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考上名校

更新: 2017年07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和丈夫都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女儿也经常随我们到炼功点读法。虽然现在没有走入修炼,但真、善、忍已在心里扎下了根。修炼十八年来,沐浴在法光中,感受到师尊洪大慈悲。在疾风暴雨中,在乱世迷幻里,在艰难无望下,就象有一条似隐似现的线,牵引着我们,归正着我们,带我们从泥沼走上平坦,从迷茫走向光明。

我们家本来是令亲友同事羡慕的家庭。我们俩都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收入也不低,女儿聪明漂亮懂礼貌,还会唱歌。特别是修炼后从身体到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健康、快乐、善良。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悍然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夜之间,全都变了。信真、善、忍被打压,说真话成禁忌。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说真话成为被迫害的理由,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其实受害的不仅仅是我们法轮功家庭,迫害真、善、忍必然导致“假恶斗”盛行:毒米毒面、毒奶粉、假疫苗,雾霾,水污染,道德的沦丧,暴力事件的频发。最可怕的是人心的变异,在中共邪恶宣传中,经过一次次洗脑与整人运动,人们甚至不相信世界上还有好人。

女儿考学的故事

女儿喜欢唱歌,很小就显露出音乐天赋。高考女儿选择了艺术类。考前要到专业院校做为期四个月的补习。我随女儿去北京陪读。当时我们家里状况很不好,我们夫妻二人因修炼法轮功双双被迫买断工龄,丈夫又因揭露中共邪党谎言插播有线电视被诬判七年。大家知道考艺术是非常费钱的,为了孩子的理想,为了孩子的前程,我们只好去试试。

这是全国最顶级的音乐院校,考前潜规则:考生要上每个评委老师的课,请他们指点,实际是送红包。当时每人至少要送一千元,十多个评委就是一万多元。要考试了,别的家长都忙着打点,给有关老师送礼。女儿的同学也提醒她,女儿有些心动。我郑重的告诉她:送钱你就别想了。第一,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随波逐流,推动社会不良风气;第二,你爸爸还在狱中,咱家的条件你也知道,我们没有那笔钱。女儿心里不踏实,我告诉她求师父帮助吧。

女儿心里还是没底,我的心也空落落的。孩子中考爸爸就已经被非法判刑,高考也不可能在身边,孩子承受了很多象她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苦难。如果能让她進入二考(总共三次考试),对她也是安慰,也能给她以后考试增加点信心。我一筹莫展,万般无奈间我走進了租房附近很少去的一个超市。我的眼前一亮,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视野。啊是她!家乡同修大姐。 他乡遇故知,而且是我最失落,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我们都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晚上她和她女儿到了我们租住的地方,一番交流,我和女儿都哭了。同修大姐说:“最难的时候要想起求师父,师父会给我们最好的安排。”我和女儿都充满了信心。我们明白,我们不会期望得到本不属于我们的,我们只希望给我们一个公平的机会。

考试要经过三轮。评委们问女儿的指导老师:“这是你学生啊?”一考结束,还没公布,女儿便张罗收拾行李回家。我安慰女儿,别急,既来之,则安之,怎么也得等发榜啊。有一个和我们挺熟悉的家长来安慰我们:全国考生那么多,考不上的占大多数,今年不行,明年再考。

发榜了,女儿不敢去看。别的考生跑过来告诉女儿:某某(我女儿名字),你一试通过了!女儿真的通过了!我们母女俩由衷地感谢李洪志师父。女儿有了信心,准备二考。

二考也顺利通过了!有一个学了两年的同学没考上,找她指导老师:我平时上课唱得都比某某(女儿)好,我没考上,她怎么考上了。那个指导老师参加了考试,对那个孩子说,她唱得的确没有你好,可是她的眼睛会说话,她在台上的表现感动了所有评委!我问女儿:你是怎么发挥的?她说:我天天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当我站在全国最有名的这些评委面前,我也很紧张,我就想,我要用我的歌声把快乐、美好带给观众。

