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杨玉永被迫害致死 家属申诉遭恐吓

更新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玉永于七月十一日在武清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武清公安局、看守所没有向杨玉永家人交代他的死因,却出动百名警察和特警抢夺尸体。

杨玉永子女向各级部门申诉,遭到当地公安恐吓,威胁说不许请正义律师,不许接收媒体采访,这是“勾结境外反华势力”。

法轮功学员杨玉永遗照
法轮功学员杨玉永遗照

天津武清法轮功学员杨玉永与妻子孟宪珍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在黄花店镇西田庄村家中被绑架后,关押在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在看守所杨玉永多次遭看守所狱警及牢头狱霸等人的酷刑迫害。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律师会见杨玉永时,他还叙述了自己被狱警刘兆刚殴打及刘兆刚指使看守所十三名犯人把他殴打致昏迷的过程。

事隔十三天,杨玉永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杨玉永的两个孩子闻讯赶到武清中医院,见到的是父亲冰冷僵硬的遗体。发现杨玉永的脖子、身体大面积瘀伤,眼睛里有血,两耳朵根有很大的伤口,左乳头焦黑,脚趾甲有竹签扎过的痕迹。背部伤痕累累,从腰部往下到裤裆再到大腿根全是血痕,很显然杨玉永是被酷刑迫害致死。

特警抢尸 看守所阻挠律师会见

武清警方、看守所没有给家属说明杨玉永的死因,却在七月十二日凌晨三点四十左右调来了十四辆警车及一车防暴警察近百人,警察首先把武清区中医院急诊大厅包围,同时防暴警察手持盾牌将所有亲友用盾牌隔开不允许动,将杨玉永的遗体强行抢走转移到武清第一殡仪馆。

警察不允许任何人去看遗体,家属要拿身份证登记后才能见。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警方下午五点半后允许妻子孟宪珍见杨玉永的遗体。见完后允许家属出八人去看守所谈条件,家属坚持要事实真相,谈判没有结果。

七月十三日上午杨玉永的辩护律师简易平赶到,了解情况后到中医院找医生要诊断结果。

七月十三日下午文东海律师赶到,两位律师到看守所要求找所长、教导员了解情况及封存杨玉永被非法关押时生前的所有录像。得到的回答是:所长、教导员都不在。

两位律师要求见驻看守所检察室人员,这时刚刚还宣称都不在的看守所教导员王舜和所长王永革却突然出现了。王舜将文律师推搡出去,说去找公安局。

两位律师和家属只好到公安局,要求封存杨玉永被非法关押时生前的所有录像,调查杨玉永的死因,接待的是武清公安局法治科长武东海。

七月十四日下午,杨玉永家属聘请的代理律师黄汉中和家属去接见仍被非法关押的杨玉永妻子孟宪珍,看守所百般刁难,如临大敌,不允许黄律师见孟宪珍。只允许俩孩子见。家属要求无罪释放孟宪珍,看守所说:辞退律师就放。

家属坚决不同意。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多,看守所告诉黄律师,今天不能接见了,周一可以去接见孟宪珍。

七月十七日(周一)下午,代理律师黄汉中律师和另一位代理律师赵庆律师抵达天津武清。赵庆律师前往武清区看守所,继续要求会见关押在同一看守所的杨玉永妻子孟宪珍,但看守所仍以需要48小时答复为借口,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孟宪珍。

武清公安散布谣言 恐吓家属

警方在阻挠律师与孟宪珍见面的同时,却在背地里散布谣言:杨玉永自杀而死。并恐吓杨玉永的家属亲友,还一直打电话想约谈杨玉永的女儿和女婿。

于是黄汉中律师就在十七日下午陪同家属去了武清公安局。到了公安局,警方把律师阻挡在外,只让家属进去谈。

杨玉永的女儿及女婿进入法制科,警察顾亮出面,软硬兼施,恐吓家属,放了杨玉永的女儿接收媒体采访的录音及杨玉永生前的代理律师文东海接受采访的录音,并胡说“这是勾结境外势力”,本应国保解决,是他们出于好心压下来。如还这样,下次就是国保找你们了。

谈话中要求家属不要请与境外势力勾结的律师,要找警察认为‘正规’的律师。丝毫未提及案件本身的问题,也没有听取杨玉永家属有什么诉求,对受害者只字未提。

鉴于此,黄律提出:

