各种疾病困扰、如何健康的话题,我都会以亲身经历告诉对方:修炼法轮大法,能使人的身体达到真正的健康,这超常现象的背后,我体验到了道德与物质的统一。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标准,身体状况也随之改善。以下是我的经历。

一、中共部队的大染缸

我的父亲在部队工作,三岁时我進了军区幼儿园,在那里我看到了人间的贫富两层天,部队幼儿园里吃的是牛奶面包,而外面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我从小爱唱爱跳,大人们都说我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中学毕业赶上了上山下乡,我進了部队文工团,成了一名歌唱演员,后来又回到地方工作。我看到了中共部队的腐败、文艺界的混乱。中共党文化以无神论给百姓洗脑,造成人们没有对天理的敬畏之心,不相信善恶有报,以“权钱名利”为大,道德下滑。

那时我经常去北京参加声乐比赛或演出,接触各种人物,如北京兵部领导、各部队领导、市领导、导演、生意人,在这个大染缸中被污染着。最初,我也有挣大钱、出人头地的想法,结果发现不行,开放性乱这条路太黑暗了,这钱我挣不了。

我复员到地方的时候,部队的一个处长为了安排我的工作,特意跑了七次,他说:“我让你進市公安局,但是你得跟我儿子结婚。”还有几个部长、老干部也提出帮我安排工作,条件都是我做他们的儿媳妇。我拒绝了。一次我与一位中学女同学相遇,她知道我在找工作,也说:“我爸爸是军工单位的厂长,我让我爸帮你進军工厂,但是你得以儿媳妇的名义去。”

我思来想去,觉的这家人还算朴实,女同学的哥哥人品很好。那时我还想照顾身体不好的母亲,而这个军工厂与母亲家只隔着一条马路,就同意了。我在部队的野战医院工作过,因此我到了军工厂的卫生所,继续学医,成了一名医生。我想:我宁可挣这40.5元(那时地方的工资是38.6元),也不去挣道德败坏的钱。虽然我没有在这个大染缸中完全滑下去,但是我不知道人究竟为何而生。

二、找到生命意义

一九九八年春,我在一位医务人员那里得到了《转法轮》一书,书中讲的真、善、忍震撼着我,我心想:在当今社会,谁敢讲真啊?讲真话要挨整的,中共运动中死了多少讲真话的人哪!善,做个善良人、老实巴交的人,能挣到钱吗?现在多少人都为钱活着呀!忍,不受欺负吗?而这本书讲真、善、忍,太正了!

反复拜读《转法轮》一书,我明白了人类的道德败坏,是因为没有了心法的约束,而真、善、忍是衡量好与坏的标准。我感到自己的心一下子就被摆正了,我懂得了道德败坏的可悲与可怕。法轮大法要修炼者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完全为了别人的好人。我的本性复苏了,按真、善、忍做,这样活着才值得,这是生命存在的意义!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三、归正言行

此后,我也遇到过一些不正的人。卫生所的所长,只要女护士、医生想晋职称、提干,都要和他拉关系,否则就打击报复。人们议论说:“不正当的关系公开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对我说:“你下班之后晚走一会。”我说:“我不能晚走。”我从来不搞那一套,他就开始整我,晋级没有我的份,让我一人做三人的工作。

后来上级领导来视察工作时发现所长的不正之风,将所长处分、免职,他后来死于癌症,结局令人唏嘘。他的妻子很本份、善良,我与她讲法轮功真相,她说:“我敬佩你,你做的正,还是法轮功真、善、忍,能对人心约束。”

我也归正了很多变异思想,比如:以前领导与女医务人员拍拍打打,我也没有强烈拒绝,认为:得罪人干啥?修炼后,知道一思一念都要符合真、善、忍。男女有别,立即归正。后来有领导说:“你变了。”我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了,修佛从好人做起,绝对不允许这样。

四、类风湿、神经衰弱痊愈

结婚生小孩之后,我的病症越来越多:类风湿、神经衰弱、免疫系统和胃肠功能低下、面神经麻痹,全身无力……特别是类风湿,都要瘫痪了。我自己扎点滴、针灸,中西药都用了,抗癌的止痛药也用了,还是不行,严重时半天的工作都坚持不了,手疼得厉害。

从看到《转法轮》那天起,我发自内心的想按照真、善、忍归正自己,身体出现了奇迹般的转变。当天晚上,我睡了一夜好觉,没有了神经衰弱的症状。修炼一个月之内,其它一切病状全消失,我变成了完全健康的人。

师父净化了我的心灵,净化了我的身体,带着我踏上了返本归真的路。师恩浩荡,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就是尽量把法轮功真相告诉世人,让更多的人知道生命的意义,让心灵回归高洁,让身体回归健康。

如今军工厂的很多老干部与现任领导、职工都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真相,上千人做了“三退”(在海外退党网站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感恩师父的慈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