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七二零”北京上访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岁月如梭,又一个七二零到了。十八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早晨,我们正在广场炼功,辅导员把我叫到一边,说昨天晚上某某站长和辅导员被警察叫走,一夜未归,赶紧通知各炼功点负责人商量怎么办。

经几个同修商量后决定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反映情况。当时我们雇了二辆出租车共九人。我们车上四人,之前A同修给了我们一人一顶帽子戴在头上,车到了霸州就被警察截住,查看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俩同修下车说我们是去承德旅游的,这样就放我们走了。

到了北京郊区下车后,没看见另一辆车。我们又坐公交车到了西市,已经晚上六点多钟了,顺便到小吃部吃了饭,就到街上去找信访办在什么地方。看到满街的便衣,还有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

晚上我们只好找个胡同把报纸铺在地上休息。第二天,我们找信访办的时候,警察把我们拽住,拉上大客车,车里挤得满满的都是大法学员,把劫持的人都拉到丰台体育场。人太多了,在四十度的高温下暴晒,没吃没喝,学员们仍坚持着。警察把来的人归类,是哪个省的去哪,我看山东的最多。

我们集体背师父的《论语》、《洪吟》,场面感人。警察把所有人包围住,还有带枪的士兵。我要求上厕所,警察说:“就你喊的最欢,声音最大。”不让去,我只好憋着。我还看见我地一夫妻同修带着七、八岁的孩子也被抓到这里。

到了半夜把我们弄到大客车上拉到山东禹城,而后又被送回本地,遭受不同待遇,我被拘禁在单位。

从这天起,中共江泽民集团全面疯狂迫害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邪恶至极。这一天永远映在我的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