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佛教徒 今日的大法弟子

更新: 2017年07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我今年六十九岁,一九九六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前,我是个皈依佛教并在其中修了十八年的居士。中国的四大名山(浙江普陀山、四川峨眉山、山西五台山、安徽九华山)我都去朝拜过,另外,上海的玉佛寺、苏州灵岩山、杭州灵隐寺、武汉归元寺等等,各地寺院也都去朝拜过。为寻找人生的真谛,为了弄明白“不二法门”[1]这句话的涵意,我问了不少的出家人,可是,无一人能清清楚楚的回答我,即使回答,也是含糊其辞的。

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

我年轻时虽然腿很硬,打坐不灵活,但是,我看到出家人打坐我就很喜欢。有一天,我拿着打坐的垫子去公园打坐,顺便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突然看见前方悬挂着介绍法轮功的横幅。我一看简介,原来是佛家功,是修真、善、忍的,心想,这正是我所追求的,他就在眼前出现了!

从那时起我就每天晚上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共九讲。看到第三讲时,听到师父说,“你脚踩两只船,什么也得不到。”[1]我一下明白了不二法门的意义。后来当我认真读《转法轮》这本书时,在读第三讲时看到师父说,修炼要专一,“我们这里讲的炼功,也确实是整个功的演化过程,都是按它自己那个修炼法门走的。你说你往哪走吧?你脚踩两只船,什么也得不到。不但炼功和庙里修佛之间不能够混,修炼方法之间、气功与气功之间、宗教与宗教之间也不能够混。就是同一宗教,其间的几个法门也不能混同的修,只能选定一法门。你修净土,那就是净土;你修密宗,那就是密宗;你修禅宗,那就是禅宗。你如果脚踩两只船,又修这个,又修那个,什么也得不到。也就是说在佛教中都要讲不二法门,也不允许你掺着修的。它也是炼功,它也是修炼,它的功的生成过程都是按它自己那一法门中所修炼的、所演化的过程在走。在另外空间里也有一个功的演化过程,也是一个极其繁杂极其玄妙的过程,也不能够随便的掺進其它东西去修的。”[1]

从此我每天就参加晨炼五套功法。白天自己学法晚上去学习小组学法。我知道,原来佛教里学的东西太杂乱了,念金刚经又念地藏经、念无量寿经又念普门品、做早晚课、又是禅宗、又是密宗的咒子、各种课目掺杂着看和念,真是乱之又乱。当时还以为看的越多越好,殊不知这是不讲心性。每一位大觉者,都有他自己的世界和功的演化过程。你学了那么多到底去哪个世界?所以李洪志师父明确指出:“修炼要专一”[1]。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不二法门”和他的真正意义。

师父说:“我们修炼界有不少这样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层次修炼。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结果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1]我就想这不就是说我呢?我修炼了法轮功,这就是我生生世世所期盼的,终于等到了!

我原来年轻时体质虚弱,有很多病,心脏不好,失眠、头昏、胃痛、关节炎,还有甲状腺机能异常等等,通过炼功这些病症不翼而飞了。我更加觉的这是伟大师尊的慈悲,法的威力。我每天学法炼功,日子过得很充实,心情也特舒畅。

恶警们怎样对待一个手无寸铁的我

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竟然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的迫害,造谣诬陷大法和师父,对大法弟子進行猖狂的绑架、抄家、非法拘留和关押,酷刑折磨,劳教、判刑。为了让中共上层了解大法的真实情况,二零零零年,我和一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我俩刚把写着“真善忍”的横幅打开,就被广场的一群便衣警察看到了,他们冲过来把同修的手和胳膊往后一背,然后叫来了一群警察把我俩推到警车上拉到了派出所。

警察把我俩关進专关犯人的铁笼子里,大冷的天打开风扇,不让我们睡觉。我俩就在污迹斑斑的破棉絮上坐了一夜。第二天白天警察就到我俩各自的家里抄家,没有任何手续。然后把我们关進看守所。从此,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会有人跟踪我们,在家附近监视我们。

