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师恩 做好三件事

更新: 2018年02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前几天看到一个老同事,她对我说,你比二十二年前还年轻了,也胖点了。她跟我说:“姐,你怎么一点也没有变呢?这功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眼睛怎么样?”我说,眼睛挺好,还能认针线。她又问,你的头发呢?我说头发没染,我头发只有后面有几根白的,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她说,你那满脸的黑雀斑呢?我说,炼功后没了。她又问:“你就是炼法轮功炼的?”我说,是啊。她说,我要那会跟你一直炼,我不也是这样?我说,是啊。

从去年到现在,只要我一讲真相,就呼啦一大帮人过来听,我现在一点也不害怕,都习惯了。今天在车上,一个人问我上哪去该怎么走,我问他多大岁数了,他说七十二了,“大姐,你多大岁数了?”我说,“我是你的姐姐,我八十一了。”我的声音比较小,但旁坐都听见了,“这老太太八十一了”,大家都凑过来了。尤其那个年轻的问:你天天吃嘛呀?你怎么保养的?我说你们想听吗?“想听!”我说:“可是你们想听啊,你们让我说的,你们要真想听,我告诉你们。”他们说,“我们都想听,快到站了,你快说吧。”

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必须真正诚心的念,我就是要死的人了,念这几个字就好了,我也没有化妆,我原来嘴唇都是紫的,现在是红润的。车上人说,是真的,我们也念哪。我带的资料都发完了,没有别的资料,就把翻墙卡片给他们,说这个能上网,你们回去拿着上网看。他们都要了,并连连道谢。

一、曾经的我三次濒临死亡、一年到头住院

我一生中历经三次濒临死亡。初次是抗日时期战争,我妈妈抱着我逃难,坐火车去济南。我当时出生才二十几天,火车上被一个人用胳膊捣了一下就“死了”,我大娘说都死了,还不把她扔了。我妈妈没有舍得扔。到济南下车后,遇到一个妇女,她的孩子死了,奶水吃不了,就让我母亲试着给我吃她的奶,结果我还真能吃,就又活过来了。第二次是我姐姐抱着我“跳房子”(一种小儿游戏),一下子把我从后边掉地上,头朝下就戳在地上了,当时就没气了。我妈妈是家传中医,就给我针灸按摩,后来就好了,也没留什么后遗症。第三次,我姐姐让我吃杏仁吃多了,中毒了,我爸正要挖坑去把我埋了,我妈说,不能让她死,就刨杏树的根,给我熬水,看看我还能咽,最后又活了。

我九岁要饭,十二岁就上班,没上过学,后来上夜校认得几个字。一九六五年二十九岁,生完闺女就发高烧,结果落下肾性高血压的毛病,总去医院。九十年代初,经常吃药,早晨、晚上喝中药,白天喝西药。最后用激素,用完激素,人胖的不像样子,就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生完孩子两个月后,去工厂上班,别人问我,大姐,你生了没有,都不像样了,浑身都肿了,我心里也难受,浑身一点劲也没有。断断续续,有时好点,有时坏点,上不了班。后来一点一点,孩子也大点了,我也能上班了。上班后,身体就算好一点了,吃药、打针,反正要是不感冒呢,肾脏病就不犯,一发烧、一感冒,肾脏病就回来了。

九十年代初,老伴去世后,我的左心室肥大,大夫说,你长期的高血压就造成心肌肥大。心肌缺血,还挺厉害的,一作心电图,我自己上那个床就怕上不去。大夫说让我住院吧。老是住院,单位不乐意,没钱哪。刚开始我住院还拿三联单呢,以后不拿三联单了,就拿钱了,一次给五千块钱,住一次院得一万多块钱。

老头走了以后,我有时候清醒,有时候不清醒,坐着车见着人就哭,也不让人讨厌,还知道疼孩子,还知道给孩子做饭。跟人一说话先哭,哭完了,才知道这叫干嘛啊,老跟人家哭,怎么办?我买个月票坐车去,从这头坐到那头,从那头再坐回来,一天都在车上呆着。坐着车,一看孩子该下班了,回家做饭,孩子看不出来我不正常,我自己心里难受。不管多难过吧,心里自己承受。就那样,晚上经常睡不着觉哇,每天睡两个多小时,第二天起来,两腿一点劲也没有。