二考结束后,女儿同学的家长告诉我们准备点钱活动活动吧。我们说没有准备,她说那基本就没希望了。本来功底不够,第三轮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准备回家吧。能参加第三轮考试,女儿已经满足了。当时对她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

回来参加省城的考试。另一个全国有名的院校在这里招生,我劝女儿去考。女儿说,咱又没在那学习,怎么可能呢?我说,反正顺路,试试吧。女儿去试,居然考上了。那个校长对女儿说,这么多年你是唯一没有关系被我亲自招来的学生。

女儿顺利考上全国有名的一所大学,对很多人来说都感到惊奇。女儿就读的高中老师和同学们向她道喜。老师问:你家花了几十万?女儿答:一分没花。就是现在有的人还是不相信我们没花钱。很多对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有看法的人也不无感佩地说:真有命。

女儿有个同学发来短信:你能考的这么好,一定是有神灵相助。你家信神吧?是啊,我们信的是宇宙大法——法轮大法。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帮了我们。

女儿的老叔远在千里之外做生意,听说女儿超水平发挥考上了名牌大学,非常振奋,当即表示:学费他包了。由于他相信大法,支持我们修炼,也得了福报,生意越做越大。

母亲的故事

孩子上大学后,我搬到母亲家照顾母亲。一天早上四点多,我正在炼功,忽然听到我妈那屋传来“咚”的一声响,赶紧跑过去。只见我妈躺在地上,处于昏迷状态,身旁有一泡尿。我托起妈妈的头,不停地喊:妈妈,快念“法轮大法好”,快念!我也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救我妈吧!”

大约念了十分钟,妈妈苏醒过来,我这才给哥哥打电话。哥哥过来之后,我们一起把妈妈抬到床上。妈妈处于糊涂状态,就象老年痴呆症。当时我爸爸已去世,妈妈已经八十一岁了。哥哥讲:姥姥当年就是得这个病死的。这是姥家的遗传病,姥家很多人都得过这个病。看妈妈没有外伤,观察观察再决定上医院,哥哥交待完上班去了。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责任照顾好我妈,而且这么多年妈妈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听师父讲法。虽然年老不会炼功,但她确实受益了。原来腿脚不灵便,腿弯得能钻过去一条狗,下楼都费劲。自从我和妹妹修炼了法轮大法就教她念“法轮大法好”,这不,腿也直了,也好使了,人也精神了。我哥哥姐姐还有我老叔都说:这老太太,老了老了,身体倒好起来了,真是老来福啊!

可今天这么一摔,妈妈完全变了,面相都变了,没有一点表情,麻木呆滞,不停地说胡话。一会儿说这个来了,一会又说那个怎么了,都是那些死去的人,听了让人头皮发炸。生活不能自理了,上厕所得让人扶着去。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已经念不出来了,已经神智不清了。难道真的象我姥姥和那些舅舅那样,就这样糊涂着走完她最后的路吗?我悉心照顾她,晚上和她睡一个房间,不停地帮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几天过去了,妈妈依旧说胡话,我不气馁。妹妹做了个清晰的梦:在大海的一条船上,一个小孩掉到海里去了,我和妹妹拼命去捞,把她捞了上来。师父叮嘱我们要看护好这个孩子。听了这个梦,我们更加努力地帮助我妈。大约过了二十天,妈妈终于随我念起“法轮大法好!”,念完对我说:“谢谢你了。”妈妈一下子精神起来了,也明白过来了,完全恢复正常了。

母亲从此变的非常理性,不象以前那样唠叨,也会说话了,不伤人了,说话简洁而有条理。远在北京的外孙来看她都说:“姥姥你怎么变了?又年轻又理智又健康。真是人老八十变呐。”妈妈说:“这都是托法轮大法的福了。”法轮大法不但给修炼者带来健康的身体和境界的提升,也给不修炼的亲朋带来福益。

在此,感谢师父慈悲救度,再一次叩拜师父,谢谢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