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大法小弟子

更新: 2017年07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从降生起就是在大法的护佑下成长的。现在回忆起来,我是个太有福的孩子了。我奶奶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一九九九年九月出生后,爸爸妈妈想给我起名,奶奶说:“这个孩子是个太有福的孩子了,她再也不会像她爷爷奶奶命运那么苦了。”所以我的小名就取了甜甜。

奶奶说我从小天目就开着,也不爱哭,逢人都是笑眯眯的。邻居们经常纳闷的问我奶奶:“你孙女是不是不在家啊?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没听她哭过啊!”奶奶心想满屋子都是好玩的,怎么会哭啊?说我一会看这笑,看见啥都笑,总是乐。但有这么一回,我看见两个人还没走到我房间,我就会吓得大哭,这么多年过去了,事实证明,这两个人确实不是正道人。

奶奶家住的是五六十年代的旧房,没有暖气,家里烧了个土锅炉,为了省钱,我和妈妈的屋子一暖和,奶奶就把炉子封上。奶奶说,年轻人不会带孩子,晚上我十次去看你,你八次都是把被子踢开的,冻着在外面。我妈妈还自豪的说:“孩子再冻,可从没有拉过肚子啊。”奶奶说:“家里每天放着《普度》、《济世》的乐曲,她能不受益吗?”

再说奶奶,她十一岁时就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奶奶盘腿就是大关,所以奶奶经常把腿单盘上,加个枕头把我放上去,奶奶念书,我看上面的法轮。而且,我从来没有哭闹过,特别乖。有同修来找奶奶,奶奶说:“我们无论谈多长时间,你从来就没有打扰过我们,自己玩自己的。”

尊敬的师父,我在您的慈悲呵护下,太幸运了。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我们地区特别热,奶奶说热的没有人愿意進房间,电风扇开开,吹的都是热风。一天晚上,妈妈把电风扇放在离我头有一尺多的距离(奶奶家房子小),等我睡着后,妈妈就回她家了。

大概有两个多小时后,奶奶回屋,发现我浑身烫得厉害,我发高烧,然后两手抱着头哭,叫着“头疼,头疼”,当时奶奶吓坏了,满脑子想的是赶快到医院抢救,当时我还不到三岁,这之前我身体特别好,家里什么药都没有,但就在这关键时刻,我突然背了师父《洪吟》中的诗句:“法轮常转度众生 学法得法修心性 末法之时轮再转 有缘之士心法明”[1]。这时奶奶说她脑子一片空白,她就跟着我背,背师父的《论语》和《洪吟》,十几分钟后,才想到我,看到我睡得好好的,烧也退了。眼前这一切真令她惊奇,奶奶知道是师父帮着度过难关。

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例很多,并且也很神奇。例如:防盗门把手夹了,我只要一悟自己错哪了,也就没事了。三岁时,在幼儿园,把手指甲砸坏了,我回家一声不哭,还安慰奶奶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我奶奶也没有找幼儿园的阿姨,还跟阿姨说:“没事,是孩子淘气,她以后就不敢再淘气了。”奶奶也由此给他们讲了真相。

幼儿园园长以后再看见了奶奶,就开心的说:“我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当初被砸的右手还是左手,奶奶也说不清了,是怎么砸的,奶奶连问都没问阿姨,她们说:“我们办院到现在,还没见过你们这样好的人。”

那年夏天太热,我是在一个单位幼儿园(因为他们收费低),奶奶就自己用钱买了些绿豆让阿姨给我们煮水喝。奶奶说,她如果不是修了大法,决不会这么做。

师父您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呀。我奶奶二十年前就被疾病把她害得走投无路,修炼二十年来,奶奶没吃过一粒药。我从小一直是奶奶带大的,使我明白了“真善忍”这三个字,体现在人世间的表现是无处不在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所以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都得按师父的法去做,努力做个“真善忍”的好人,报答师恩。

从我懂事起,我听到任何人说大法说师父不好的话,我就讲我身上的真实的事。从小学起,我从没把诬蔑大法的东西带回家过,书一发下来,就查看,有毒害的东西马上就撕掉。有时也被同学发现过,问我为啥,我说,那都是造谣,胡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或者就讲我奶奶受益的事。

在初中二年级,老师布置了一篇文章,就是让班上同学写入团申请书,我回家就跟奶奶讲,奶奶问我:“那你觉的能不能写?”我说:“不能写。”我跟老师说:“我们家有信仰,我不能写这个申请书。”可能我念正,师父帮我了一把,老师最后什么也没说,就这样过去了。

到了高中,一个班七十几个人,就我一个人没入团,同学问我为啥,我说:“我从小就有信仰,我不入团。”还有二月初我们在高三时,统一把信息栏里的政治面貌填成了团员,我就问老师,我没入团,为什么我的信息栏里写的团员,老师说,因为是大家统一的,就没有管那么多。我又说:“可是我没有入。”老师看我这么坚定,就给我改成了群众。换作别人都没办法理解。

这几年我一直帮奶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也把有缘人带回家,让奶奶给他们讲真相。有些三退得救了,还有些得法在修炼。

上初中时有一段时间,我迷上了电脑、手机,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奶奶发现了,跟我谈了很多很多……邪党迫害的这么厉害,我们这个家族中做什么的都有,对她修大法的阻力也特别大,没有带好我,她一直也很内疚,我也打心里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到了高中,我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改变,我用我的亲身经历去帮助还在迷中的同学。奶奶跟我说要善待周围的人,因为师父告诉我,如果当今世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是高层次下来得法的,想想他们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生命了。我明白这些后,为众生如何赶快得救在着急,对不愿听真相的人生气,现在打心里觉的他们可怜,为这些生命难受的流泪。

我能在大法的庇护下,一次次的得福报,更是三生有幸。我知道没有师父的教诲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感恩师尊苦度!感恩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再度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