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讨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复员军人,今年六十三岁,一九九七年六月末走入法轮功修炼,算来已有二十年了。我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得到了身体及心灵的净化,变的豁达大度,不再为人间繁事纠结,活得乐观坦荡。

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修炼中,我体验到,同样的事情,如果用不同的心境去对待,效果则大不一样。

修炼法轮功前 第一次讨帐

一九八四年,我在区(现在改为乡镇)保险办事处上班,工资多劳多得,一个月也能挣得两、三百块钱,按当时的普通家庭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妻子没有工作,带着两个儿子,大儿子三岁,小儿子一岁,同时帮我做一些事。

一九八六年,县保险公司为了多收保险费,要在我所在的办事处增加一个主任编制,区里财金区长对我说:“你到公司跟经理说一下,把某某某调到你们办事处来,到时候,我多支持你们的工作。”话语间一定要我接受。我出于对地方领导的尊敬,也为了将来的工作,违心的答应了。后来一个同事告诉我,你不答应某某某来,公司就会给你转正、提干。因我当时还是临时工,过后不久,没派主任的办事处,临时工果真都转了正、提了干,我却还是临时工,心里那个难受啊,也不知道那些岁月是怎么熬过来的。

新来的主任上班后,我上面多了一个人管,个人收入少了一半。到了年终时,报酬还没到手,我找主任去要,主任说:“公司没结帐。”我到公司财务股一问,说是已经结给我们的主任了。当时心里就气的不行,心想:我找经理说好话,把你弄到我们办事处来,你就这样对待我呀!回来后,我到办公室里和主任理论了一番。晚上,又带着妻子一同去主任家要帐,他仍不给钱,气得我和他大吵了一通,人已累得半死,也没讨到一分钱,真把我气得够呛。

回家后想,人这样活着多累,就不能采取另一种方式吗?对主任的一种愧疚之感压在了我的心里,可这种纠结却又没有办法能够化解。

走入法轮功修炼

一九九七年,我仍在该办事处上班,妻子也成了临时工。一九九七年上半年的最后一天,我得到了一本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以前我患有一种怪病,十八岁在部队服役时,开始发病,从腰到膝关节经常出现麻痹感,时间短时几分钟、长时三十多分钟,如果是蹲着,不扶东西或者没人拽我,根本就站不起来,到师级医院、军级医院找专家诊断,也没得到结果。

复员后,到市级医院也查不出是什么病。几乎每年发病十多次,每次发病时,令我身体十分难受,心理压力也很大。同时还有神经衰弱、严重失眠,迎风流泪,风湿性关节炎、十二指球部溃疡、前列腺炎等多种疾病缠身。修炼后,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所有这些疾病都消失遁形,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我无比感激法轮功师父的威德,告诫自己时时处处都要为别人着想,按师父要求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这一年的下半年,我转成了正式职工,从此有了稳定的收入,真是好事连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犯罪集团发起了对修炼真、善、忍群体的迫害。我被县“610”(江泽民犯罪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机构)操控公检法非法拘留、诬判、洗脑,单位里变相的开除了我的工作。为了赡养年近八十岁的父母,为了两个孩子能读大学和全家人不饿肚子,我只好和妻子去打工以维持生计。

修炼法轮功后 第二次讨账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天的下午,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他自称是某某,约我见个面。我当时就在附近,很快如约见面。见面后才知是公司现任经理,我们寒暄了几句,经理就说,“现在的办事处都撤销了,你住的这栋房子,我们要把它卖掉。卖掉前,你必须先搬家,希望你能理解,希望你能支持。”

因单位一直拖欠我工资,房改时,也没给我分房,因此我一直住在单位的陈旧房子。我说:“行,经理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能理解,我支持你们。但是,公司和办事处欠我的工资和历任经理都没有给我处理的事,在我搬家之前,你能不能帮忙处理好?”他说:“行,你写个报告,后天拿到公司去,我们来解决。”

第三天,我拿着报告和原始复印件找到了经理,双手递给了他。他看了看说:“怎么还有这么多的事没有解决?你想怎么解决?”我说:“我修炼法轮功,你们都知道,我不会讹你们,请你们用当时的欠款对照现在的物价算一下,应该付给我多少钱,我按应得的最低价接受!”他想了想说:“那我们不卖了,你住去吧!”因他要开例会,我送给了他两本法轮功真相资料,这件事就搁下来了。

