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小弟子回归正法修炼

更新: 2017年08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我小时曾经是个大法小弟子,但直到二零一二年才真正走進大法修炼

得法又脱离法

一九九六年我十岁时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她常带着我到附近的炼功点学法炼功,我跟着母亲学法,背诵师父的《洪吟》、《论语》,知道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了。那时的我心中是无限喜悦的。但毕竟年纪小,我只知大法好,不知大法的高深内涵。一九九九年中共铺天盖地的造谣打压大法,诬蔑师父,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整个中国仿佛又回文革时期,人人自危。母亲虽然顶着压力保留了家里所有的大法书,但怕家人受牵连而离开大法,我自然也就脱离大法。

我的性格内向少言,从不与人争什么,更不会算计别人,嘴笨不会为自己辩解。在人看起来我就是比较傻了。因为这样,我在学校、工作中经常受人欺负。小时学过的大法,让我还记得应该按照真、善、忍做人,对人要宽容,不与人计较,但因不理解师父讲法中忍的内涵,不懂得何为真修,往往心中忍的很苦闷,很委屈。时间一长就对人心生怨恨,更不愿与人相处,性格变得孤僻,不合群。

中共暴政下的社会人人为敌,互相争斗,为了名利不惜伤害他人,在其中很难不受污染,逐渐的我脾气也变的不好了,只为自己舒服,经常冲着父母、长辈发火,对他人漠不关心,也感到人活着太苦。一直觉得这些都不是我要的,我的很多想法与人不一样,看到人为情产生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和牵肠挂肚,觉得情实在是不可靠的。

可惜的是家里有大法书却不知自己要的就在眼前,现在很后悔浪费太多时间。

回归大法

我在工作中需要使用电脑,经常上网。二零一二年的六月,机缘巧合在网上遇到了一位大法弟子。我们只聊了几句并没有直接提到修炼的事,但彼此心里都明白。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是一个单位的同事!

这次的相遇也颇为神奇,好像他早就知道我在这个单位,是他直接来找到我的。过后我才恍然大悟这其实是师父的苦心安排,让他引领我从新走回大法修炼。这位同修是在被迫害后从外地流离失所来到我的家乡的。他经历过无数魔难依然走在证实法的路上。同修在我得法一年后终于安全的回到自己的家乡,我很感佩同修,也非常感恩慈悲的师父。

从新得法后我一遍又一遍的看《转法轮》,从晚上不知不觉看到天亮,一点也不困,反而精神抖擞。师父把层层法理不断的展现在我眼前,一次次的洗涤着我、震撼着我,从挥泪不止看到号啕大哭,我一下明白自己生生世世所等待的,辗转轮回苦苦期盼的这伟大的佛法就在我眼前,而我却错过了这么多年。

之前一直对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不理解,现在这些心结全都解开了,当我再一次找到自由门上明慧网看到师父的照片时,我泪水涟涟,心中跟师父说:“师父,弟子回来了!”

又见到师父了,我从明慧网下载师父的教功录像,从新学习五套功法,把《九评共产党》、神韵、解体党文化等真相资料都看了一遍。整个过程感到自己的身心不断被洗礼,学完师父所有的讲法,明白了师父是在正宇宙的法,什么是佛恩浩荡,师父为众生承担太多、太慈悲了;知道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与证实法是联系在一起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师正法;知道了这么多年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艰辛与宏伟,大法弟子在严酷的迫害中坚定不移的做证实法的事无比伟大与殊圣。听到洪大、悲壮的大法音乐,我觉得这一切都渗透在每个音符中,自己变得非常渺小,在这个时候我还能走回大法成为师父的弟子,真是太幸运、太荣耀了,多么的不易啊!