那时候一年到头老住院哪,好多医院都住过。大夫都认识我了,回家养着去吧,怎么给你治,没法治。后来,一点劲都没有,没有说话的力气,就又住院了,不给钱也得住院哪。住了二十多天吧,大夫不让住了,说你回家吧。医生跟我孩子说,给你妈治嘛呀?治心脏吧,肾脏不行,你妈妈血糖还高,精神还不好,我们怎么给治?治不了了,回家吧。

二、修大法 获新生

在我万念俱灰的等着办出院手续准备回家的时候,一个人看我那可怜的样子,问我,你怎么这样呢?我简单跟他说了说。从他那里我得知了法轮大法,他还给我送来了《转法轮》。他送来书后,我就念念念,念完了,我就感觉,啊,师父真是管我了。

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那个生命永远铭记的日子,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三日!

当我学法看到第四讲的时候,我就觉的浑身冒火呀,好像干活干累了,就想睡觉。从那开始,我睡觉就全好了,一点点的,我能下地蹓跶了,原来连地都下不了。开始能给自己和孩子热个饭,重活还是干不了。奇迹发生了,看的我浑身都舒服。那天坐着看到夜里十二点,就没见过那个景象。

我把书放在书包里,搁在桌子上,书还露着一点,我突然看见屋里怎么这么亮啊,我寻思出太阳了,一看那本书冒金光,就像出太阳一样,书的每一页都冒金光,就跟点了灯一样。没过几天,你猜怎么着,我看见师父了,师父坐在木头的太师椅上,我说这不是师父吗,照的我屋里那个亮,别提多亮了,师父穿着西装,打着领结。等我再仔细看,没有了。我给别的同修讲,同修说,你可得好好修吧,你和师父缘份挺大的。我从那开始下决心修。

看书啊,炼功啊,以前我很少看书、看报,因为我文化程度低呀,一天忙活,给奶奶爷爷做饭,这几口人毛衣都得我自个儿织,哪有时间看书。也没有那个机会,也没有那个文化。可是看《转法轮》我就放不下了,我就天天看,有时间就看,天天学法啊,炼功啊,天天那个高兴啊,那个身体啊,我学了不到一年,我所有的病都好了,药都扔了。原来嘴唇都是青的,现在是红的。今天在车上还有人问我,你的嘴唇是染的吗,我说不是染的,我就拿手给她擦了擦。我告诉她,我原来嘴唇是青的,她说,你怎么现在这么好,你快给我们说说。我就给她讲。

从这以后,我是看书、炼功、洪法,我真是要报恩哪,那时我是辅导员,组织了一个学法教功点,组织大家集体学法,谁来学就教他炼功。我那会真象小伙子一样,集体学法,我扛着一个大军用毯子,还有好多东西,我扛到六楼,人家说,大姐,你怎么上来的,我扛上来的,没事,小跑着就上来了。

后来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七月初就给我们录像,一直录到家。他们就知道我住在哪里了,后来开始迫害,警车就在楼下等着我,七月二十日就不让炼功了,我在家里给师父上上香,跟师父说:不让炼功,我也得炼,我打开录音机,开始炼功,下边有警车,我也不怕,我也得炼功。我绝对不离开法。我就开始炼,奇迹又出现了。家人说,你声音开小点,我说,我就不开小点,反正他们也知道我炼功,我说我不怕。我都已经死了一回,让大法救回来,我怕什么?家人把窗户都关上了。

音乐一响,我一闭上眼睛,看到周围飞来好多人,周围有三层人都在炼功,最里边是象咱们这样的人,后面是穿着古装的神,再后面是穿着蓝袍子,紫袍子,带着古代官帽的神。真壮观哪。真漂亮啊,我说,师父啊,我一定坚持下去。五六天的时间,每天炼功都能看到这个场面。从修炼开始,除了在拘留所、派出所不让炼,还有二零一三年过病业关,我修炼二十三年,没有耽误过一天炼功。