二零一五年十月,公司打电话来叫我去一下,还是关于房子的事。去之前我想,我的使命是救人,我来世间得遇法轮功是为了救人的。此时能不能处理好房子的事对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把公司的人员救下来。我决定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接待我的领导自我介绍是人事科长,和我妻子同族同辈,还称呼我为姐夫。他说:“姐夫,你住的房子我们已经卖了,你准备一下,看在我姐的份上,让你们过个年,过完年后,正月一完,你们就搬家吧!”我心里立即告诫自己,我是修真、善、忍的,一定要在矛盾面前守住心性,不能发生不愉快的事,但是该说的话还得明说。

我缓冲了一下自己情绪,就明白地对科长说:“房子是公司的,你们什么时候卖是你们的权利,我没有权力干涉。但是,单位欠一个职工两万块钱的工资,拖欠二十多年都不给,那时的两万块可是现在的二十万啊。与我同等资历的同事们在住房改革时都分了房子,我为什么没有?公司里对其他只干了几年的临时工都给了好几万块钱的安置费,我妻子干了十多年,怎么一分钱没给?历任领导我都找过,谁都推皮球,我现在还住在公司里,欠我的钱一分都不给,我搬家后,谁还理我?单位当时把钱给我了,我住了新房子,也就不会住这么旧的房子了。我现在没有房子,你让我往哪搬呢?”

科长见我这么说,就说,“你去写个报告拿来,我们研究一下。”第二天,我把报告和复印件送到了办公室。科长看了看说,“还真有这么多事没解决啊!”他还以为我在说谎呢!当时在场办公的有七、八人,我说:“今天我没有讨到一分钱,”科长戒备地问:“你要怎么着?”我说:“我要给你们讲一件关系到每一个中国人的大事。”他说:“那你说吧。”我接着说:“就是三退保平安的事!”一个小伙子插话说:“那不是法轮功讲的吗?”我说:“是啊!只有修炼法轮功的人才关心世人呢!你们要知道,我也是修炼法轮功的啊。”

我接着说:“中共窃取政权几十年间,运动不断,镇反、土改、三反、五反、肃反、大跃進、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到‘六四’屠城,累计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现在又迫害法轮功。什么是中共最大的罪?就是它绑架中国人迫害了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惊天罪恶。”

我又讲了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遵行的是真、善、忍普世价值,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导致了中国社会根基的全面崩溃,而且将把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推向毁灭的深渊。紧接着我又讲了为什么要“三退”,怎样“三退”,为什么“三退”能保平安,又着重明析了“天安门自焚”这把伪火是怎样在江泽民和罗干的精心策划下烧起来的以及“自焚”里面的破绽。

我观他们都在注意听,我接着说,我讲的可能不太全面,我给你们一个翻墙软件,你们到海外正义网站去看;还送给你们一本真相杂志,里面比我讲的更明白,更透彻。

最后,我真诚的对他们说:“你们都‘三退’了吧!”科长带头说:“我退了!”其余人接着说:“我们都退了!”科长接着说:“姐夫,你不是来讨账的,是来劝我们退党的。”我说:“退党好啊,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退出邪党,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伟大的祖国,才有美好的明天。”我又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个护身符,并且讲了护身符的作用,他们都高兴地接受了。

一个和我多年的同事说:“老哥,你变了!你不是当年的老哥了!你变的善良、宽容、大度了!”我说:“我确实变了!我由一个私欲满身的普通人变成了一个一心为别人着想、珍惜别人生命的人。”

也就是在这同一个月里,公司原来的主任从外地儿子那里回来了,我向他表达了当年的歉意,并请他原谅我过去的冲动。他说:“我们都六十出头的人了,过去的事就不提了。我在任时欠你的近六千元钱,我没法给你还了,你找公司去要吧!”我说:“钱没了可以再挣,友谊没了不可再来,更重要的是要珍惜我们的生命。我以前给你讲过三退的事,希望主任能三思,选择退党保平安。”遗憾的是由于我的慈悲心不够,这次也没能将他劝退。但我开口向他道了歉,了却了压在我心头近三十年的一桩心事。我真诚的希望主任能在法正人间前退出中共邪党,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现在我依然住在公司这栋陈旧的房子里,过着平静的生活。通过这件事,我对师父讲的:“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这段法理的内涵有了更深的理解,因而过得更加坦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