新学员也要做好三件事

开始炼功时拉肚子,一天拉三、四回,又有重感冒发烧的症状,一个星期左右好了。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一直坚持学法炼功。

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我看到大灾难中洪水把世间都淹没,还有很多世人不听真相,我急切的跟人讲大法真相他们却只顾自己,不听我讲,我心里真是又悲又急。还有一次梦中我看到许多人被邪恶的医生打了针,之后就变得麻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我和一位同修站在房顶上拿着大法书给世人读法,人们停下来仰头看天,脸上渐渐有了笑容,我看到天上出现巨大法轮撒下金光照向世人……

师父是点化让我讲真相救人。我想不能依赖同修要走出自己的路,自己做真相资料。于是我上网买了打印机。我对电脑比较熟悉,可真正做起真相资料来就觉得不那么容易了:打印机连供怎么也弄不好,很着急。我求师父帮我。也不知手碰了哪儿,再次打印时竟然就出图像了,感到师父时时在身边护佑。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有时候返出急躁心,有时又冒出好高骛远的虚荣心、欢喜心,人心真是多。

有时间我就出去发资料,挨家挨户的发。刚开始非常怕,紧张的身上出汗,手也抖,喘气都费劲。于是我每次出去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心中默念师父的诗词:“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咬着牙横下心也要去发资料救人。

自己也做《九评共产党》、打印真相币。买来胶水、订书器、纱布,一开始什么都不懂,就上明慧网照着同修教的方法一点点做。慢慢的怕心没那么重了,发资料的速度快了,上下楼一会功夫就发完,也不像开始那么喘了。我外出一次带的资料不多,打多少我就发多少,发一家是一家,每发一家我都对着资料发正念:一定要让有缘的人看到,一定让他们得救!

做三件事中修自己

我也给家人讲真相。父母亲都知道大法好,我希望母亲能快些回到法中来,跟上正法進程。跟她说了很多,谈自己的亲身体会,有时候说的自己眼泪都流下来了,可由于她怕心重一直没法冲破,还没有从新走回大法。

我发现越是怕,这怕就是一道墙,一张网,当把怕看的很大,又没有坚定的正念真的是很难逾越。任何一颗心也都是如此,修炼中必须时时归正自己,正念正行真正的实修自己才行。这过程我也在修自己,讲的过激反而效果不好。这时发现原来我是在证实自己!总想改变别人,自己没得到认同就产生了急躁、愤怒情绪,别人说自己时还有自卑的心。

父亲不反对我修炼,他也知道邪党不好,但不理解为什么要讲真相。可他又很固执,给他《九评共产党》和其它资料也不看。开始时和他争执过几次,每次争吵后向内找,都会看到我的争斗心。后来我慢慢的跟他说,给他听师父的法,听神传文化,慢慢的他也有所改变:知道人得行善积德才好,但还没有完全认清邪党的恶。可能是我讲的不好。是啊,给家人讲真相总是会带着很强的情,心境不够纯净,这些也是应该修去的。

我也试着跟身边的同事、朋友讲真相劝“三退”,退得不多,觉得是自己讲得不透,还总有怕心,不够堂堂正正,担心讲多了人不理解。我发现其实人明白的那面是很清楚的。现在的人越来越能理性的认识这个邪党,但是要劝退还不太容易,要讲的很彻底、明白才行,不能过急,要很有耐心、恒心。这个过程中要不断坚定正念祛除怕心,怀着慈悲善良的心境去讲效果才能好。

总之要把生活、工作、三件事都平衡好真的不容易。有时候会出现消极抱怨情绪,有时候背法,发正念解体这些人心,解体思想中不好的观念,我发正念时经常会感到身体内在的颤动,有时候发正念会流泪。

不断向内找的过程中感到自己确实在提高:认识事情不再那么极端,人变得平和,做事能多为他人着想了。当自己心境变了周围的一切都在改变。

回归大法时间虽不长,但我体会到修炼路上师父的精心安排与苦心点悟,也体会到放下人心执着的艰难,修炼中真是每一步都需要咬紧牙关坚定向前。

跟修的好的同修比我还有很大差距,很多地方做的不足,不够坦荡,做事不够稳。师父说过“修炼如初,圆满必成”[2],希望与同修共勉,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