三、报师恩 八方结善缘

二零零零年以后,我们开始讲真相,那会儿讲真相就是要还师父清白,大法是受迫害的,大法能祛病健身,那会就是上外面去复印,会写字的就是手刻,我这不会写字就拿滚轮的印刷来做传单。我那会儿身体好,骑个自行车,除了学法炼功就是出去发真相资料,拿一兜子资料,凡是开着门的居民的地方就挨门插上。

发资料过程中也有奇迹,当时我住的地方附近有个空军大院宿舍,老大的院子,那里都是军人,他们需要了解真相,那里有一个同修,我每次骑着一个自行车去,到了那里看门的就把门开开,他也不问我,我也就直接進去。楼下都是防盗门,挨个门都锁着,没法進哪,我就求师父,师父,我今天想在这把这资料发了,進不去怎么办?我就拿自个的钥匙捅,也捅不开,就求师父,我得進去。结果拿自个的钥匙一下就捅开了。進去之后,就发呀,一共是六层楼,我先走到六楼,挨门发,不落。有一次,发完要出去,把我给锁里边了,它的门从里面也得拿钥匙开,这可怎么办呢?在那里站着,楼道里也没有灯,也不知道从哪开灯,我尝试了各种方法也打不开,正在着急哪,师父打过来一念,你推试试,我就一推,开了,出了一身汗哪。

到二零零七年,我就开始走出去了,亲朋好友,走遍了新疆、黑龙江、河北、山西这些地方,凡是有我亲戚的地方,我都去讲真相,带着资料发,发完了,就用口讲,后来买了一支碳素笔,走到哪里写到哪里。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最远写到中俄交界。我的亲戚百分之八十都三退了。

后来,我就回老家了,我第一次回老家,把以前批斗我们的人们,分我们家的地和房子的人请来,我请了两桌人,给他们讲真相,我们村也小,基本上百分之八十的住户我都走到了。我给小孩买点吃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过什么叫《九评》,什么叫三退,法轮功有的都不知道。有人跟我说,小姑,你怎么这么能说呀。我说这几年学的,你们赶紧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吧。基本上每户都有退的,反正我得法了,这是生我的地方,不管怎么对我不好,扫地出门,那也是我的家乡。他们都说,你看你多年轻啊,我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炼的,和我一般大的基本上都去世了。

《九评》发表后,这么多年我讲真相基本都是面对面讲,拿资料面对面给,师父说救人抢人哪,现在我也没有害怕的心,自从修炼以来,受益太大,师父的洪恩难报,我的身体变化到这种程度,我无法报答师父,还有我的家庭变化,真是天翻地覆。

现在我基本上每天出来讲真相。有一次,我在车站给一个大款讲真相,那人身上带着好多金链子,金戒指。他刚开始不听,他问,你等几路车?我说等8路,他说他也等8路。我就发正念,8路先别来,我先给他讲真相,讲完差不多再来。我求师父加持我,结果8路迟迟没来。我开始给他讲“自焚”是骗局、四二五真相,石头会说话呀。这些讲完了,我就开始讲我自己,讲我从大法受益的情况。他说,现在你多大岁数了?我说,现在我八十了。他说,你八十,我不信,你把你乘车证拿出来我看看。我把老年证拿出来给他看。

我当时坐着等车,他一下把我给拽起来了,我还想,这人怎么了?他说,咱找地方说说去,我说找地方说嘛呀?我说我真是为了救你呀,他说,电视上说的和你说的不一样啊……我说,那都是报纸电视宣传的,都是假的,我是真炼法轮功的。他还说咱走。我捉摸他不是恶意,我说上哪去呀?“上电视台,让他们说瞎话的人找一千个80岁的人,看看谁说瞎话。”然后他就骂他们骗人。旁边等车的人就围上来了,都看我。我就给他们讲,讲完了,8路车就来了。到车上,我说,大哥,你一会儿到车上小点声音说话呀,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给你讲,车上不知道有什么人。他说,我不怕,你跟我上去吧。上去一看,人特别多,好长时间才来的车,我们就在后边站着。他对后面靠窗户的几个人说:大伙都来看看啊,你看看这个人八十了……你看她炼法轮功炼的这么年轻。我就接过来,讲我从大法中受益的情况:自从五十多岁,丈夫死了以后,我头发都变白了,现在我白头发变黑头发了,原来一脸黑斑,身上也是老年斑,现在都没有了。

