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秦淮区国保警察黄水成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黄水成、李某(女)等一男二女三个警察随后闯入,黄威胁:‘我们今天要来采血,如果不配合,就把你带走、抄家。’李某从包中拿出针头等物件。宋女士见状,立即向门外跑,几个人上前揪住她,强行掰开手,往左手指上胡乱扎,扎了很多眼,血流到胳膊上,到处都是。随后几个人转身匆匆离开。”

黄水成,男,五十岁上下,南京市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用南京人话说:二杆子,一根筋;至今跟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余孽迫害法轮功学员。早在二零零四年明慧网公布迫害法轮功“恶人榜”上,黄水成就赫然有名了。打开明慧网,黄水成迫害法轮功修炼人,劣迹昭彰。

一、迫害善良女工程师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六年三月,南京市工程师王三秀女士因上明慧网揭露迫害和依法控告江泽民,被第三次劫持进洗脑班(黑监狱)迫害,全家(包括媳妇的娘家)被警察骚扰得不得安宁,遭到很大伤害。秦淮区国保警察黄水成多次警告、威胁王女士:“不许上明慧网曝光在洗脑班遭到的迫害,你要是上网曝光,我不会放过你!”另一警察吴勇也放出狠话:“如果再这样,看我整不死你。”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日,王三秀在杭州东站转车,准备回湖南邵阳老家看望八十多岁生病的母亲时,被秦淮区瑞金路派出所指使杭州东站派出所警察扣押,当晚被秦淮区公安分局黄水成带人从杭州东站派出所劫回南京,将其非法关进秦淮区洗脑班。第二天一大早,黄水成就带着一帮警察闯进王女士家非法抄家,为找到可以关押王三秀的所谓“证据”,把她丈夫睡的房间和儿子来家睡的房间都逐个翻了一遍,也没找到可用的“证据”。洗脑期间,610与公安一直逼迫她承认控告江泽民是“诬告”,她不承认不配合。

半个月后,为了找所谓“证据”,黄水成又肆无忌惮地到王三秀的儿子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没找到想要的东西后,把她儿子的家用电脑也抢走了。抄家时,儿媳已带着刚出生才三个多月的双胞胎儿女回南通娘家,不知道家中发生的事,邻居打去电话告知情况后,儿媳全家非常气愤。邻居在电话里跟儿媳的母亲说:警察多次到这里来询问你女婿的情况,有一天好多警察到你们家里去了,不知你女婿出了什么事?王三秀的儿媳至今为这事耿耿于怀,夫妻之间、婆媳之间都出现了不应有的矛盾、不和谐的紧张状态。

十多年,王三秀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揭露迫害,曾三次被非法劳教,三次遭非法洗脑班摧残,多次被非法绑架抄家、非法拘留;长期被非法监视;又遭南京市“610”特务组织、公安胁迫做“内线”,被她拒绝。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被严重践踏,饱尝跟踪盯梢、监控骚扰、绑架关押、经济迫害之苦,其丈夫(是高级工程师,单位某部门领导)的仕途、孩子的学业、家庭,尤其是家人的心灵遭受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哪一次能少的了这个黄水成?!

二、非法劳教原南京军区作战处长方志文

方志文原是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处长,上校军衔,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南京军区逼迫于二零零零年复原。

二零零七年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方志文在上班回家途中的金润发购物广场发真相资料,被南京市白下区(现秦淮区)国保警察黄水成及瑞金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受到非法搜身、羞辱、拍照、摁手印等恶行后,晚上被劫持到白下区看守所,又被强迫脱衣搜身检查,之后被逼无偿劳役,规定时间内完不成分配的数量就要延时加班做,或无端遭受其他犯人监管罚站罚坐、甚至打骂等。

期间,方所在公司总经理找白下区国保警察黄水成交涉要人。黄水成提出要公司先交两万元学习班(即洗脑班)费用,若方志文不“转化”,公司还要再交费用。黄水成的无理要求被总经理拒绝。随后,方志文被非法劳教一年。八月底,方志文被黄水成等警察戴指铐劫持到江苏方强劳教所迫害。

三、劫持善良妇女孙学智

南京市秦淮区孙学智女士曾经得过精神分裂症、子宫肌腺瘤和胆结石,每月来例假时疼痛难忍,经中西医治疗都不好使,她就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她的病好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南京市秦淮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黄水成伙同月牙湖、蓝旗街派出所一帮警察窜到孙学智家,有人手中摇晃着非法的空白所谓“搜查证”,强行非法抄家。

当天傍晚,孙学智女士回家后,得知警察来过,马上去派出所讲真相,晚饭都没吃。可她到了派出所就被非法扣押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五月十二日接到非法的拘留通知书,才知道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莫须有罪名,将孙学智非法羁押到南京市看守所。

