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真相币广传真相

更新: 2017年07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每隔几天就带上几千张真相币零钱到农村集市上,几十分钟就全兑换成百元整钱,而且商贩们非常感激,他们对零钱的需求量真大!正好可以为我们所用广传真相。

三年多的时光,我从一张真相币也不敢花,到现在去一趟集市兑出去一万多元,这是我修炼提高的一个过程,去掉了很多执着心。随着不断去各种人心,正念和慈悲心也在加强,做起来也越来越顺。同修觉的我这样做的方式挺好,鼓励我写出来分享给大家。

一、从二零一三年夏天说起吧。慈悲的师父不忍心丢下我,安排同修把我从“不用炼了,等着就行了”的邪悟中拉回来,从新开始修炼。

不久那位同修又来看我,并给我带来一百张真相币。当时由于几年不学法炼功,正念一时没上来,怕心很重,我愣是没敢留,竟让同修又带回去了。此后想起来心里就不安和惭愧,觉得自己不对,后悔没有留下,同修家挺远,也不能随便去找她。

怎么办呢?我自己用手写吧。第一次鼓起勇气写了大概五张(共二十几元),写时心里害怕,我就想,这是师父肯定的做法,这是最神圣、最好、最正的事,是我应该做的事,怕心就小点了。写完拿着去买鸡蛋,店主说,刚捡到这个小盆里一些,我说就要这些吧,一称,我带去的真相币不多不少正好!多么巧、多么神奇啊!我一下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从买鸡蛋以后,我开始用真相币了,除同修给点打印好的,大都是我自己手写的。为了零钱多些,我到馒头坊、火烧铺、文具店、银行、公交车站,把大钱全换成一元的,有时买上百元的东西也用一元的真相币,有时身上带的真相币不够了,能不买的东西暂时先不买。

二、再以后,受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的两个启发:一个是真相币兑给明真相的亲友,一个是到市场上兑给一些商贩。我也这样做,扩大了真相币的流出数量。

我是工薪族,白天上班,写的数量大了,就要写到深夜。有时上中学的孩了写完作业也帮着写,侄女到我家玩,也让她写一些。后来,同修给我带来了一个真相印章,这可好了,比起手写来又快又好。用印章印时,把钱币象洗齐的扑克牌一样,平摊在桌面上,每张半压着相邻一张,要印的一面朝上,啪、啪、啪…一路印过去,十几张或几十张一下就印完了。(不清晰的,当时就替换到一旁,最后一块儿用笔描一下。

但在印前,先把钱整理成一个方向,在这个整理过程中顺便把坏的、脏的替换出来(这种可作为残币到银行兑换好的),把卷角的展开捋平,这样摊的时候好用,最后钱也整齐漂亮,一百张一捆儿像豆腐块一样有棱有角的,印完了,扎成捆,一元、五元、十元的都是一百张一捆,但二十元的一般五十张一捆,五十元的二十张一捆,捆时字朝里,外面看不见,皮筋儿捆在有字的一头,这样他们点时不容易注意到钱上的字。我的想法是:第一次换钱的,如果看到每张上都有真相文字,有些常人可能思想有压力,可能就会不换了,我就让师父加持,让他们先别看到。其实他们换到手,真正用时,就会体会到,用起来是很容易的,不容易引起他们的顾虑。而且我们的钱又够数又整齐,更没有坏的脏的,他们很满意,这样再去时,他们即便知道是真相币,大部分人也愿意用,而且兑换数量越来越多了。

当然有人即使第一次就发现上面有真相,照样兑换,时间长了,有人就问:“怎么都有字?”或者“是法轮功吧?”我一般都笑着回答:“有字好啊,中国没有好人说话的地方,您这是帮着伸张正义,功德无量啊!法轮功多冤啊!您用我的钱就是做好事啊,你的生意会更好,更发财。其实只发财不算什么,您为自己的生命积下大福了”。他们大都很认可,笑呵呵的很乐意接受。