我就伸出胳膊让他们看。他们说,哎呀,你的手这么年轻。有一个女的,上医院看病,一把抓住我,“哎呀,我可见着活神仙了”,我说我可不是活神仙。她哭着说,我找法轮功就找不着,我听见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可碰见你了。她掏出一个病历本来,“我是得了癌症了,你救救我吧。”我说我救不了你,救人的只有我师父。我的资料都发完了,就一个护身符,就给她了,上面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你就念这个吧,回去念吧,她拿着一个劲的感谢。那一车人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趟车好多人是有病去医院看病的。

那天坐车遇到一个老干部,后边还带着秘书,说话也很幽默,应该是个不小的官。看见我推我一下,你吃嘛长大的?我说我小时候吃窝头、咸菜长大的,他说,不对,你吃富强面粉长大的。他看我的手这么白,说我是吃富强面粉长大的。我就借机给他讲真相,他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江蛤蟆竟迫害你们。我就简单讲了下江泽民怎么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害死了多少人。他说,我就问一句,你八十岁了,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我说这瞎话有嘛用,没用。他一问我这话,这半车的人都瞅过来了,有几个年轻的过来问,你怎么保养的?我说,我就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几个年轻的女孩,拿着手机就过来了说,我们记不住。记不住怎么办,我带的护身符都发完了。其中一个女的说,大娘,我给你商量点事行吗?你说你怎么炼的,你简单说说,我给你录上,我们回家给放放。我说,行,你们怎么录都行,只要你们记住就行。好几个人给我录像。那个老干部说,你这法轮功真是好人,真是好人。江蛤蟆如何如何,你们都记住,法轮功都是好人就行了。

有的时候,在路上讲真相,你不找他,他找你。有的时候,一出去,就有人找我问道儿啊,或用别的方式跟我搭话,我每天基本都出去。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我绝对不含糊。

四、走正路 不负主佛救度

说起抄书,有一个同修鼓励我说:你抄书吧。我说,我不会写字,拿笔都费劲。她说,你哪怕一天写一个字,你也得写。她说,你以前劫难那么多,你都过去了,这个写字还不行啊。她给我买的笔,买的本子,我就开始写。以前就上了几天夜校,也就是二、三年级的水平,一个字我练写好几遍才往本上写,要不实在是没法看。到现在我已经抄书两遍多了。第一遍我就抄了一年半。我每天起来收拾完,坐在那就开始抄,每天抄一个小时,再出去讲真相,回来再看半讲书,就到点发正念了。孩子也挺支持我抄书的,她说,只要您抄书时,您那脸儿可好看了。

平时,我严格要求自己,路上遇到障碍物,我就把它搬走,我心里说,这就是我的责任。买菜买东西,我从来不挑,就因为这个,有几个人走進大法。一九九九年前,我买玉米,一块钱几个,我说你给我拿几个,她说,好多天也碰不上你这样的老太太,不挑,我多给你一个吧。我说我不要,她说,你怎么不要呢?我说我不占便宜,你们也不容易,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说,在哪炼?我说,就在后边花园,你要炼,到那去炼。结果好几个卖菜的去那里炼。

我儿子是个小警察,后来步步高升,现在是处长。儿子爱学习,脑子好,现在还是一所重点大学的兼职教授,都是师父给的智慧,他自己也承认。他在单位不管迫害法轮功方面的事,遇到人有困难尽量给予方便。平时儿子捡到别人扔的真相资料,捡回来给我。

我儿子在二零零三年骑摩托车带着小闺女,和一辆大卡车撞上了,摩托车都撞扁了。人被撞出十几米,周围围观的人说,完了,这两个人完了,也不动了。过了几分钟,儿子站起来了,一会他闺女也起来了,当时她上幼儿园,带的小玩具,起来后,先找自己的玩具。卡车司机还是不放心,说我带你们去看看去吧,到医院检查,一看都没事。就儿子受了点皮外伤,就是师父保护了。回来后,全家给师父上香磕头,真是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修炼大法二十二年了,今天自己炼着功就哭了。师父给我的太多,我对师父的感激没法表达,只有做好三件事。我是法轮大法弟子,到哪也不能忘了是大法弟子,时时处处都这样要求自己,不放松!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