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属”到弟子

——我这十数载的青春

更新: 2017年08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我曾是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母亲因多年疾病缠身,四处求医问药无果,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从此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也使我和我的家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母亲修炼以前,也曾跟人学过太极或其它健身项目,终不能持久,并且她自己也感觉身体并无改善,有些团体还时常有各种额外费用,让母亲觉的性质不纯。某天,她回家说自己准备炼法轮功,我心想,可能又是别人给宣传的,坚持不了多久吧。然而,这一次,她竟然一直坚持到现在。

我和中国大陆绝大部份被“无神论”、“党文化”灌输成长的孩子并无两样,对母亲修炼大法后谈到的佛、道、神的故事觉得玄乎,只因我从小爱看古典书籍,内心里有出世离尘的一点心念,所以并不是绝对的“无神论者”。母亲修炼没多久,遭遇了一次车祸,一条腿被疾驰的摩托车碾压,脚背的骨头骨折断裂移位,整个脚掌已经变形。我和父亲吓坏了,要送她去医院,她坚持不去,并且在那种看着就很疼的情况下,天天盘腿打坐,我心疼的说:“您这是何苦呢,都这样了,就歇几天还不行吗?”母亲说这是修炼,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我不解,但不坚持劝她,我看到那是母亲理智思考后的决定,而非狂热的举动。结果,不出两个月,母亲便扔了拐杖,恢复如常,并且完全没有跛瘸等后遗症状。那一次,我对法轮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日子平淡的过去,母亲每天早早去公园晨炼,回家还把家务料理的井井有条,照顾一家人的生活无微不至。我看到母亲曾因疾病折磨而枯黄的脸,一天比一天红润,一天比一天光泽,精神头也完全不一样了。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想,那不止是对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人有影响的日子——江泽民因个人妒嫉,明火执仗的对法轮功的迫害,祸及全国。

我所在的学校,校园里开设污蔑、诋毁法轮功的展板,并向学生征集签名,抵制、诽谤大法,校报鼓动学生投稿批判法轮功……父母的单位也多次以工作前途为筹码施压,企图逼迫母亲放弃大法修炼。

这一切,对我来说,事发突然,在我那个年纪还不能想见那些背后的原因,但我亲眼目睹了母亲修炼的整个过程,通过修炼大法,母亲是变了许多,身体变的健康,面色变的红润,心态变的积极乐观,性格变的豁达开朗,待人更加忍让宽容……修炼这个功法能给人带来那么多好处,而那些新闻或宣传里说的事情,我一次也没见过,更没听说过。

母亲告诉我不要被那些谎言欺骗了,从而产生对大法不好的想法。当时那种全国上下铺天盖地的造谣,几乎深入到社会的每个角落。尽管我不相信那些炮制的假新闻,但因担心母亲的安危,曾劝说她暂时不要出去,不要跟人家讲法轮功真相。母亲说:“我的命是修大法后才有的,大法被冤枉,我受了益却不跟人讲真相,做人不能这样!”在父母的工作单位,我的学校,社区居委会等多方面的压力下,我们一家还是平安的度过了一年多,直到二零零一年,中央电视台炮制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

在这期间,母亲辗转得到了一些来自明慧网的消息,那时都是各种小单页的纸片打印的真实消息,我也会偶尔看一看。当“自焚”事件出来以后,母亲给我讲了事实真相,我很快就明白了,从此对大法的坚信再没动摇过。无论学校里怎样跟风造势,宣传恶毒的虚假新闻,还是老师同学拿法轮功说事,我或者保持沉默,或者会说一句“其实不是那样的”。外部的恶劣环境没有使我感到害怕,我觉的心里是光明而清亮的,就像母亲那样坚定的修炼,坚定的相信师父和大法一样。

然而,厄运还是降临,母亲被抓捕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小号中,被逼迫放弃信仰,放弃修炼。母亲后来说,她不害怕,她相信做好人到哪里都说的通理,而且有那么多同修在一起,大家或许曾经并不相识,但在那里面,竟然觉的都是亲人,彼此互相鼓励。

母亲出来以后,亲戚们忽然对我们退避三尺,敬而远之,甚至有人说:“你看看,你妈妈被抓到派出所去了,这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啊,我们家从来没出过这种事……”我听了心里很难过,感觉母亲很委屈。一个人因为做好人,想要做个本真纯善的人,而被抓到派出所,丢人吗?一个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得到了健康的体魄和健全的心灵,从而在大法受到诋毁和污蔑的时候挺身而出,因此被抓,甚至被非法用刑,丢人吗?