有人用过一次真相币后,表情生硬的拒绝,不再用的也有,但很少。也有过段时间又开始用的。有一个很淳朴的大姐不识字,水果摊不大,每次只换一百一元的,用了几次后,突然有一次不高兴地说:“你这上面原来都有字,俺还傻傻地和你换。”我说:“用吧,你这是在做好事啊。”她说:“嗨,俺可不用了。”我也不勉强,但每次走到她摊前都亲切的问她用吗?她每次都说不用。几个月后,有一次她邻摊和我换了二百元真相币并招呼她一声:“哎,换零钱呀!”她竟又换了一百,从那以后,我每次去她都换一百。有一次,她高兴的告诉我:“真的,用你的钱水果卖的真快,你看,又快卖完了”。我说:“那是肯定的,你用我的钱,那是积大德了。”

时间长了,我就有了一些固定的“客户”。一般卖水果、疏莱的只要一元的,卖肉的、卖五香佐料的、卖鞋的、卖儿童衣服的,则是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五十元都可能要,一般一元的多准备,但实在没时间做太多,每次只在两千到四千元之间,走到集市一半,一元的就兑换没了,我只好给后面的人说下次来了先来给你们兑换。

有时换完钱,我顺手从包里拿份真相资料递过去,并让他们给家人和朋友看,他们都爽快的答应,以后有的主动和我要资料看。有的说他们几个邻居都愿意看,这种人我就把不同几种都给他一份。年前的真相台历或年画有的要两份或五六份的要给亲戚,我都叮嘱这可是宝贝,分出去你们功德无量,可别在你们家闲着,他们都连声说是。偶尔我时间充足,顺便劝他们三退,一说就退,很容易。

为了避开购物的熟人,我一般不在附近,而是去离家几里、几十里的集市,穿衣风格跟平时反差很大,并戴着口罩帽子,只留两只眼睛,这现在男女老少一年四季常有戴口罩帽子的,所以这样穿戴也算正常。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怕心,那些商贩们也表现的很害怕。我就发正念清除怕心,求师父加持,我的怕心小了,人们也好像胆子大了。

同时我对照法去衡量这件事:师父说,“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1]。“三界的构成是为了今天的正法,三界内的万物与众生也都是为正法而来的、为正法而造就的、为正法而成的”[2]。师父说用真相币讲真相这办法好,那这件事就是最好最正的事,邪恶生命是不配参与迫害干扰的。每次去时,我就把上面的想法想一遍,然后发出一念:求师父加持我顺利去和回,不让坏人注意我,这一路空间场中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都要顺应大法,所有世人不能有不正的想法,更不能有不正的言行(不然世人会造多大业呀!那不行!),彻底清除这一路上干扰众生得救的、干扰世人卖东西、买东西用真相币的所有邪恶生命、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共产邪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父加持,正神相助。去市场的几十分钟的行程一直默念一个“灭”字,直到集市上,几年来几乎每次都这样做。

所以到了集上,几乎所有的人对我态度都很好,大部分人很亲切。我想,这都是发正念所起的作用,更是因为师父的威德。即使不愿用真相币的商贩,顶多也就是表情冷漠些,也从未说过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也没有人恶意恐吓威胁我的。只有一个卖鞋的大姐,我给她真相资料时她说:“抓你呀!”语气也是平和的,也带有对我担心的意味,我说:“该抓的是江泽民呀!”她就没再说啥。还碰到一个喝了点酒的卖菜的人,骂过我一句,是冲我心性来的,不是冲大法来的。

三、讲真相、发资料、打真相电话,都有同修说过,象过去修炼人的云游,其实我也曾觉得自己去兑真相币也是这样,是去各种执着心的过程。举几个例子:

1。比如刚才提到的喝了酒骂我的那个人,他数着一打一百张一元的说少了一张,我拿过来匆匆一数,是一百零一张,我说还多了一张呢,他急了竟骂道:“你可真浪啊!”(“浪”在我们这儿是作风放荡的意思)把我骂懵了,即使我数错了,至于骂人吗?还骂的这么难听。但我很明白:我得守住心性,不能跟他一般见识,就装作没听见,平静的说:“可能我数错了,您再数一遍?”他的怒气渐渐平息下去了。过后我向内找,这是在去我不能忍辱忍气的心,再找找,思想深处还隐藏着淫欲的败物呢!