五月二十六日派出所通知家人,才知道南京市秦淮区检察院已非法对孙学智执行所谓“逮捕”。

四、入室暴力抽血

秦淮区法轮功学员吴秀蓉,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下午三点半,被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黄水成带着一高一矮二个年轻女子及一着保安服男子(据称为片警助理),共四人闯入家中。黄水成诬陷吴秀蓉犯有“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吴秀蓉叫黄水成拿出法律依据,黄水成无言以对,强行抢走师父法像、明慧年历等。随后,采用暴力手段欲对吴秀蓉强行采血。当吴女士揭露邪党活摘罪行、奋力反抗下,采血未能得逞。

为躲避迫害,吴秀蓉女士被迫冒险从三楼爬水管逃走,至今有家难归。

五、迫害老太太翟裕新

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翟裕新被关洗脑班迫害后,白下区政保科黄水成宣布对翟裕新非法刑事拘留,铐上手铐,立即送走。两个恶警恶狠狠的把她从三楼拖下去,扔在地上。翟裕新身体被擦伤,鞋被拖掉,脚后跟在一层层楼梯上磨出了血,手铐在拖拽中越来越紧,手铐上的锯齿勒进肉里,紧勒在骨头上。

翟裕新被抬到看守所,血压已测不到了,看守所医生说要赶快送医院抢救。几个恶警骂她装死,又把她抬到医院。在医院,翟裕新向医生讲真相,医生问她为何去北京,她告诉她是因为相信政府才去的,去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体会。在医院呆了大约一星期,即二零零三年三月底,翟裕新从医院回家,家中被恶警抄的一片狼藉,连卫生间的排气管都被拆下来检查,桌上压在盒子下面的一千元钱也被抢走。

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翟裕新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维护和证实大法,屡遭“六一零”、警察绑架。她曾三次被非法关洗脑班、三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三次被非法劳教。为躲避迫害也曾被迫流离失所。翟裕新如此之多的迫害,黄水成可是罪魁祸首。

六、拿大头针强扎手指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南京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潘筱琴在菜场买了菜,准备回家做晚饭,发现苜蓿园派出所片警钱定才一直在跟踪她。在离家不远的地方,钱定才硬叫潘筱琴跟他到派出所去。潘女士不配合说:“我没有犯法我不去,”钱定才叫来了警车,强行把她带上了车,劫持到了秦淮公安分局。

警察对潘筱琴女士进行非法审讯,审讯后强行抽血化验。潘女士不配合,秦淮公安分局恶警黄水成强行按住潘女士的手,拿大头针强扎手指,他不是医生,纯属胡来。潘女士当时对这些恶警说了一句:你们太没人性了!

随后钱定才、黄水成等四人,到潘女士家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mp3、mp4等一些私人物品。

警察强制潘筱琴女士在审讯室里蹲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把潘筱琴女士和另一大法弟子潘庆宁带到武警医院强行检查身体准备送看守所。检查结果潘筱琴女士血压高达二百四十,血糖二十六点三并还有其它一些病症,当时看守所拒收。潘庆宁被非法关押进去了。

警察们仍不甘心,一心要把潘筱琴女士送看守所,又将她劫持到市红十字医院。复查结果,血压血糖依然很高,拍片后右膀脱臼,筋骨错位要动手术,就血压、血糖医生说就需立即住院治疗,需要拿钱。

潘筱琴女士对在场人员医生、警察说:“我吃饭都困难哪有钱看病,十几年来因炼法轮功,工资、医保权利都被剥夺了。徐才厚家搜了十六车黄金、百元大钞,他们给社会带来了什么?你们自己想想,我因信仰真、善、忍三个字,判我四年,开庭那天家中不给一人到场,从那时起工资医保全无,今天我是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这是法治社会吗?我炼功强身健体,真、善、忍净化我的心灵,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有什么错?希望能唤醒你们的良知,认清方向,不要再执迷不悟,要对自己的生命和家人负责,善恶自己选择。”

七、守候在家门口绑架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上午,鼓楼区法轮功学员华芬外出回来,被守候在家门口的秦淮区国保大队黄水成、程国富伙同大光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华芬被在大光路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被送鼓楼区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近两年来,黄水成在指挥或参与强制采血、签字、按手印和诉江所谓的“回访”以及今年年初搞的什么“敲门行动”中,可以说是马不停蹄,在他管辖区域中的大法修炼人几乎所有人家都被他骚扰过。

八、罪责难逃

迫害佛法修炼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周永康是警察的巨霸,被判终身监禁,并殃及妻子、儿子、兄弟姐妹;李东生是“610”的巨头,被判重刑;薄熙来、郭伯雄、令计划等达官显要被判无期徒刑,关押秦城监狱。他们表面上是被以贪腐治罪,实则是迫害法轮功而遭天谴!善恶必报,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如果不抓紧机会悬崖勒马、将功赎罪,就会成为江泽民的殉葬品,悔之晚矣!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生效执行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之第二十七条规定:“因故意或者过失造成错案,不受执法过错责任人单位、职务、职级变动或者退休的影响,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最高检自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起正式启动司法责任制改革。其内容可概括为“谁办案谁决定、谁决定谁负责”。面对未来健全的法制,那些作恶者也罪责难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1/南京市秦淮区国保警察黄水成的犯罪事实-353190.html