在不断的感受到大家对我们家,尤其是对母亲的敌意的过程中,我做了一个决定。那天,姑姑、姑父们回家看爷爷奶奶,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把所有在家的伯伯、叔叔、姑姑、姑父们召集到我家的客厅,把母亲请出来,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位母亲的同修奶奶。我把大家喊到一块儿,请他们坐下,我站在客厅中央,开始讲述母亲修炼大法以后的身心变化:“我妈妈修炼法轮功这几年,你们是亲眼看到她从一个药罐子变成一个健康活泼的人的,以前她内向胆小,不太和人接触,修炼以后开朗大方,见人都是和善带笑的,谁有什么困难也是尽量帮忙,这些年,她对你们所有的人难道不好吗?她对爷爷奶奶不孝敬吗?她做了哪一件违法的事吗?她不是变的更好了吗?当初没有迫害的时候,你们不是也觉得炼法轮功对身体有好处吗?……为什么,现在电视里一播出那些造假的新闻,政府一宣传,你们就变了呢?她这个大活人,事实不是摆在眼前吗?”

那天,我说的声泪俱下,在场的人鸦雀无声,母亲和那位同修奶奶也在一旁默默流泪,连反对的小姑也红了眼圈。事后,小姑竟然跑来跟母亲说:“嫂子,我真羡慕你,我要是有个女儿也这样对我,我睡着也笑醒了。”

然而,大环境的恶劣,人们被谎言毒害甚深,整个家族对母亲修炼大法的事情一直非常敌视,尽管母亲还是原来的母亲,做事情和原来一样,可大家对我们不是回避不接触,就是找机会让母亲放弃修炼,甚至对小孩也这样教。虽然我没经历过“文革”,但当时的情形,和后来我所了解到的“文革”中的情形何其相似!母亲在这样的重重压力下,不能够正常学法炼功,渐渐的身体又出现了病状,同修要来家里和母亲一起学法炼功,亲戚们不让,甚至恶言相向,撵走他们。最终,母亲含冤抱憾离世。

母亲的离世给我打击很大,当时我觉的天都塌了,我还那么年轻,从未想到自己的人生会遭遇这种经历……可是还要假装坚强的面对众人,以及家族中不明真相的人的议论纷纷。我觉的人活在世上太苦了,什么事情都不能预料,心里的苦楚简直无法言喻。但是,不论我觉的日子多么苦难,内心深处却埋藏着一点光明的向往,我知道,我的人生归宿是修炼大法,而且惟一能够救度我的,就是师父和大法。

在这样的愿望牵引下,我和先生相遇了。我和先生是多年的朋友,因大法而结缘,当时我年纪小,笃定不婚,我们一直没有越过朋友的界线。此时,大概机缘已成,我们因为共同的信念走到一起,先生坦诚的告诉我,曾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多,九死一生,差点就回不来。我听了这些一点都不惊讶,并且完全理解那种非人的遭遇。

如今,我自己也已经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因为修炼大法,我因长期生活在重重压力之下而变的弱不禁风的身体,变的健康了,曾经难以释怀的人生疑惑,解开了。我真正的明白了人来在世上的意义,明白了人生不是用物质和名利欲望能够填满的,人如果不明白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得到再多,也会觉的空虚,名利和欲望能够填补一时,但转瞬即逝,解决不了人生的根本问题。

这是我的故事。我知道,和我有相似经历的人有很多,他们分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用自己的青春和人生见证着大法从开传洪扬到遭受迫害的整个过程。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母亲不会含冤离世;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和父亲也不会整日活在担惊受怕和重重压力中;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先生也不会被非法劳教和酷刑折磨;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会有更多的人修炼大法……

我们都是这个社会中最普通的人,不过是母亲、孩子、妻子、丈夫、工作者、上学者、退休者……我们只想做一个清清白白的善良人,不求闻达,但求心安。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作为一个人最本份的心愿,都因为江氏集团的妒嫉而進行非人的虐待和打压,更有许多各年龄层的、社会各行业、各阶层的人,因为坚守这份信念而失去生命。

作为一个人,在众多这样的事实面前,应该停留一会,思考一下,到底是为什么?善良的人被迫害、打压,真、善、忍的普世价值被否定和诋毁,根本原因就是,共产党是一个反人类的邪教,所以它才和人类的普世价值为敌,它才会那么惧怕善良。世人啊,有机会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时候,千万别错过了,那可能是您久远以来的心愿,早一点明白自己来到世上的真愿,早一点脱离那个邪恶的魔爪,早一点收获人生的幸福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