2。有那么几次,尤其是最初那一年中,因为紧张,有时给人家零钱,却忘了收他的整钱就走了。下个集再去,那人就不承认了,我也不去计较了,态度还是很和气,我想或许以前欠他的吧。但心里对那种人有些反感,又一想,这反感是不对的,于是心里去掉对他们的成见,无论从外表内心都象没发生过一样,也使他们体会到大法弟子宽广的胸怀。还收到过几次假币,总共损失了几百元,我想是去我利益之心,但兑换真相币的劲头从未放松过,再想想大法弟子的钱都是大法资源,以后得更用心,不能轻易流失啊。

3。有个四、五十岁的超市老板兑换过几次钱,也要过真相资料,但有次趁周围没人竟说:“你摘下口罩我看看你的面貌行吗?”我说等审判了江泽民我会让你认识我的。他说:“我为啥换你的钱呢?因为我想你肯定长得很漂亮!”我说:“人的外表并不重要,可不能以貌取人哪!”其实,我就是对自己的模样很执着,总希望更漂亮一些,这也是色心呀,这不都是色心招惹来的吗?惹得世人把用真相币这么神圣的事,跟色相纠缠到一块呀!赶紧去自己这颗色心。由此悟到,自己的执着更少一些,更纯净些,才会使世人心态更好呀!

4。一次,一个卖肉的开着三轮车都出了集市了,我在路上喊住他,换给他一千多元,我挺高兴,在学法小组讲起这事,结果下一次再去,那个卖肉的非常害怕的不再兑换了,态度很坚决,我向内找:这不怪他呀,是我不好,才造成他这状态的,我在学法小组讲时,不自觉的带有很强的欢喜心、显示心,在同修中求名的心。于是我努力去这些心,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干扰他用真相币的邪恶因素,渐渐的他又开始用了。

有时在集上兑换顺利时高兴,不順利或时间紧时着急,都会使后面的兑换受到干扰,表现上是人们大都不需要零钱,当我意识到是欢喜心,或者着急心造成的,去掉它,兑换就顺利了,一会就全换出去了。再到集市上兑换时,时刻注意不生出各种人心,因为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我去做而己,有啥欢喜着急的呢?这样順利地换完后,我常在心里对师父说:“謝謝师父!”不再有那种贪天之功的欢喜了。

四、有些商贩的表现让我很感动。也举几个例子:

1。 有的人说:你看我刚换了零钱。我说:你把没字的零钱换给我吧,用我的钱你就是做好事了。真有那么几个人,用自己一打零钱换了我同样面额的真相币。

2。 去年腊月二十九,换零钱的少了。有个卖佐料的,他换够了自己需要的零钱,看我剩了很多真相币,就说:“我帮你解决点,再换给我一千十元的。”

3。 有个卖水果的,常和我要护身符、真相台历给家人亲友,有次他告诉我:“上回那个收摊子费的老头儿在你走了后对我说:‘别用(真相币)啊,了不得!’”并说老头的儿子在派出所工作。我说:“那得救救他们,不然他儿子不明白真相,工作时干坏事可害了自己啊。你能把真相小册子塞他家门缝里吗?”他说行。下次去时他告诉我:没塞门缝里,我直接给老头了,对老头说:“不知谁放我摊上的,你看看吧!”老头拿去了。我说:“你可是功德无量啊!”真为这些生命高兴啊!

师父说“不只是大法弟子来这个世上和师父签了约,所有来到这个世上的人、生命、从天上下来的神,都和我有约。宇宙太大,生命太多,地球太小,容不了太多生命,被挑选的生命他们都曾经发誓是要助我正法、救度众生才能生到地球上,只是我事先在历史上安排了大法弟子具体来做这件事情。可是针对于洪法、人传人,对他们每个人都是有责任的。这个是常人的事情了。”[3]

学了师父这段法,我明白了,兑给常人真相币,不只是让他们做买卖找零方便,也不只是让他们积德积福,而是给他们一个兑现自己誓约的机会啊!

我目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时间少,印不到足够“老客户”们用的数量,我会努力去把这件事做好,协调好身边的同修与我配合,让这朵真相币小花开得更美丽更芬芳,让商贩们把这芬芳更多地向四处传递。

也希望各地有条件的同修也能利用这种简便易行的方法,给你周围做买卖的人创造这个机会,但愿真相币小花的清香在中原大地更加浓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