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绑架后信师信法 正念解体迫害

更新时间: 2017年07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我不管严寒酷暑、刮风下雨,每天都坚持出来讲真相。从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七年,我三次遭绑架,但我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当天就安全回家。我没有因为被绑架而吓住,第二天又走在了救度众生的大道上。

一、二零一五年被绑架:为八人退出邪党组织

二零一五年一月份的一天,我去菜场买菜,边走边讲真相,我给一位中年男子讲真相。刚一开口,他就说,你是法轮功。立即抓住我的手,马上用手机打电话。我无论怎么劝说,他就是紧紧抓住我。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来了警车,把我绑架到公安局。

先把我关在小房间,警察一次次来提问我,我不配合。我想师父就在我身旁,我一点也不害怕,我来了就是来证实法的,是来救这里的众生的。所以我遇到这里的任何人,不管是谁,就是给他们讲真相。我讲大法的美好、讲法轮功是教人道德回升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再讲自己修大法后思想境界的提高、身体的变化。并利用时机,给当场的一个六一零、和一名青年警察退出了邪党组织。

到了中午,他们把我换到大房间,那里拘留了好几个人,有六个人在门口看守。我先盘腿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然后开始讲真相。看守的人大叫,不让我讲,我不听,就是讲。我说,我是教师,我给你们讲故事。我讲自己修炼大法的神奇事、讲善恶有报、讲传统美德的故事。并利用时机给我旁边被拘留的小青年退出团队组织。

一位被拘的老年妇女被警察锁在铁椅子上,又哭又闹。我说,阿姨,你不要哭,听我讲故事,并劝她退出邪党组织。到了下午,她高兴的唱歌了。

中午,警察轮流吃饭,问我吃什么?我说不吃,回家吃。继续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新来的一个六一零的人听了真相,笑了,我给他起了化名,退出邪党组织。

这时,有人拿表格進来让我签字,我不签,就是讲真相、劝三退。去厕所的路上,也给陪同的警察退出团队组织。

到了晚上,一个警察说,你可以回家了。并指着旁边的两个警察说,阿姨,这两个还没退呢,你快给他们退了,我给起了化名,退出团队组织。

这次被绑架,给八人退出邪党组织。在师父的保护下,安全的回到家。一到家,我马上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叩头,含着泪水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二、二零一六年被绑架:见人就讲真相

二零一六年的一月份,我在买菜时,突然两个警察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是某某吗?跟我去派出所一趟。”我不去,他们硬把我拉進警车,关在警所的地下室。

从警察的提问中,我知道是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了。我求师父加持,发正念、向内找,并讲真相,劝三退。凡是接触到的人我都让他们知道大法好、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修真善忍做好人,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让警察放我回家,他们说,到时候会放你的。问我吃什么,我说回家吃。

我对他们的提问,一概不配合,拒绝回答,就是讲真相。一个青年警察拿来一叠表格说,你是老师,请填一下。我说不填,我只能接受师父的考核。只见那警察拿着表格呆呆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拿着表格走了。

下午三时,放我回家,把包还给我,里面的真相资料一份没少。我说为什么不留下看看呢?了解真相对你们有好处。

警察说要送我回家,我怕他们又送我去什么地方,拒绝了。可警察真诚的说“真的送你回家,我们不开到你家门口,你说什么地方下,我们就什么地方停车,好吗?”

進车见到司机,我说:“司机你好,见到就是缘份,你是党员还是团员?”简单讲了一下为什么要三退,并化名给他退出邪党组织。旁边的负责人说:“你怎么见人就要讲。”我说:“这是我的使命。”

在路口,见到老伴焦急的在等我,我要求下车。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又闯出了魔掌,安全回到家。

三、二零一七年被绑架:解体背后邪恶因素 半天回家

二零一七年也是一月份的一天,一位青年同修来送资料刚走,资料放在台子上还未来得及收藏。两个警察就来敲门了,让我跟他们去派出所,为了保护资料,我就跟着他们走。

一進派出所,就听到六一零人员对警察说,快去抄家,看看有什么东西?我立即明白,我的电话被窃听了,他们知道今天青年同修要来。

我赶快盘腿发正念,解体控制警察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请师父加持弟子。我想警察是真正的受害者,不能失去救度他们的机会。我没有怕心、心态平稳,语气和善的开始给他们讲真相。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炼法轮功。香港、台湾也都是公开炼的,只有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一伙的不叫炼。现在大量恶人都遭报应了,要他们守住良知,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短短几句话,就解体了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使这些人态度马上转变了。接着,我还给两个警察用化名做了三退,他俩都笑了,说中午放我回家。

回家后,老伴告诉我,师父点化他,赶快把资料收起来。警察来时没抄到资料,顺手拿走了师父的法像、和桌上的几张光盘。接着老伴马上去派出所要人,听他们说很快会放我回家。

几天后,我去派出所要回了师父的法像。我告诉他们,我师父是大佛,法像不能随便放,如有不敬大佛,你们派出所出了大事,可不要怪我不告诉你们啊。他们让我進去签名后再还我。我说,为什么签名,你们来我家,难道是我签名让你们来的吗?你们不要知法犯法。警察只好把师父法像还给了我。

门口坐着的一个警察问我,你是老师吗?姓什么?是哪个学校退休的?我如实的告诉了他,借机给他讲了真相,并给他退出邪党组织。

在三次的绑架中,我心中有师有法,始终坦坦荡荡,镇静自如。在邪恶面前正念十足,无所畏惧并抓住机会给世人讲真相。我就想既然来到这里,就把这迫害当作一次消业和提高的机会吧,我深信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每天出去讲真相,师父就把有缘人引到我面前、遇到魔难时,师父又为弟子化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