二零零一年我们地区的各个派出所把我市几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关進了“洗脑班”。这个行为我和同修都很想不通,一位同修就写了一封“说说心里话”的公开信,我就在上面签了字。信发给了洗脑班的警察、工作人员,社区领导。信发出不长时间就有人来我家里骚扰,又要把我抓起来,我也做了相关的准备,装了防盗门,不让他们進门。他们每天都来我家骚扰,隔着防盗门说话。他们不好抓我,就断我家的电,断我的水。那时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天气,我热得直喘气没有水喝,马桶没水冲,臭气熏天。有正义感的邻居纷纷打抱不平,对警察说:即使判了死刑的犯人你们也不能这样对待她。后来我儿子听说我被断水了急忙买了矿泉水准备送上楼。可是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不准我儿子给我水,他们对我儿子说:如果你把水给你妈妈,我们的工作就没有了。我儿子说 :把水给我妈妈还是对你们负责呢,这么热的天没有水喝,我妈妈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我看他们在讲话就趁其不备打开门拿了水進来,把门关上,不然他们就正等着抓我。他们还设法和我儿子合谋抓我的方案,当时我儿子良知不忍没有同意。这是他后来告诉我的。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六一零”的恶人动用武警、公安、消防车在半夜十二点以后借助消防车的升降台,从我家阳台破门而入。我当时正在睡觉被巨大的破门声惊醒,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一名年轻的小兵破开阳台的窗子冲了進来,一把把我紧紧的抱住。夏天大家穿着都很单薄,他整个的身体紧贴在我的大腿上,我对他们说: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吧!毕竟有个男女之别吧。此刻,紧跟着第二个冲進来的人将我家门上的钥匙拿去打开了防盗门,这时他们一拥而進,有公安局、派出所、街办、社区联防队等多处的人。他们一進来,六一零的钱小如对抓住我的那个小兵眨了眨眼睛,那小兵转眼就不见了。

他们進来后就翻箱倒柜把我的一些私人物品和我的大法书等全部搜走。我对他们说:你们不必动用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浪费国家财物来对付我这么一个文弱女子。这时他们已经各处统统搜了一个遍,将我带下楼把我推進公安的警车里,还在我头上套上黑布袋。

我当时觉的很恐怖,不知道他们将要怎样对我。

我被拉到一个废弃的厂房里,白天无数遍的提问我,编造我的材料,企图把我关進去。在提问时,他们的讲话我都听不清楚,我以为他们讲话声音小,看了他们的手势动作都是那么不雅……

晚上他们将我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的身体出现种种不适,在警察的纵容下那些吸毒卖淫人员经常侮辱我,欺负我。要不是我时刻心里想着师父的法,想着要做真、善、忍好人,我真的是很难闯过来的。在看守所里我与有缘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下我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从劳教所回来后,我又被邪恶一次一次地关進洗脑班继续迫害。

人心起 迫害中走了弯路

二零一四年,我去老家探亲,我请了一位同修帮我拿东西,这位同修又带了一个人,我们一行三人到了目地地。吃好午饭我们就与当地的老百姓讲真相,却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老家的警察和我居住地的警察联同“六一零”将我身上的钥匙搜去,他们就去我家抄家。在我家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翻箱倒柜。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电脑、打印机、封塑机、刻录机、五台mp3、小音响机七台、卡片四十七个、十几个优盘、硬盘、打印纸、做好了的护身符、光盘等等。

第三天他们把我送進洗脑班要“转化”我,给我做材料让我签字,我一个字不签,五套功法天天炼。他们气急败坏把我关進看守所,一关就是半年多。在看守所白天劳动,中午值班,晚上还要值班,晚上值班我就炼功、打坐。

我刚被非法关進看守所时,一个女警察接我送我進监房。路上,我与她讲真相,她接受了也表示对大法弟子的同情,我对她说:我每天要炼功的。她说:你白天要劳动哪有精力炼功啊,怎么吃得消呢?我说:吃得消的。她又说:我是在这里打工的不要为难我啊!她把我送入监房就对犯人监督员(就是牢头狱霸)说:“×××年纪大了,大家照顾点她。”我感到她有颗真诚的好心,我在内心祝愿她好人一生平安。

在看守所我坚持炼功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照常炼功,被值班的所长看到,他不准我炼,并叫犯人看紧我,对犯人说:“看到她炼功你们不制止,我就不准你们开账、不准购买食物!”想想,在这些日子的炼功中,我冒出过欢喜心,觉的环境比以前好多了,宽松了,虽然苦但是能炼功,也觉的自己的怕心少了一些。

这时考验来了,怕心又出来了。在这邪恶黑窝里没有办法学法,我就背法,可是我只能背七十二页《转法轮》,在那个环境里心还静不下,我就努力地一遍一遍的背师父的《论语》。

在看守所里晚上睡觉只给我宽三十五厘米左右的地方睡觉,我比较胖,根本无法钻进去,稍不注意碰到她们,那些人就对我拳打脚踢,还要报告狱警,诬陷我打她们。我有时被她们几个凶神恶煞的犯人骂得想一下撞死拉倒,冷静下来想到师父的教导我们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是修真、善、忍的,不管在什么环境里都要忍啊。有的犯人看不过去了就偷偷安慰我,不要生气,那些人会遭恶报的。

我在号房里给那些好心犯人讲真相,为善良的人做了“三退”。

我的身体也出现了状况,血压一百五十,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脑子里边痛,血压一度变成一百八十,就在我身体状况极度不好的情况下,“六一零”恶人和那些恶警不经过任何法律手续,没有通过法院就口头宣布判我三年刑。这时候我人的意志垮了,各种人心都往出翻,最后没能守住心性,为了能提前回家就假“转化”。但事后我真是后悔莫及,又一次对不起师父的苦度,给大法抹黑,真是罪大恶极,我在心里求师父慈悲,同修宽容。

