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 更好的人

更新: 2017年07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下面说说我修炼中的小故事。

“我有师父了!”

我的父母在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那场中华民族大浩劫中遭严重摧残,相继瘫痪。为了给父母和多病的丈夫治病,我读了中医专业,并亲身学练和“研究”过多种气功,认过许多师父。

我一直认为用气功测病、治病怎么说也是做好事、做好人。可不知为何,自己却得了一身的病,风湿病,浑身关节痛。经拍片检查,医生说我全身脊椎都有骨质增生,未老先衰。

自己到了这个份上,还自以为是,死要面子,上午穿着运动衣去老年大学气功班给老人们上课,又辅导气功、又讲养生,课余还给他们测病、治病,忙的不亦乐乎。而下午自己就灰溜溜的赶到中医门诊去看病,针灸、推拿等等都来。可不知怎么了,就是越治越不好。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直至一九九七年,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记得我读《转法轮》才读了第一讲,就头晕的天旋地转,接着又拉又吐,全身关节痛的我直在床上翻滚,折腾了足足半天。直到看完一遍《转法轮》,我才如梦初醒:是慈悲的师父在为我清理身体。我也恍然大悟:原来我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种典型的假气功师啊,原来长期以来我是在用自己的德、自己的根基在与人家换业力啊,原来“谁业力多谁就是坏人”[1]。师父说:“你要是看好俩个癌症病人,你自己就得替他去了,这不危险吗?”[1]原来我不求利却在求名,我有这么重的显示心啊!

我不寒而栗,从未有过的震惊!我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跪在师父像前无声的哭着,从震惊到忏悔,想着自己一生中随着社会的败坏,邪党文化的毒害,无知的做着坏事错事,想着我似乎一生中,冥冥之中,一直在找师父,今天师父把宇宙大法送到我家门口来了!我才学了一遍《转法轮》,还没学功,身体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走路生风,就象师父书中写的象有人推我一样,以前推自行车上桥很吃力,净化身体后的我踏黄鱼车带人上桥都很轻松。无意中照镜子发觉自己皮肤变的白里透红了。“我有师父了!我有师父了!”想那时的我,在睡梦中都沉浸在“我有师父了!”的无限幸福中。

归正一思一念,做好人

从我学第一遍《转法轮》后,我已认定我的师父是个大佛!这本《转法轮》是天书!我一思一念要同化真、善、忍;我要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从那天起,凡是不是我的工资所得,如开各类名堂的会议、下基层发给我的任何礼品、礼券我都一概不收。以前得到的,以各种形式帮困,或送居委会。

我同一办公室的同事,包括身边的同事,他们大都听我讲过大法修炼的真相,有的也看过我给的书,并经常在午休时跟我一起炼过功,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也潜移默化的明白了:不该得到的你得了,那可是要用德去交换的,因此也都尽量不拿。

我随缘做好事,如老年朋友家动迁搬房,我去帮忙,听说他邻居家俩位老人经济困难(从新疆回来,男的是瞎子,是以八卦算命为生的),在动迁该得的补贴多少上争吵不休,结果女的从阁楼上摔下来,脊柱断了,没钱医治,我觉的世人真的很可怜,就几次主动上门关心他俩,送了慰问品和一千元钱。我告诉了他们,法轮佛法的盛传和自己修炼中的一个个神奇故事,让他俩诚念“法轮大法好”,从大法法理上认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以及“得与失”的关系,思想上正确对待动迁补贴。

在基层企业面临着大批破产、兼并,搬迁到郊区,大批下岗职工上访,经济困难、企业该补助又暂无资金来源得不到补助,矛盾激化的情况下,我经常自己从家里带点饭,再用自己的钱买盒饭给上访职工吃。在讲真相劝善的前提下,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积蓄,百元千元的帮助一些真正眼前困难的职工。“七二零”后,领导的领导要挟我:“要么退党、退职,要么写保证不炼法轮功。”我单位的老总认准大法修炼人就是在做好人,特意找个时间和我个别谈话,他说:“我大学《佛学》考试是一百分,你听着,无论上面怎么搞,我一定会给你提前办好正常退休手续。”

退休后,许多曾经上访、得到过我的帮助的职工都在到处打听我的消息,纷纷来我家看望我,有的不放心我,带了水果来关心我,也有的是来道谢还钱的。我就想,其实他们是师父专门安排来听真相、来结缘的。凡是我接触过的、我关心过的人,特别身边的所有同事、邻居、亲戚朋友,他们普遍的认知是: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也认同“三退”保平安。

全家受益

我丈夫心、肺、胃、胆等脏腑都患有多种严重疾病,经常住重症监护病房,是单位出了名的老病号,他还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和失眠症,可只要我晚上学法炼功,他就会一觉睡到天亮,他说太神奇了。所以他每天晚上都会催我快点去学法炼功。不可思议的是他只是看过几遍《转法轮》,平时只是在旁边看看我炼功,听听我读法,自己也没真正学法炼功,不知不觉他居然也无病一身轻了,医药费报销在全厂从居高不下降到零!他的修炼是从切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奇,信师信法,而后走入大法的。可以说,从他的工作单位的厂长、工会主席、行政科长到医生以及他身边的同事、亲戚、朋友、邻居,就是凭着他的身体的巨变和他在为人处事上的变化而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从而纷纷走入大法修炼的。

我女儿看到了我的身体的巨变,第二天就惊奇而迫不及待的抢着看《转法轮》。她看完了一遍书后她半夜里叫醒了我,说她全身很烫,我一摸她头,确实很烫,我不放心,夜里一直用两块冷毛巾轮番敷在她头上。天亮后量她体温,还将近三十九度,脸通红,我不放心,劝她不要去上课了,她高兴的告诉我:“我梦见师父了!”说她梦中看到了师父!师父从窗外飞来,她想这不是师父吗?就去抱着师父,就觉的全身发热。当天早上她仍然骑上自行车去学校上课去了。路上要骑一个小时左右。晚上回来欣喜的告诉我:“师父可能把我智慧打开了,上大课,教授讲什么我明白什么,头脑也从未有过的那么清醒,思维逻辑反应快了。以前怕背书,现在背字典也不怕。”

工作后,她开始负责翻译和秘书工作,几个老外总工程师和中国总工程师在技术项目的分工合作上往往总是争论不休,她虽然技术不熟悉,可觉的一听一看一分析就找到了分歧的根源和主要矛盾,经常是经她一点,这些工程师们就恍然大悟,都“OK!OK!”的。修大法开智开慧在她工作上表现的很突出。

她担任总经理助理,财务报销由她负责,老外总经理信任她,就悄悄对她说,“我的发票你签字给我报销;你的吃饭、购物等发票,我签字你也都可报销。”女儿婉言谢绝,且严肃的重申了公司的财务纪律,说:“不可以”。那位总经理不但不生气,还更信任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她的办公桌上的玻璃板下 “真、善、忍”三个大字,一步一个脚印的指引她,让她脚踏实地的走好正法修炼的路。迫害刚开始,市里有关部门就打电话给她的上级公司人事部门负责人,对她進行要挟!她工作忙当时没有回应。晚上专门发了一份“我为什么要修法轮大法”的电子邮件给了这位人事部门的领导。我本想公司可能要炒我女儿鱿鱼了,没想到这位领导两天后用自己的手机专门打了一通电话给我女儿,说:“我明白了,现在我是用自己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以后碰到有什么难题就用这个电话找我……”真是“一正压百邪”[1]、“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