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对侯成香的冤判

更新: 2017年08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青岛开发区法轮大法学员侯成香收到了山东省青岛市中级法院二审刑事裁定书,该裁定非法维持一审法院对侯成香的冤判。

侯成香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在青岛开发区扒山集市上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被市场两名便衣保安许传城、杨金宝跟踪录相并报警,在回家的路上被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长江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另外,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侯成香在薛家岛示范小区附近向世人发放神韵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葛明强跟踪报警。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薛家岛派出所警察将侯成香绑架,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同年十月二十八日非法变更为刑事取保候审回家。

黄岛区检察院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对侯成香非法批捕,并以上述两件事为由向黄岛区法院提起公诉。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二日,黄岛区法院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庭审侯成香。北京律师到庭作了无罪辩护,侯成香自我辩护要求无罪释放。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黄岛区法院对侯成香诬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黄岛区法院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开庭,对侯成香当庭非法宣判。侯成香的亲属有五人前往要求旁听,审判庭却只准许三人进入,另两人被无理拒绝入内。本案一审主审人是审判员栾冲,审判长是黄惠芳,合议庭另一审判员是刘鹏,黄岛区检察院公诉人是肖克娟、张红艳。侯成香不服判决,向山东省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侯成香被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青岛市中级法院主审法官在办公室里非法讯问了侯成香。侯成香对法官说:法轮功师父普度众生,教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与人为善。现在人类道德下滑,世风日下,是很危险的,人类会有大劫难发生。法轮功学员告诉世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这是救人的。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没有法律依据,逆天而行,必遭恶报。侯成香要求宣告自己无罪,赔偿自己的经济损失。当日,法官还听取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

青岛市中级法院对侯成香的上诉案没有开庭,采用了书面审。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非法做出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法院的诬判。二审合议庭审判长是任道亮,审判员是谭士海、贾世炜,书记员是赵雷。

侯成香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受到酷刑折磨。

侯成香被绑架的第二天,即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长江路派出所就把她劫持到普东看守所。警察强制侯到看守所医院查体,抽血、化验、作B超、还检查阴道等,测量血压达到180mmHg/kpa,医生说:“不吃降压药,所里不能要!”医生就给派出所警察一粒黄色的小药片(降压药),几个警察立即象疯了似的冲上来,七手八脚的把侯摁住,强行掰开侯的嘴和牙齿,往口里塞药片。侯的一颗门牙被警察掰活动了。过了一会儿,警察担心一片药不起作用,又强行往侯的口里塞药。大约二十分钟后,又给侯量血压,降到了170mmHg/Ka。

所长张腾、女警王丽等立刻抓着侯的头发,把侯的双手扭到身后,摁在椅子上,强行给侯照像,折腾了好长时间。侯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五、六个警察把侯抬起来,塞进警车,拉到监区,投入监号里。十月八日开始,监区把侯抬到看守所医院,强行打吊针,每天打四、五个吊瓶,连续打了八天。侯成香绝食抗议。从第七天(十月十四日)开始,看守所警察强行给侯灌食,一天两次,然后再量血压,一直持续到十月二十一日。他们一边灌食,一边骂着脏话。在寒冷的冬天,他们不让侯多穿衣服,故意冻她。一次,侯被逼吃不明药物后,头胀、心跳的很厉害,无法睡觉。

中共迫害示意图:强制灌药
中共迫害示意图:强制灌药

十月二十日,侯成香被调到另一监号。一进监号,立即冲上来几个女犯,不由分说,就把侯拉到厕所,剥光衣服,摁在厕所地上,大盆冷水浇到头上。侯被浇的喘不过气来,憋的快要昏过去。

侯成香在即墨普东看守所被迫害长达五百三十八天。他们掰掉了侯成香五颗牙齿。侯原来一百五十多斤的身体被折磨的还剩九十多斤,人都脱了相,浑身无力,双腿不能正常行走。每次律师会见、法院开庭,都是看守所派人架着去的。在第二次庭审时,侯的亲属看到她时,完全不相信是侯成香本人。家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厉声质问公、检、法人员还有没有人性?法官们无言以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