1、先去武清检察院,要求立案并保护好所有证据。录像,遗体等。
2、去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反映情况,要求立案,并尽快尸检。
3、由律师去武清公安局要求尽快尸检,并提出家属要求尸检的鉴定中心名称。

天津检方不作为 设骗局家属识破

七月十八日上午黄汉中律师在家属陪同下,首先去了武清检察院控申科投诉,检方按律师的要求做了笔录:

1、看守所不允会见孟宪珍的情况。
2、要求封存保护杨玉永生前在看守所的录像、体检报告、医院诊断证书及化验证明等证据资料。

检方对此回应:半月给予答复。并称检察长不在,外出开会,主管的副检察长因病驻院,要见得提前预约。

下午黄汉中律师同家属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一分检),一分检称此事由市级检察院负责。

律师同家属再赶到市级检察院已是下午4:10,一位女接待员让填表后进去汇报,二十分钟左右出来说,回去等消息。

面对检察机关的不作为,律师决定继续到武清检察院投诉。同时,还要找武清公安交涉。

七月二十日杨玉永闺女和姑爷去武清区检察院询问前几天律师和家属控告的事有无回复,有三个检察院人员出来见闺女和她丈夫,两个市检察院的,还有一个武清检察院的副检察长。

市检察院的跟家属谈鉴定机构的事,说给找了一个司法部的尸检机构,让家属尽快回复,如果下午一点之前回复就飞上海去为这件事办理手续。说提前一个小时,结果可能就提前一个月,还说尸检拖时间长了,有些就检不出来了。又说家属聘请的那个受理慢。

家属说尽快回复,下午家属给检察院回电话,说:还用自己选的那个鉴定机构,你们尽快办理委托手续,别在咱这耽误时间。那个市检察院的一听完全变了态度,说:他快退休了,好多事要做,……

天津公安耍手段 诱迫孟宪珍妥协

七月十八日上午,孟宪珍的律师孙典军去法院提交取保候审申请。武清法院受理孟宪珍案件的法官是姚长胜。

七月十八日下午,孙典军律师到武清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武清区看守所阻止。

七月十九日上午,赵庆和孙典军两位律师陪同家属再去武清看守所见孟宪珍,等到上午十一点才让两位律师进去接见,但律师只是见了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没有见到孟宪珍。

然后,看守所让俩孩子去见孟宪珍,在俩孩子见母亲之前,公安部门已安排孩子的大姑、老姑、老姑父见了孟宪珍,要给她办取保候审,孟宪珍坚持要求无罪释放。两孩子尊重妈妈的意见。

七月二十日上午法院通知家属下午四点半去法院,家属和律师按时去了法院,却被告知:不给孟宪珍办理取保候审!

截至到七月二十一日杨玉永已经被非法迫害死十天了,案件没有任何单位正式按法律程序受理,受害者家属没有得到任何安慰和理解,在承受父亲被迫害至死压力的同时还要承受来自公检法部门的压力。

人命关天的大案竟然没有一个法律部门提及追查凶手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现政权提出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在基层执法单位执法者眼中一文不值,仍然在执行江泽民、周永康时期的罪恶政策,可见当今中国的司法乱象到何种程度。

近日,国务院督查组在天津实地督查。只有国务院督察组答应反应此问题。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终有时;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如何?徐才厚、李东生、周本顺如何?宋平顺、张越、武长顺又如何?哪一个不比你们这些基层执法者位高权重,不要断送了自己的未来,不要看不清形势抱错了大腿,丢前程还要殃及家人。希望你们选择善良,给杨玉永在天之灵以交待。

附:
武清区政法委书记王志强,电话:13516225888
武清区政法委副书记李占峰,电话:13072276518;老家:武清区大碱厂镇长屯村
武清区政法委处级干部马宏利
武清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尤月成,电话:13820766828;老家:武清区东马圈镇董标伐村 尤月成妻子周英,电话:15620959593;工作单位:武清区人民医院
武清区公安局赵国全,电话:13820398682

主要责任单位:
武清看守所所长:王永革
副所长:刘斌 刘毅
教导员:王舜 阻止律师会见,阻止律师见驻检
狱警:刘兆刚(酷刑迫害杨玉永)

看守所电话:022-82179218、
武清区公安分局法治科长:武东海,
武清区公安分局法治科的顾亮和杜宝春负责与家属交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