弥补罪恶 抓紧时间救人

回来后,持续血压高、眼睛视物模糊、不能正常排泄,严重失眠、头痛。我儿子给我配了很多药吃了根本没用,我的正念全无。

同修没有放弃我,还来帮助我,我的正念强了起来,坚持每天学法、炼功。身体上的不良症状在没有吃药的情况下统统消失了,人也精神起来了。再一次见证到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和伟大,我意识到要弥补过去的错误,要把损失的时间抢回来。我每天学法、炼功后就出去讲真相,有的人一讲就明白,让他们“三退”他们就退。

一次我在公交车上碰到一位与我年龄相仿的老太太,她一上车就晕车了,她脱了棉衣又脱羊毛衫说心里难受,拿橘子出来吃,又拿垃圾桶想呕吐。我看她上下不安的样子也替她难过,她就坐在我的斜对面,一车的人都在看着她,我想和她讲真相,可是心里有点害怕,正在犹豫不决时,就听到那位老太太的女儿说:这可怎么办啊,我们下车后还要去坐长途车呢,妈,你这么难受怎么回家呢?我心里想这怎么好呢,我求师父吧,求师父给我智慧,救救她吧!我就过去对她讲:我以前跟你一样晕车,后来遇到了一位好心人,他教我念九个字,一念就好了,这九个字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你念念也会好的。

她就跟着我念了一遍,一个字都不错,她突然把手在胸前往下抹,“啊!真舒服了,不难受了!”她的声音还好大哦,车上的人都听到了,都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老太太没有文化,是农村妇女,思想很淳朴,她接下来一遍又一遍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念着。由于太激动有时念错字,她的女儿就纠正她。全车的都看着老太太笑。

我回到家想着在车上的那一幕,知道这不是偶然的,因为我有救人的心,是师父就给我安排的,是师父的慈悲再次在人间的展现。世人见证了大法的威德。同时又一次去了我的怕心!师父把我不好的物质拿下去了,谢谢师父!归根结底是师父在救众生啊!

一天我到商场买电饭锅,营业员向我介绍电饭锅。当时柜台里有一男二女三个人,男的是三人中的小头儿,我心里想着今天一定要把你们三人都救了。这时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就给那个最年轻的女营业员讲真相,她开始不太乐意接受,不肯三退。我知道她害怕。当时我也有想法了,可又一想,要不要与另外两个讲真相呢?告诉自己:不要因为自己的念不正错过救人的机缘啊。就硬着头皮给第二个女营业员讲了真相。我刚一讲她就接受了。她说她是信佛的,早晚都在家敬香。和她讲了真相后她马上同意退团、退队。这时第一个营业员也在旁边听我讲真相,她过了一会儿主动与我搭起话来,我就问她:你尊姓大名?她说姓戴,我说:取个化名叫戴菊吧。她说:我的名字就叫戴菊!这时我觉的师父就在我身边,把她的名字打到我脑子里来的,我很感动。

想劝第三个工作人员就是那位男士“三退”的时候,突然来了位客户,他领人家去仓库去了,好长时间也没回来。这时那两位女营业员说男的是她们的领导,劝我不给他讲了吧,我毫不犹豫的说:“不行,你们三人是一起的,我不能落下他。”我等了好长时间,他回来了,我耐心的与他讲了真相,他马上接受,也做了“三退”。

我每次给人们讲完真相劝“三退”后,都会告诉对方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受到大法的保护,会遇难呈祥。他们会真诚地跟我念,说记住了。一再对我表示感谢。我会说:“请谢谢我师父吧,是师父在救人!”

用修炼人的心态面对生活中的考验

修炼中,发觉自己还有许多的人心、执着,不过一旦发现就不断地克制自己并努力修去,不断地用法对照自己的心和行动,遇到什么问题就容易解决了。

我从监狱回来后发现儿子和媳妇将我的房子卖掉了,把我一年四季的衣服统统的送给了别人,我的自行车、电瓶车也送人了,被褥和生活用品统统不见了,我一无所有了!我的衣食住行全部遭到破坏,生活变的非常艰难。

面对这一切心里非常痛苦。

学法看到师父说:“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的人,遇到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了多大的亏人家也乐呵呵的。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2]

道理是明白的,但是人心不断地翻出来,有时主意识不强,跟着人心和坏思想跑出去很远才意识到。几个月中思想一直在痛苦煎熬着,在名利情里挣扎。我告诉自己:这是对自己的考验吧,一定要修去情和名、利,要去得干干净净,实实在在,如果把世上的东西看重了,那还怎么跟师父走啊?一定要珍惜修炼提高的机会!

以上是我的一些修炼片段,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